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 潔散文丨梳妝

我梳妝,是為了讓我更像我自己。

其實,我並不多美,但每天早晨我都要梳妝。

就像一個虔誠的信徒一樣,端坐在梳妝台前,凝視著鏡子里的自己,問一聲早安。多少年了,這一套程序熟練到閉上眼睛也能做到。指尖熟練地流連在梳妝盒邊,水乳霜蜜一樣也不能少,讓這塊黑夜裡熟睡過的土地接受甘霖的滋潤,讓每一個生動的表情在這裡發芽。再畫上黑黑的眼線,讓眸子里的那片海洋更深遠,描上淡淡的眉毛,讓善良和柔軟的情愫在眉梢延伸,塗上水潤的唇彩,讓說出來的每一句話如水一樣清澈,明凈,溫和。

梳子像一尾穿過黑色海洋的魚兒,在我茂密的發叢里穿梭,拆散糾結,理順凌亂,勸說每一根髮絲回歸,就像紛亂的草葉重新長回原來的位置。噴一些啫喱水,讓一些太過個性的髮絲告別冰冷和矜持,重新學會團結和依偎。

Advertisements

倏忽間,34年的風風雨雨,12410個日日夜夜已經流走。雖然沒有青春飛揚的峨眉,沒有了桃花般粉潤的臉頰,櫻桃的嘴兒已經熟透了顏色,可我依然年輕,還擁有著一張皎潔光滑的臉。眼神里除了依舊的純真善良,偶爾的孩子氣,更添了成熟的風韻。

梳妝好容顏,更要梳妝好心情出門。

讓每一顆善良的種子都破土而出,讓每一朵微笑都開花,讓每一句交談都溫文爾雅,讓每一個遇見的人,都感到溫暖。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