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行千里的旅途之中, 第一次在寶雞去往西安的路上和騎友賽車

第十三天:

有朋友給我留言說我的速度太慢了,天堂鎮寶雞也就一百多公里,我走了好幾天。其實,我這幾天一直沒說我在去慶陽的山路上發生了非常嚴重摔車,受了傷。從慶陽出來這的前幾天,腿上的傷口被重新縫紉的褲縫摩擦到傷口感到疼痛,騎行和走路的時候也是被褲子摩擦的比較疼,影響了我的速度。到了天堂鎮,被大雨困了一天,那時候腿上的傷口剛好些,傷口結了疤,又逢下了一天多的雨,這幾天傷口流膿了,傷口也非常癢,閑下來就想弄弄這傷口,摳掉一些被褲子勾掛起來的結巴,這樣走路和騎車感覺稍微好一些,同時每天堅持用著葯,我估計就是潮濕的原因,讓傷口化膿,到寶雞後天氣也非常熱,傷口流膿把褲子弄污了,睡覺的時候睡袋也弄得都是膿血,非常狼狽。

Advertisements

昨天晚上在旅店我在想,我是繼續旅行還是回去,一直再想這個問題。後來還是決定放棄原來的計劃,夢想著的騎車走漢中、進四川廣元、走雲南麗江、雲南昆明、廣西南寧、環海南島、北上到山東濟南,完成一個環南部的旅行計劃全部取消。這裡有幾個原因,一是我受傷再這樣騎行有些困難;二是到寶雞之後沒想到天氣這麼熱,每天早上七點開始騎行,到上午十點天氣熱起來讓我受不了;三是經濟原因,剛從單位離職,讓項目剋扣了我最後半個月的工資,原計劃是這半個月的工資用來支付一路的花銷,結果在天堂鎮被困得知我的工資被扣,非常的生氣!我永遠不會再提起此人!第四就是我在天堂鎮的時候,兒子在電話里跟我說:「爸爸,你在哪裡?趕快回家吧!外邊下雨了。」聽了這話,我掉淚了。真的,聽到幾歲的兒子天真的話語,他只是知道外邊下了雨,不應該呆在外邊,怕被雨淋濕了。但他現在不會知道爸爸為什麼願意一個人選擇騎車出門!第五個原因就是考慮到我必須要掙錢養家糊口,打工這麼些年,一點存款也沒有,上次在山東的幾個月也沒有掙多少錢,再過兩個月也快花光了,到時候我真的是舉步維艱!還是回去吧,回去做點什麼養家糊口是最重要的,我選擇的逃避現實之路行不通!就此結束我原本計劃三個月的旅行。

Advertisements

今天早上就起來,洗漱完畢,收拾行李上路。由於這些天飽受褲腿折磨我的傷口,寶雞這地方也熱,不必防風,今天只穿了騎行褲出發。由於道路不熟,看著地圖出了寶雞市,一直沿著渭河北岸向西安方向前進。到了通往南岸的一座大橋邊,想著是不是從南岸過去走國道,稍微休息一下,看看地圖。地圖顯示也不太準確,顯示北岸沒路,必須從國道走。而我前邊卻是一條新修的並未開放的柏油路,我想地圖也未及時更新吧,就從這條道路下去,自行車應該能通過!

這條路沒走多遠看到兩個騎友,同樣騎著嶄新的山地車,他們在路邊休息,似乎等著什麼人。我也沒有打招呼,直接從他們身邊過去,繼續沿著渭河前行。沒走一會,兩位騎著車從我身邊超車過去,看著他們累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地踩著山地車,心想兩人是在鍛煉身體吧!也沒放在心上。過了一會,我又遇到他們二位,坐在路邊休息,我還是以我正常速度騎行。又過了一會兩人快速追上來,又將我超過去了。我心裡納悶,這兩哥們今天是看著我這騎車行速度不行?還是怎麼了,難道要和我比比速度?我也來了興緻,換到高速檔,開始發力,將速度提起來,均速33碼。我甚至能感到愛車的鏈條繃緊吃力的聲音,我也不放慢速度。我想就我這騎行了一個多月了,將近兩千公里都騎過去了,身體早已鍛鍊出來了,不讓你們見識一下走長途騎手的毅力,你們還真當我是遊山玩水、裝X的。

我這一發力,他倆再也不是我的對手,偷偷往後湊了一眼,看見他倆真的是發力了,全身左搖右晃,緊追不捨。我想,今天讓你倆再次將我超過去,我這麼些天就走這麼長的路了。他倆空車騎行,我馱著行李,還有前天在鳳翔買的那幾個甜瓜,負重將近三十公斤,即使這樣我也不能認輸,我想今天不僅不能讓你倆再次超越,而且,要是能再次追到我,算我輸了。即使我們能並排前行,我也累的氣喘吁吁也算我輸了。我開始按照自己固定踏頻,一腳一腳的踩著單車,耳邊的風聲嗖嗖的,這速度真爽!走了十多分鐘我又看了他們一眼,只見他倆還是死死在身後追趕著,只是我和他們拉開的距離則更遠了。就這樣我一個人在前邊騎行,他倆在後邊追趕著,三個人在這條新修的柏油路上開始賽車,比速度,拼毅力,看誰騎得更快,誰落到最後。大約半小時后,當我再回頭看時,不知何時他倆早已沒有了身影。一條寬敞的柏油路上只剩下我一個人還在全速前行,看到他倆不見了,我也放慢速度,心裡想著我慢一點,說不定他倆一會再追趕上來,我們再開始比一比速度。又等了十多分鐘,也不見他倆的身影。

此時天氣也熱了起來,停下車,休息一會,喝點水,吃了一個甜瓜之後,繼續向前走。馬路上有當地村民忙碌的身影,手裡拿著農具正在將剛剛收穫的麥子攤開在柏油路上晾曬。過去我家也種麥子,我知道收麥子是個辛苦的活,天氣較熱,若不及時晾乾,麥子就要發芽。而這個季節雨水也多了起來,時時做好防雨準備,以防麥子被雨淋濕發芽、發霉。農民伯伯真的很不容易,我也一路避開鋪在馬路上的麥子,尊重他們收穫的成果,不給他們帶來麻煩。

有走了一段,到達岐山縣,我知道這裡的臊子面非常出名,肚子也餓了。離開馬路,走進距離道路比較近的一個小鎮里,找了一家麵館,想嘗嘗這裡的臊子面。進店后,迎面撲來的就是炒臊子的香味。真香,恨不得來它兩大碗吃,老闆看見我進來,也忙著沒有從廚房出來招呼。因為我來的比較早,十點左右,他正忙著準備午餐使用的臊子,叫我自己倒上水喝。喝了杯水后,我好奇的走進廚房,看老闆炒臊子。大鍋里的肉絲隨著鏟子在鍋里翻滾,一條條肉絲泛著油光,散發出誘人的香味。我情不自禁的說:「好香啊!」老闆說:「這還沒放佐料,等一下放著佐料更香。」看著他圍著灶台,頭上流著汗,脖子上搭著一條毛巾,手中的鏟子不停的在鍋里翻炒,忙的不亦樂乎。我說「老闆準備這麼多臊子,是用幾天的嗎?」他笑著說:「這臊子是中午用的,最近有個施工隊在我這裡包了午飯,吃飯的人多就要多準備些。」接著又說:「岐山臊子面,這臊子現做的味道好,臊子隔夜了味道不好了。」我說:「還有這講究呢,還以為你為了省事,一次做幾天的臊子呢。」老闆看著我笑了笑,對我說:「我們這個小地方,要是那麼干,我的小店就沒法開了。」他問我:「想吃點什麼?」我說:「就你現在做這個,新鮮的來上一碗。」他說:「那你可得等了。」我說:「沒關係,來了就是為了吃你這個。」 之後我便到大廳,喝著水,看著電視,等待這臊子面的美味。

不一會老闆端著一碗香噴噴的臊子面上來,上邊撒著蔥花,漂著一層辣椒油,看著就非常有食慾。酸辣爽口,味道非常不錯,一會就見到碗底,吃了個底朝天,感覺真的很過癮。吃完之後,照例還是接一壺開水,結賬付錢,告別老闆,繼續回到去往西安的柏油路上。

這時已是中午,太陽很毒,找了一座大橋,在橋下避暑乘涼,休息一會。直到下午三點多鐘,天氣還是特別熱,感覺今天是不能繼續走了,騎行一小段路就汗流浹背,不停的喝水。從早上出來到現在已經喝了兩大壺水了,感覺還是口渴難耐,我的水壺也是大號的保溫杯,盛的水也不少,就這樣不停的喝水也感到口渴。再趕路我覺得我要脫水,就在渭河邊釣魚吧,便在岸邊找了個水流不急的地方,看著像是一個水池,拿出我帶了一路的漁具,釣魚吧!大概一個小時,一無所獲,離開岸邊回到公路邊,將剩下的甜瓜也吃完了。又坐了一會,看了看地圖,距離西安不遠了,今天就在附近休息。明天再走一天,明天晚上在西安郊區過夜,後天再進西安轉一天,之後再乘車回家。

打定主意,進了附近的一個鎮里,找郵局將我的行李寄回家去,將帶了一路準備上高原的衝鋒衣、褲,保暖用的毯子和帳篷、睡袋,以及回家用不到的行李,全部打包郵寄回去。行李裝了一大紙箱,減負將近十公斤。

出了郵局,再騎著車,感覺這回輕快不少,找了家旅店住下,此時再仔細看我的兩腿,已經明顯被太陽晒傷了,這太陽太毒了。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