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生活真的安全嗎?

作者:紐約的詹姆士

托克維爾1830年從當時專制的法國來到美國考察,很驚訝地發現,美國政府擁有的發現罪行、追捕罪犯的手段極少,警察數量也遠不及法國,但犯罪漏網的卻非常少,「原因在於每個人都認為提供犯罪的證據和擒拿罪犯,與自己的厲害攸關。」

美國人認為出任公職是在行使公民權利,居民樂於幫助、支援警察的工作。托克維爾曾經親看看到一個發生了重大案件的縣的居民,為追捕犯人自動組織了一個委員會。與之相反,在當時普遍處於專制統治下的歐洲,警察被視為國家機器及政權代表,罪犯被抓純屬自己倒霉,居民只是旁觀看熱鬧。

今天的美國情形如何?就官方數據看,美國的犯罪率遠高於中國,破案率遠低於中國,要是參照數據來生活,美國人民一定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這些手持綠卡的肯定都是「弱勢群體」、「二等公民」,日子更不會好過。但我的實際經驗與數據卻完全不一致。我在美國買不到防盜窗和防盜門,車門忘了鎖也沒啥。

Advertisements

當然,作為朋友還是要友善的提醒你,到了西部城市還是不要在夜裡去黑人區。

在我看來,托克維爾所描述的美國,在今天依然保留著相應的傳統。

說三個小故事。

故事1

有個朋友感情受挫,在路邊樹林里大哭,返回時被一輛警車攔住,警察問她「有人報警說有人在樹林里非常悲傷,請問是你嗎?你現在覺得還好嗎?」後來她講起來還在調侃,「在中國,不抱著傾家蕩產的決心誰敢抱起倒在馬路上的孩子。美國人卻擔心我會不會弔死在哪棵樹上。」

故事2

一對來自國內某高校的教授夫婦,來美幾日後爆發家暴醜聞。而且與美國常見的家暴相反,是女打男。在國內,這樣妻管嚴的事件純屬家庭內部矛盾,沒想到,美國鄰居不習慣,還報警了,女教授被抓進去兩個月。兩口子也不敢報告國內的單位,也不好意思讓朋友知道,只好求助華人教會,由教會安排人照看他們的孩子。牧師每周去探望。被打的老公無微不至,只是一直抱怨「美國的房子隔音太差了。自己的慘叫聲被鄰居聽到了。」

Advertisements

故事3

一個本地老鄉,經常和我相約一起去釣魚。某日卻去申請取消犯罪記錄。原來,幾年前他帶著4歲的孩子去超市買電池,孩子在後座上睡著了。他想著很快就能出來,就把孩子一個人留在車裡。等他買回電池,就有一位警察站在他的車前。因為美國不允許把孩子獨自留在車內,以免窒息。超市的其他顧客在泊車時看到孩子就報了警。

來美國前,以為美國是一個獨立、自由、自我的國家,每個人只顧自己,哪有那麼多好事之徒?這樣的人,在國內比比皆是,比如40多年前,多說了幾句話也許就會被舉報;二百多年前,只是詩集里的一句「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就讓作者全家滿門抄斬。

但這樣的好事者與美國的好事者,卻好像不是一個維度。當外界壓力擠壓個體生存空間,人們選擇通過相互傷害以求自保;一旦外界壓力削弱,人們就馬上冷漠起來,自掃門前雪。因為之前的彼此監督讓社會交往經驗產生了負面的反饋。只怕壓力再來,人們要再度鄰里操戈,甚至禍起蕭牆。這是人與人關係中的「毒」,這樣的毒正是薩特所說的「他人即地獄」,也是中國社會千百年來的積弊。

嘈槽原創 非請勿轉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