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姑娘嫁給一個日本鄉下窮老頭值不值?

朋友的一個兒子去了日本工作並加入了日本國籍,到處炫耀。我納悶:這個發跡了的兒子要是回來了,他這個窮當爹的該怎樣稱呼兒子,叫「太君」?

日本對於某些中國人來說,還是有一定魅力的。我的另一位朋友曾經在省長秘書室工作,組織上準備安排他到下面某縣掛職,但是而立之年的他情願放下大好的的仕途之路,遠渡扶桑,一去不歸。

良禽擇木雙而棲,山高水低,選擇遠渡日本謀生的,都是認為那裡的各方面條件要比國內現有的條件要好,誰都不傻!然而,也有例外,且看上去就不大讓人舒服的涉外婚姻

那次,單位的小吳求我同他一道去行個差,拍攝去一家的婚禮過程,小吳攝像我照相。小吳說是個涉外婚姻,女方舉辦完婚禮后遠嫁到日本。想來我還是第一次參加涉外婚姻,有一點好奇。

Advertisements

婚禮在一家酒店舉辦,四五十人四五桌的樣子。待到場面基本熟悉后,便感覺一種彆扭,一種婚禮上未曾見過的彆扭。一般人的婚禮上都是熱熱鬧鬧、喜氣洋洋。而這對新人則是一新一舊、一小一老,一中一日,似乎與習慣上婚姻那種「般配」一詞有很大的距離。

女方還可以,二十七八歲,個頭高挑,相貌端莊、白凈,標準的東北姑娘。男方則是一個五十多歲的黑瘦小老頭,瘦瘦的臉頰,走路有點晃悠,弱不禁風的樣子,像是一竿子就能撥落倒,而且還少了兩顆門牙,個頭也比姑娘矮大半頭多。旁邊人介紹說,此人來自日本偏遠鄉下的農村,家境不富裕,無奈來中國討個「廉價」的媳婦。而這個東北姑娘唯一企盼,就是去日本。

這個日本小老頭看來是很願意的,少兩個門牙的嘴樂得合不上,不住彎腰點頭、鞠躬,但一句話也不說,因為他不懂中文,而姑娘也只是會一點點日語。

Advertisements

女方的家人是其姐夫作為家中代表,父母因反對這門親事而拒絕出席。日方代表致賀辭后,輪到女方的哥哥致辭。女方的哥哥看來是有點文化,脫稿即興演講,頭一句話就是:「小日本來了!」隨後才是一些祝福與恭維的話。

末了,小吳有些歉意地對我說:我事先也不知道這樣的具體情況。這結婚怎麼有點像......。他忍著,沒有講那個最難聽、晦氣的兩個字說出......

那麼,這個中國的一個黃花姑娘嫁給一個日本鄉下窮老頭值不值?

坦率地說,我和我的同事一樣,替那位姑娘惋惜,真是好端端的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但是,冷靜地思考一下呢?這種想法難免有些「自私」之嫌。比方說,換位思考一下,假設是一個中國鄉下的窮老頭,討上了一個如花似玉的日本姑娘,我們是惋惜?是不齒?還是「羨慕、嫉妒、恨」?

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國內的當紅影星沈丹萍突然宣布嫁給了一個外國人(西德),頓時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什麼「不愛國」啦,什麼「肥水流入外人田」啦,等等,。然而,若干年後,人們發現,誰嫁給誰包括涉外婚姻,是人家自己的私事。只要不違背國家法律與國家利益,與他人何干?

其實,腳上的鞋是自己穿的,路是自己走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自己的婚姻是否幸福也只有自己最真實地感覺到。而牽腸掛肚般去關心與自己一毛錢關係也沒有的別人婚姻,毫無意義!管的著嗎?

本文系頭條號「雪中風車」原創,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抄襲或洗稿,請尊重原創。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