中醫文化的核心要點與價值觀修鍊

中醫原理系以調理人體陰陽平衡,人體與環境陰陽平衡為總體指導原則,講究辨證論治。

因此,中醫文化於平衡中立意於「中」,與易理、儒家一脈相承。所以,特別注重生命的整體性、系統性、協調性、互補性、辨證性(陰陽平衡、五行生剋),及與周邊環境的協同性。講究標本兼治、天人合一。

中醫的代表著作最根本的還得論《黃帝內經》,對生命的各種生命機理、病變原理俱做了闡述了,系生命科學的最好讀本。

中醫對人、對生命的理解不局限於器質。而是從物質的生理上升到意識的精神狀態,與道家養生學講究人的精、氣、神一致。由此而揭示出一套與精、氣、神運行規律相關的經絡、穴位及生氣運行知識體系。

精、氣、神三字以氣為核心。《難經·八難》有「氣者,人之根本也」,《莊子·知北游》有「人之生,氣之聚也」。氣一般又分為後天水谷、呼吸之氣與先天元氣,元氣即古代「炁」意。

水谷之氣為脾胃化生之精,敷布貯藏於五臟六腑。與呼吸之自然清氣傳聚於胸部膻中穴,推動呼吸並協助心氣推動血液運行。中醫將之統稱為「宗氣」。中醫還根據功能不同將溫養臟腑皮肉,調節汗孔開合作用之氣稱之「衛氣」。另外,還將行於脈管之水谷精氣,即極細微的營養物質稱為「營氣」。

中醫還認為,元氣源於先天元精之氣。腎主元精,輸佈於全身。《素問·上古天真論》說:「腎者,主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故五臟盛乃能瀉」。故後天水谷之精可涵養腎之元精。但,所謂的涵養非經和合之道不可,後面再細論。

如深究「元氣」究竟之理,非儒、釋、道、禪不能為也。元氣之「元」通源頭之「源」,圓滿之「圓」,乃回歸大圓滿源頭。元氣即是佛家說的本空、性空之「空」態,儒家謂之真實、真理,道家謂之「真氣」。「真氣」人人本自具足,不偏不執、不擒不縱、自然而然,亦即天地「正氣」。所以《黃帝內經》說「恬淡虛無,真氣從之」,正氣自然充盈。

養生其實並不需要怎樣養,有可養的都是外道旁門,只要恬淡虛無,真氣、元氣自然就具足了,因為本來就是。這本身就具大禪意。

我們古聖先賢深會其意,所以用了一個「炁」字表示。什麼是「炁」呢?上面一個「無」字,下面四點水,其實是個心字的縮寫,告訴我們要沒有心,不要起分別心,或一心一意,用心到無心可用,忘我了,真氣自然有了,跟《黃帝內經》道義一致。

「無」字二橫間一點,可謂是能知能覺、一念靈明之神。正因這能知能覺的一念靈明之觀照,我們才有覺悟的機緣,越覺悟,神氣越具,神韻越顯,神態越安,神識越清,否則,入昏睡蒙昧之境神必失之。

關於神,《素問·移精變氣論》曰「得神者昌,失神者亡」。神現於體外為生命的象徵,示於體內則為生命的主宰,所以《淮南子·原道訓》說:「神者,生之制也」。

古代修鍊人士則按先、後天將神分為先天元神和後天識神,其實均是心神動靜故。《靈樞·邪客》說「心者,五臟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起心動念為心神動,為識神;清靜大寂,心神即是元神,合於元氣。

所以說,神在心,心神合一,即神氣合一。這時,氣和神是沒有差別的。

「精」古代也將之分為先天元精與後天飲食中攝取轉化水谷之精。王陽明《傳習錄》有「流行為氣,凝聚為精,妙用為神」。

精,如顯露在物質、器質階段,用現代生理學概念,指身體血液、津液、細胞及組織液內的精微物質,特別是內分泌腺分泌的一些調節生命機能的物質,如雄性激素、雌性激素等。男子在情性發動下孕生出的精液,女子的經血及性慾下的分泌物,皆是精微物質的集中反映,正如易傳所說「情動乎中,必搖其精」。

精,如再透過器質深究下去,實際就是真氣、元氣在微觀層面的狀態。微觀層面,真氣被組成我們生命體的細胞、組織及微細顆粒等格物阻礙,就象融在命體組織中。而造成這種框框狀態的正是佛家所說的「業識」問題。我們每一個念頭、意識都會對應化生出生命體之結構。我們無法超越時空的生命肉體正是我們「業識」對應出來的。

所以,道家說「煉精化氣」,其實不過是先疏通組織與組織之間、細胞與細胞之間等的通道,使得元氣依通道相互彙集,這時,經絡氣穴之脈氣自然強旺;「鍊氣化神」,則更象是突破細胞和組織本身器質的時空障礙,無處不是通道,元氣融合於一體,太極一如,這時還只是生命體的融合境界;「煉神還虛」則是太極歸於無極,為元氣、真氣本空之印證,與宇宙大融合,所謂真正天人合一之大圓滿境界。

其它宗派的修為,不論方式方法千差萬別,本質上都離不開以上命體變化的這個過程。

先天元精蘊涵元氣,用佛家術語乃「業報氣」,也被稱為「報身氣」,跟前世或多世的業力累積有關。主腎功能的強衰,腎五行屬水,直接影響性腺分泌與性功能的發揮。「元」者,源也、圓也。源自先天性情,每個人一生出來就有性別,正是合於此。所謂先天業力,這裡也有兩種情況,上輩子或前多世修行好的人,先天業力少,腎功能堅固強盛;上輩子或前多世修行不好,先天業力大,則這輩子先天腎元就易弱。還有一種情況是,上輩子或前多世心力之故,執著情慾,因福報未了仍生於人道者,腎功能也會旺盛,但這是無源之水,福德一了即墮惡道。

所以,先天元精是很難靠後天飲食來補的,飲食之精為外在之精,需在陰陽調和下才能和合成先天元精,而調和身體陰陽的關鍵是調心,心意識屬火,心是掌控一切的樞紐。易經六十四卦中水火既濟(卦)是調和捷徑。因此,培本固元並不在於物質上的執著,而是決定於修心對平衡陰陽的作用。

生命化育與陰陽平衡也關係密切。佛家講生命誕生必須「三元和合」,男人精子、女人卵子與靈魂(或叫中陰身)。很多男女結婚很久生不出孩子,大多根源在雙方陰陽不能調和,人所有業力都會在陰陽性上反映出來。

陰陽之量或質不調,「靈」較難入胎,易被「凍壞、凍死」或「燒壞、燒死」。對應在微觀物質結構層面就是:一般父母之精子、卵子的染色體難以配對受精,不是活力不夠,就是運動太速而無法對接,從而無法受精,靈識也無從選擇投入,是謂不育。

另外,即使在極端氛圍業緣、機緣巧合勉強受精,靈識因本身就是冷熱、好壞、舒適不舒適等各種概念識性組成,在無命體外在信息干擾的中陰身時,對微細信息差別的識別性極敏感,業力感應而轉化成冰凍、燒灼、殘害等痛苦感受,在此狀態下如投生,必將對應出新生兒的殘缺或痴獃等先天病患。

所謂生命「三元和合」其實是由三,而二,而一,至產生生命。陰陽和合即歸於太極之一,「靈」入太極,再合於一,生命才能成就。正好與現實世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相反。如易經對先、後天八卦的數理關係所揭示「數往者順,知來著逆」。一、二、三,數往者順推;三、二、一,知來著逆測。這本身就是一個太極圖原理和生命的時空光錐,讀者可以參參。

精在身體的各種通道中運行,調節生命的機能。

所謂生命機能,是指身體的各部通道、管道都要通暢,要符合道利於動的原理,否則氣滯血淤,變生病灶。而和合最為關鍵。和合態下,細胞與細胞之間、組織與組織之間,內在的一切障礙將自動打開。這其實也是男女、雌雄交合過程為什麼能瞬間生精生卵、口舌生津的根本原理,即「生」之關鍵。我們在後面章節——融通之道之「何為道」中將做詳細闡述。

所謂調節生命機能,是通過催化、促進或抑制生命化學反應,來調節能量的釋放節律進行。生命化學反應釋放的能量——熱能,即是我們所謂的「生命能」。它能激活我們身體內的帶電荷物質微粒,使之高速運轉,現在生命科學上稱之為「生物電」。生物電是維持生命體各個部分生命信息交流和溝通的最重要形式。

不同生命體的生物電的運轉頻率、節奏不同,這就是我們通常籠統稱之為的「生命節律」。這個形成生物電的過程更似道家說的「煉精化氣」,化為「氣能」的中醫之「氣」過程,實質是指常態下「能」之示相。與我們通常說的呼吸之物質外氣並非一個概念,呼吸之外氣與生命的作用,在佛法中系屬「長養氣」概念的功能。

所以,當代心腦血栓研究專家、針灸學專家、學科帶頭人、中國科學院工程學院院士石學敏教授主要成果,就是利用經絡所謂優越的導電性,對醒腦開竅藥物成份進行微電荷化處理,使其產生了「藥物歸經效應」,當它進入血液后,通過血管與經絡的連接處,能自動導入經絡,沿督脈和足太陽經,循經而上,直達腦內原灶。微電荷化處理就容易產生「藥物歸經效應」,即是一個很好的印證。

「氣」——生命能看似無形,卻在生命體中快速流轉著,維持著我們的生命運動。通常在中醫或道家都認為氣走經絡、穴位,形成氣脈。其實經絡、穴位並非象血管那樣是些充著氣的管道。就如電子運動形成電流,在不同介質中流動時,本身並沒有管子。它無形無像,象毛細血管那樣遍布全身,只要有生命能運轉的地方皆有經絡、氣脈、穴位。神經、血管越彙集的地方氣脈越強。

只是由於生命體骨肉結構分佈及組織本身質地不同,導致氣脈強旺衰弱程度及分佈不同,而顯示不同經絡、穴位。所謂經絡不過是氣脈的軌跡,就如地球圍繞太陽旋轉,具備一定軌跡、軌道,卻沒有誰能為它建一條管道一樣。所謂穴位是生命能——「氣」彙集的樞紐,有如我們現代交通的交叉路口,又有如江河溪流彙集的湖泊、大海,即氣脈運轉相對平緩的身體結構之凹陷處。

凡穴位、氣脈都在凹陷處與腠理之間。為什麼會這樣?大家可以結合生命的體質結構與後面即將談到的風水學基本原理參參,其中一樣有大學問。

以前很多人難以理解,中醫氣功有十二經絡;道家修為有奇經八脈;密宗則有三脈七輪,形式分佈上具不同,究竟誰對誰錯,歷代各類修為宗派曾為此吵得不可開交。不外乎,別人的都有問題,只有自己宗派的是對的;或別人的有一定道理,自己的最有道理之論。

中醫文化追根溯源仍離不開易經文化。之所以注重生命與環境的協同,與佛學談到的因果律是一致的。中醫文化也認為人是宇宙、大自然的產物,大自然的四季節律對人的影響一定是根深蒂固的。

中醫經絡學針對的是常人日常生命活動時的主要氣脈軌跡。全息對應的是大自然、宇宙天象的運動節律規律。如地球繞太陽公轉一圈約365日,對應人身體上360小穴,穴位的開合及氣脈流轉正應合地球上四季節律的陰陽衰旺,如針灸學的子午流注理論。因此,四季反常的氣候也必會對應世間疫病流行的發生。

天地間物質的相互影響相互作用,特別是巨大星體對生命的作用是無法真正忽略的,這正是自然進化之自然的真實含義,與佛學無著菩薩的《瑜伽師地論》的核心要點「相應」揭示的真理淵源一致。

道家的奇經八脈理論走的是大小周天循環理念,特別是任、督二脈的打通,更是在修鍊中有意識地強化周天循環軌跡,意念導引氣脈流轉,屬作意有為法。所謂「鍊氣化神」過程,打通身體各處氣脈,直至無處無時不通,通達成片。與佛家的「如如」、「心物一如」異曲同功之妙。

密宗三脈七輪理上雖是為元神、識神出離肉體打通通道,但仍是在作意強化氣脈的不同軌跡。而其他宗派,如凈土宗「都攝六根,心念耳聞」,只一心念佛,不管氣脈,難道氣脈就不會通嗎?其實這是一種一念代萬念,直接將氣脈打成片的修為方法,走的是大氣脈理念,即將全身均默認為氣脈了。

但不管怎樣,道家、密宗及其它派別都有大成就者,中醫能懸壺濟世上千載,更是經得起檢驗。其實,任何不同功法只要作意,都會自覺不自覺地對應或加強出身體的不同部位的經脈,意能導氣、領氣、強氣、生氣。只是一般人沒有智慧觀照到而已。有意鍊氣,或執著於通達,成效明顯的有印度的瑜珈術,可以將身體任何一個部位煉得骨弱筋柔。氣通達,和合了就做得到。

如能對身體每個細節的氣脈和身體中每個細微變化的過程都能明了,又不執著於氣感,修為成就就越大,智慧自然越究竟。釋迦牟尼佛祖圓寂后全身皆為舍利子就是最好的證明。

至於「神」的概念,自古以來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道家說的「煉神還虛」,神不過是太極階段,「還虛」為空,空這個概念也許還並不究竟,根本說為「非空非有」、「亦空亦有」。大乘佛法揭示「性空緣起」,才能真空,才能究竟,所謂「不空為空」、「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中醫也認為人有元神。但對其的理解超不過主宰的含義。

真正的元神即佛,即道,即能知能覺之心。中陰身包括阿修羅道皆是由「業識」主導的具備自我個性的鬼神,這已是元神的兒子、孫子等等了。元者,源也,圓也。最終的源頭如不是大覺悟者佛,還能是什麼?讀者可以參參。

真成佛做祖的事,並不需要修元神出竅,出去的絕對不是真元神。為什麼要出來啊?出到哪裡去啊?什麼東西能出來啊?當下分別立顯。

生活中出神的事其實很多很普遍。比如精神不集中,就叫走神,這也是出神的一種啊,還有民間很多的巫術現靈。曾經有報道:美國一個監獄的囚犯,很想看NBA球賽,結果想到極處,竟出神了,肉體在監獄中,自己跑到現場看了回來,將結果津津樂道講給囚友們聽,果真如他所說。所以出神並不難,別搞錯了。

所以,成佛做祖事非得成就「漏盡通」。不漏,盡通,才是真元神。只要不漏神就行。以前大德們總結說:「目多視則神馳;耳多聞則精搖;口多言則氣散。」,當然,身、口、意能都不漏最好,所以,密宗將身、口、意稱之修為三密。

我們再簡單談談與西醫的差別。

中醫與西醫基於解剖原理的醫理體系有很大差別。

西醫對人體經絡穴位學問一無所知,甚至一度將中醫當作巫術予以禁止。近些年才在偶然的高頻電磁場狀態下的拍照,發現了活著的生命的經絡現象,竟與中醫標註的圖景完全一致而不得不承認。

讀者可以參參,古人並沒有現代所謂的尖端觀測設備,為什麼卻能將人體經絡穴點陣圖標示得那麼清晰,究竟是用什麼看到的?

西醫系以解剖學為基礎,解剖學皆是解剖死屍、死體。死屍是不會顯現經絡的,即使是活體生命,如在常規狀態下也無法發現經絡,為什麼呢?好比電線,沒接通電源之前,裡面雖有電子,但沒有電流;接通電源之後,電流形成,可以用電錶測試到電流,但肉眼並看不到電流流動的狀態。就象我們看不到經絡穴位一樣,但並不表示它不存在。

解剖源於西方科學的分析還原論思維理念,簡單說,就是不斷分解、分解、再分解,專業越來越多,越來越細分,所以也叫越來越「專業」。什麼叫專業水準呢?對某一點、某個方面很了解、很明白,至於能否旁通其它學問就很難說了。

所以,你經常可以看到很多專家,甚至某些院士基於自己專業解釋宇宙整體或生命整體而鬧的笑話。前不久在網上看到某個著名的若貝爾獎獲得者關於中國傳統文化觀點的報道,大概是說中國傳統文化、易經文化阻礙了中國文明的進程,而予以抨擊。並沒有看到中國傳統文化對人類整個文明進程的終極影響。

對於他專業上的成就無可否認,但個人認為,他研究的專業領域對於整個宇宙學大廈、整個人類文明發展史所佔的比重可以說是微乎其微,況且沒有聽說他對中國傳統文化做過專門的研究,下這樣的論斷豈不是笑話么。

中國傳統文化其實是基於宇宙源頭的智慧性文化體系,系地球上傳承的四大文明文化體系之一,而且系這些文明體系真理之核心所在,其它多是外道旁門。如果僅僅從西方兩百多年飛速發展的科技文明來評判文化的價值和意義,好象那些所謂的專家之斷見不無道理。

但從二十一世紀世界發展來看,中華民族正在歷經強盛壯大的歷史階段,這種發生於該歷史階段的強盛壯大不能說不是中國內在文化氣質的推動作用應機而顯所造就。另外,隨著國力和影響力的擴大,以中國傳統智慧文化為內質的中華文明對人類文明的巨大推動也是必然的。

僅從智慧文化本身的意義來看,人類以物質文明為主導的時代正在過去,對意識的重新發現和開發將成為人類文明不可逾越的過程,並且最終必然向著超越物質與精神的智慧源頭回歸。而中國傳統文化正是智慧文化、智慧文明的重要代表。中國傳統文化必將以其融通融合的智慧性而在二十一世紀成為現代文明發展的主流。

所以,專家未必一定是大家,但真正的大家一定是諸多方面的專家!如釋迦牟尼、老子、莊子、孔子等。

——以上內容選自劉碩斌老師著作《融通之道》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