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裡最美的情節

紅樓夢是禁書,紅樓夢的原作者曹雪芹是康熙年間江寧織造曹寅的孫子,自幼家中豪富,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後來突發變故,是因為在康熙諸皇子爭奪皇位的過程中,曹家支持了皇八子胤禩,皇四子胤禛即位后即查抄了曹家。當時曹雪芹只有十三歲,生活上的巨變令他痛苦不堪,到了成年後更加貧窮,竟然到了「舉家食粥酒常賒」的地步。遂看破世情,於悼紅軒中,批閱十載,開始寫作石頭記一書。

乾隆三十八年,曹雪芹在窮困潦倒中撒手人寰,留下了石頭記前八十回的書稿和后四十回的零散回目及片段。不久石頭記被人輾轉抄錄傳開。據紅學家們的研究,紅樓夢的廣為流傳和為人所知,其過程幾乎與四庫全書的編篡過程相始終。早些時候,雖然坊間可以見到紅樓夢的刻本,但作為禁書,是由少數為了牟利的書商冒險刊行的。然而,到了乾隆四十五年,在幾經易人,由和珅出任四庫全書最後一位正總裁之後,江南各地隨處可以見到紅樓夢的刻本了,這是為什麼呢?據說,和珅的黨羽蘇凌阿花費巨資買到了石頭記的原抄本,珍藏家中。和珅早就聽說了石頭記,但礙於身份不能尋覓。當他偶然從蘇凌阿那裡看到石頭記時,異常欣喜,讀完之後不由傾心折服,認定這是天下第一的小說。如果對它作一番處理,獻給皇上,進而刊行天下,肯定能落得個好名聲。而且這部書缺少后四十回,正可以命人在續寫時做些修正,使之合乎禮法。於是和珅命人找來了當時的著名文人高鄂,命他續寫完成石頭記一書。高鄂與他的朋友程偉元恰好早就為石頭記續捲成篇,和珅拿來細讀之後,認為寫得過於絕望悲涼,就讓高鄂重新安排一個較為圓滿的結局,同時對前八十回中厭世的文字也作一些修改。高鄂心中不忍,卻也無可奈何,只好按和珅的意圖重新修改了石頭記,並更名為紅樓夢。和珅看過新稿后,非常滿意,就呈遞乾隆御覽。乾隆一見果然非常喜愛,手不釋卷,一氣讀完,讚不絕口。和珅於是請求乾隆解除對紅樓夢的禁令,刊行天下,乾隆允諾,由當時全國最好的出版機構武英殿刊刻一套聚珍版,從此紅樓夢一書流遍全國,風靡一時。

開言不說紅樓夢,讀遍詩書也枉然。這是清朝人對紅樓夢的認識,可見紅樓夢的美是大家共同認知的。不過在紅樓夢之前,還有一本書,也很美,那就是林黛玉賈寶玉共同讀的《會真記》(作者注不是元稹的原著,而是王實甫的改作),又叫《西廂記》:那日正當三月中浣,早飯後,寶玉攜了一套《會真記》,走到沁芳閘橋那邊桃花底下一塊石上坐著,展開《會真記》,從頭細看。正看到「落紅成陣」,只見一陣風過,樹上桃花吹下一大斗來,落得滿身滿書滿地皆是花片。寶玉要抖將不來,恐怕腳步踐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兒,來至池邊,抖在池內。那花瓣兒浮在水面,飄飄蕩蕩,竟流出沁芳閘去了。這是寶玉自己偷讀的情形,每次想到此,就有一種自己在課堂上背著老師讀課外書的狀況,很入神,但是怕老師看見,往往讓人提醒,或者外表罩著一本語文書。

不想黛玉正好前來,搖搖的過來,而且躡手躡腳,魂不知鬼不覺。自然寶玉不知道,可惜已經晚了。黛玉道:「什麼書?」寶玉見問,慌的藏了,便說道:「不過是《中庸》《大學》。」黛玉道:「你又在我跟前弄鬼。趁早兒給我瞧瞧,好多著呢!」寶玉道:「妹妹,要論你我是不怕的,你看了好歹別告訴人。真是好文章!你要看了,連飯也不想吃呢!」一面說,一面遞過去。黛玉把花具放下,接書來瞧,從頭看去,越看越愛,不頓飯時,已看了好幾齣了。但覺詞句警人,餘香滿口。一面看了,只管出神,心內還默默記誦。寶玉笑道:「妹妹,你說好不好?」黛玉笑著點頭兒。寶玉笑道:「我就是個『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傾國傾城的貌』。」

黛玉聽了,不覺帶腮連耳的通紅了,登時豎起兩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一雙似睜非睜的眼,桃腮帶怒,薄面含嗔,指著寶玉道:「你這該死的,胡說了!好好兒的,把這些淫詞艷曲弄了來,說這些混帳話,欺負我。我告訴舅舅、舅母去!」說到「欺負」二字,就把眼圈兒紅了,轉身就走。寶玉急了,忙向前攔住道:「好妹妹,千萬饒我這一遭兒罷!要有心欺負你,明兒我掉在池子里,叫個癩頭黿吃了去,變個大忘八,等你明兒做了『一品夫人』病老歸西的時候兒,我往你墳上替你駝一輩子碑去。」說的黛玉「撲嗤」的一聲笑了,一面揉著眼,一面笑道:「一般唬的這麼個樣兒,還只管胡說。呸!原來也是個『銀樣蠟槍頭』。」

西廂記很美, 也很符合當年林黛玉賈寶玉這些青春期的孩子的身心特徵,是一部很走心的作品,可惜因為誨淫誨盜當時的人一般不讓孩子們看,可是孩子們一旦沉浸其中,自然一發不可收。你看寶玉是一口氣讀完,黛玉也是如此。可見一切偉大的作品剛開始的時候,都曾讓人誤解的。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