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吃科or不能吃科?傻傻分不清

植物學認植物的時候,大概這樣的吃貨是每個班的標配,在老師介紹完植物后,ta必定會接上一句:老師,這個能吃么?於是,「能吃科」和「不能吃科」就登上了歷史的舞台。

銀杏黃了,柿子紅了,懸鈴木也開始落葉了。在這個深秋的尾巴上,看到路邊的紅彤彤的小果子,嘴角的口水是不是也有點兜不住了?但是內心又有點小惶恐,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吃?

嘿嘿嘿,那你問問小五唄。

是不是有點眼熟?似乎每天誘惑你的,就是這個像蘋果mini的小果子?火棘的果實掛滿枝頭的時候,紅的讓人招架不住,深秋到隆冬,小紅果像一把火,燒的人心窩子暖暖的。

火棘作為又紅又專的小野果,扛起了「能吃科」的大旗,畢竟「救軍糧」這個名字說出去也是響噹噹。當年,諸葛亮和曹操的軍隊可都是靠著這個小果子活下來的。

火棘的果子不僅能吃,還很能吃!有的還很好吃!維生素、氨基酸什麼的,要啥有啥,它還可以入葯,止瀉散瘀,清熱解毒,差那麼一點就包治百病了。

南天竹也應該混個臉熟了,小區、公園裡都很喜歡用它的紅果子來做平淡冬日裡的點綴。暗紅的葉子,鮮紅的果,可是能把冬日給點亮的。

對於南天竹的分科,確實還是有些為難,你說它是「能吃科」吧,它全身都有毒,重則使人昏迷;但你要說它是「不能吃科」吧,可是你嘗幾個壓根沒問題,入葯時最大劑量也有30g。平心而論,我覺得還是把它放在「不能吃科」里吧,畢竟這個小果子,寡淡無味,真心配不上它鮮艷的外表。

聽到南天竹有毒時,心裡是不是咯噔一聲?小檗()……是不是也有毒?放心,植物進化出一種抵禦天敵的方法就夠用了,帶刺的玫瑰多半是無毒的,有刺的小檗當然也沒有毒,反而清熱解毒,抗菌消炎,幾乎算是包治百病。

雖然無毒,小檗的果實也只能分到「不能吃科」里,苦苦澀澀的,著實不好吃。

雖然不好吃,我們好看啊。紫紅的小橢圓葉,飽漲漲的小紅果,光看著也就看飽了。

每年夏秋最煩人的就是樟樹的小紫果了,掉在地上,行人車子經過之後,就是一灘灘惱人的紫黑色。偏偏樟樹果量還那麼大,這麼愛下雨的武漢也經不住這種無盡的掉果,雨剛剛沖刷了一遍大地,新一輪的漿果襲擊就只剩五秒到達戰場。

樟樹雖然全身是寶,但是樟果卻也是屬於「不能吃科」的,毒性倒是沒有,但是也是不好吃,據說有辛辣之味。將成熟的果子採下晒乾,泡水喝也是對身體很有好處的,畢竟樟果也是很好的中草藥。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