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新郎是傻子,結婚當天新娘悔婚,妹妹:我嫁!結果新郎成宰相

唐代時期,冀州長史吉懋無意之中聽下屬們議論說,南宮縣丞崔敬的女兒很漂亮,他便動了為兒子吉頊求親的念想,於是,他便委託下屬到崔敬家去作媒。崔敬既感到受寵若驚,又感到迷惑不解。堂堂的冀州長史,怎麼會看上他這個小縣丞的女兒?這可是門不當,戶不對呀。除非長史兒子醜陋。莫非身有殘疾,或不精細。

崔敬心存疑惑,便以與妻女商量為借口,回到了后室,將心中的疑惑說與妻子聽。這崔敬的妻子也非常肯定崔敬的懷疑,堂堂的冀州長史大人要與他這小門戶家結親,肯定是兒子有什麼缺陷,於是,她死活也不願高攀這門親事,還逼丈夫快回客廳拒絕這門親事,速速打發媒人離開。有了妻子的夫唱婦隨,崔敬有了底氣,他回到客廳,以妻女不同意高攀為借口,很堅決的回絕了這門親事。

Advertisements

這位媒人可是崔敬的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也是吉懋的下屬,他本以為,崔敬能攀上冀州長史這門親家,不但感謝自己為他家保媒,說不定背地裡偷著樂成啥樣呢。他自己也樂得兩頭落好,在長史大人那也是說媒有功。可他沒想到,這小小的縣丞崔敬竟然一口回拒,連商量的餘地都沒有,讓他這個媒人怎麼向長史大人報喜呢。於是,媒人不幹了,立即給崔敬翻臉,以免職降罪相威脅。崔敬害怕丟官,更別說被降罪了,迫於這種壓力,只好委曲求全的答應了這門親事。

吉懋知道了崔敬是被迫答應了這門親事,擔心夜長夢多崔敬會變卦,很快選擇了吉日,並下了婚書,同時,迎親的花轎也來到了崔敬家的門前。崔敬的妻子鄭氏並不知道丈夫被迫答應了這門親事,得知長史大人家的花轎停在大門外時,知道是木已成舟,生米做成了熟飯,就跟女兒要嫁一個殘疾或傻子一樣,傷心欲絕的嚎啕大哭:「我崔家門戶如此低矮,哪裡敢高攀人家長史大人家的吉郎呀!」崔敬的大女兒也哭哭啼啼的躺在床上不起來,尋死覓活的不肯出嫁。可把崔敬給為難壞了,他是焦頭爛額,恨不得一頭撞牆而死。

Advertisements

崔敬的小女兒見狀,對嚎啕大哭的母親和尋死覓活的姐姐說:「父親大人有急難,作女兒的應當捨身相救。即便是讓女兒到別人家裡去當婢女,尚且不應該推辭,而現在是嫁到名門望族,又有什麼值得羞恥的呢?姐姐如果不願意,小妹我代替姐姐去好了,省得花轎一直涼在大門外,讓長史大人家不高興。」她說罷,出門登上花轎就走了。當崔敬夫婦反應過來,追出去一看,花轎已經走遠了。這一下,崔敬的妻子又是一番嚎啕大哭,而崔敬的大女兒卻偷著樂去了。

崔敬的小女兒與吉哲的兒子吉頊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儘管她已做好了丈夫是殘跡或痴獃的心理準備,可是,當丈夫揭開她紅頭蓋那一瞬間,她還是迫不及待的望向丈夫,讓她驚喜的是,丈夫吉頊雖不是風流倜儻,相貌清俊的美男子,倒也身材魁梧,五官周正,是一個儀錶堂堂的偉岸大丈夫。

與丈夫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崔氏女又驚喜的發現,丈夫思維敏捷,足智多謀,說話辦事,是果斷乾脆,遠遠勝過了他的長史父親,崔氏小女沒想到,自己救父心切,草草替姐姐出嫁,卻嫁得如此好郎君,真感謝上天的成全呀。

後來,吉頊在仕途上一路升遷,一直做到宰相高位。這崔氏小女,當初為了給父親分憂而挺而走險,更不怕世人那流長飛短和街談巷議,不但光耀了娘家門庭,同時也得到了自己的幸福,她真是一位可敬可佩之女性。都說紅顏多薄命,在崔氏小女這裡,不但紅顏不薄命,卻是紅顏有福氣,因為她是一位勇敢善良又孝敬父母的女性,上天當然要庇佑她了。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