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有幾個紅顏知己?

柳永是青史留名的著名詞人,是詞宗,是白衣卿相,是奉旨填詞的柳三變,同時也是一個一等一的風流人物。

柳永的詞作在今時被人賞析,在當時被人傳唱,但是在當時統治者的眼裡,卻是靡靡之音,是不被認可的存在。柳永接受正宗系統的儒家思想教育長大,本應最好儒雅之風,然而最後卻成了「艷詞」。造成這樣的詞作特點,正是因為柳永沉溺於煙花柳巷之中名,從名妓歌姬身上得到情感的寄託。

柳永的詞作也的確很受當時歌姬的追捧,人人以得柳永作詞以贈為傲。在當時的妓家流傳有這麼幾句話:「不願穿綾羅,願依柳七歌;不願君王召,願得柳七叫;不願千黃金,願中柳七心;不願神仙見,願識柳七面」。

柳七便是柳永,因為柳永在家排行老七,所以又有柳七之稱。只從這幾句話就可以知道,柳永在當時有多受妓家追捧,柳永在當時擁有紅顏知己無數,最有名的當屬陳師師、趙香香、徐冬冬以及在江州結識的謝玉英

柳永有一詞作,名為《西江月》,詞里就描寫了陳師師、趙香香、徐冬冬三位女子。「調笑師師最慣,香香暗地情多,冬冬與我煞脾和」。柳永在前去餘杭赴任之時,與此三位女子交往甚密。三位姑娘都對其很是欽慕,日常交往不費柳永一文一錢,都貼著自己的錢帛,爭先養著柳永。後來柳永任期滿了回京,三位女子仍然對其戀戀不捨。等到柳永去世之時,因為晚期生活慘淡,竟是無錢收斂。在當時以師師為首,用眾妓家財帛,置買衣衾棺槨,並為其帶孝守墓。

都說「戲子無情,婊子無義」,但是與柳永交往的這一干妓女紅顏,顯然不是這樣。此後每年清明左右,諸名妓都會不約而同為柳永上墳,稱作「吊柳七」或「上風流冢」,一時成為風俗,至宋高宗南渡,此風方止。後來有人題柳墓:「樂游原上妓如雲,盡上風流柳七墳。可笑紛紛縉紳輩,憐才不及眾紅裙。」

謝玉英是柳永途經江州之時,所交往的名妓。「江州名妓,當數謝玉英,才色第一。」,柳永本是風流人物,聽了這話后,特意上門拜訪。而謝玉英見他生的文雅便迎他入門,進門后柳永當先便看見了玉英用蠅頭小楷抄下的「柳永新詞」。兩人一番交談,已是知己。

三五日之後,柳永離去。謝玉英立下盟誓,「從今為始,即當杜門謝客以待」。柳永也約定:「赴任不便,若有心,任滿之日,同到長安」,並留下《玉女搖仙佩》一詞,以為誓約。謝玉英閉門謝客一年後,迫於生計,只能再次接客。等到後來柳永前來之時,正逢謝玉英外出接客,柳永聽后憤然離去。

除了這幾位女子之外,還有四娘。要說柳永也是真風流,追人追出新風範。放我們這兒,追女子多是寫情書,到柳永哪兒直接寫詞作。柳永在其《木蘭花》中,描述過他見過的四個花容妙麗的文藝女青年,呼作「心娘」、「佳娘」、「蟲娘」、「酥娘」每一位佳人對應一首《木蘭花》,詞作中都有女子之名。

《木蘭花》——心娘

心娘自小能歌舞。舉意動容皆濟楚。解教天上念奴羞,不怕掌中飛燕妒。

玲瓏綉扇花藏語。宛轉香茵雲襯步。王孫若擬贈千金,只在畫樓東畔住。

《木蘭花》——佳娘

佳娘捧板花鈿簇。唱出新聲群艷伏。金鵝扇掩調累累,文杏梁高塵簌簌。

鸞吟鳳嘯清相續。管裂弦焦爭可逐。何當夜名入連昌,飛上九天歌一曲。

《木蘭花》——蟲娘

蟲娘舉措皆溫潤。每到婆娑偏恃俊。香檀敲緩玉纖遲,畫鼓聲催蓮步緊。

貪為顧盼誇風韻。往往曲終情未盡。坐中年少暗消魂,爭問青鸞家遠近。

《木蘭花》——「酥娘

酥娘一搦腰肢裊。回雪縈塵皆盡妙。幾多狎客看無厭,一輩舞童功不到。

星眸顧指精神峭。羅袖迎風身段小。而今長大懶婆娑,只要千金酬一笑。

也別怪柳永這麼牛氣,誰讓別人有這本事,有這才情呢?換做是一般人,怕是連稍微有些文筆的情書都寫不出吧!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