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說,你曾親手毀掉我們的幸福,現在我不允許你再毀掉我的幸福

傾訴:塵西 整理:水墨不傾城 圖片來源網路,文圖無關

我叫塵西,今年39歲,曾經是個幸福的女人。我24歲結婚,丈夫叫盧品,是個小生意人,或者說小販更貼切,每天他起的比太陽都早,去早市賣水果。賺的錢不多,但足夠生活費了。

我在一家精品服裝超市上班,每天忙忙碌碌,又不許坐著,所以非常累。那時候,我最喜歡黃昏,黃昏時可以回家,可以坐下來吃盧品做的飯,飯後兩個人在月光下數他白天賺的錢。大多數都是一塊兩塊五塊的小面額錢,那時的快樂真的是任何語言無法形容。但這快樂只持續了三年,三年後在我認識了一個叫沈明的男人後,被破壞了。

沈明是個很能說又很會說的男人,非常有親和力。他時常約我出去吃飯,看電影,為了赴約,我也時常跟盧品撒謊,找各種理由。盧品從來不懷疑我,這讓我感到愧疚。可愧疚的感覺終究抵不過跟沈明在一起的舒暢,終於,在一次酒後,我去了他家,在半推半就下,成了他的床上人。

Advertisements

事後沈明說,他愛我,如果我也愛他,他就帶我走,去他的鄉下老家生活,那裡依山傍水,勝過在城裡打工受人管制。我矛盾了很久,最後同意了,我給盧品留了信,告訴他我愛上了另一個男人,我走了,過一陣子就回來辦離婚手續。

我這麼做,不過是為了給盧品一個緩衝的階段,給他一個接受事實的時間,但沒想到,這一走就是十年。

跟著沈明到他千裡外的故鄉,這時我才知道他曾經結過婚又離婚了,有一個兩歲的兒子,母親給帶著。說實話,那一刻我是後悔的,但想到回去沒有勇氣面對盧品,所以我就嘗試留下來。

沈明對我很好,一直很好,他父母對我也好,所以我生活的還不算差。我因為不敢回去見盧品,便生了不再見的心,跟沈明一起過了十年幸福的生活。直到我得癌症,直到癌症花光了沈明手裡僅有的幾萬塊錢,我非常渴望活下去而再沒錢治病,我才終於想起了盧品,想到回家跟他要錢。

Advertisements

回來了,先是回到同樣十年沒聯繫的娘家。父親和繼母對我更冷淡,我顧不上這些,從他們嘴裡了解到一些盧品的信息:我走後的第四年,盧品去法院通過公告離婚了。之後他用那幾年攢下的錢開了一間水果超市,現在規模非常大,也結婚了,現在孩子兩歲。

聽他有妻有子,我心裡還好過點,但也酸澀無比。猶豫幾天後,為了治病我還是去見了盧品。沒想到他看見我竟然十分平靜,或者說半點都不在意了,更不肯聽我半句解釋。

我半天才說出病了,沒錢,想活下去,希望盧品能幫幫我。盧品看我的眼神瞬間變冷,語氣更冷:「你親手毀掉了我們的幸福,現在我不允許你來毀掉我的幸福,我們之間一切都結束了。你走吧!」

我淚如泉湧,卻已經別無他途。。。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