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玄醫

第一章:美人不見了

中南市火車站廣場旁,厲羽手拿著一個大麻袋,神情甚是興奮的望著那對面那一棟棟高樓大廈。

「老流氓,你就窩在小山村陪著你的張寡婦過一輩子吧,小爺我今後要在大城市裡吃香的喝辣的再找個漂亮MM羨慕死你,你這個摳門精。」

厲羽的這一無厘頭的一句話,惹得過路不少的行人們用好奇的眼光側向厲羽,當看見是一名土不拉幾的少年之後,他們的心裡不由得感嘆,這座城市又增加了一名土包子。

對於那些城市人的眼神,厲羽撇撇嘴,他怎會那些眼神放在心裡放在心裡呢,此時他的目光放在一名走路匆匆的美女身上,大咽口水。

那是一名約莫二十歲上下的小美女,漂亮白嫩得瓜子臉,身穿精緻的白色透明雪紡衫

「美女呀,美女,我未來的老婆就應該是這樣,要是把這名漂亮美女娶回家,那萬惡的老流氓肯定羨慕嫉妒恨到死吧。」

「不行,我不能讓她就那麼從身邊溜走,一定要認識她!」

厲羽流著哈喇,眼睛閃閃發光的說,隨後拿起地上的大麻袋向那麼漂亮美女的方向走去。

就在他絞盡腦汁的幻想著怎麼跟那名美女搭訕,怎麼才能把她追到手之時,褲兜里的山寨版手機巨大的鈴聲響起。

「誰在遙望,月亮之上,有多少夢想把……」

正幻想進入鼎峰時期的厲大少爺彷彿被人澆了一盆冰水,從頭涼到腳,這不由讓他火冒三丈;這也難怪他,任誰在這關鍵時刻被人打攪心情能好到哪裡去?

「你奶奶個熊,不給小爺個解釋,小爺跟你沒完。」

厲羽咆哮著,可是很顯然電話來的那個人沒有得罪厲大少爺的覺悟,還狠厲的說:「小兔崽子,是不是皮骨痒痒了,以為出了長白山就覺得翅膀硬了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是嗎?」

厲羽一聽到電話里那可惡的聲音,神情猶如放了氣的皮球,癟了下去:「哪能呀,我這不是剛剛碰到個美女,剛準備搭訕,看能不能把他變成我媳婦來著,就被你打攪了。」

「嗯,不錯,頗得我幾分真傳,但是口味千萬別像小時候,找的跟頭小肥豬一樣。」電話里的聲音調笑道。

「老流氓,你故意找茬的是吧,老是接我傷疤?」

「好了好了,跟你說正事,你趕快打車到松江別苑西d棟別墅找一個叫夏文浩的人,今後你就在那裡,他會告訴你將來要做什麼,告訴你個好消息哦,聽說他家有個女兒特別漂亮,看你的了。」電話里的人很是猥瑣的笑道。

厲羽掛了電話,望向蔚藍的天空,翹著嘴巴自言自語:「松江別苑,聽起來好像很高大上的樣子。」他沉凝了會之後:「我去才怪,好不容易出來一趟,誰愛去誰去,去了說不定那裡有個超級鳳姐等著我呢,我才會給你有取笑我的機會。」

他說完,把手機直接關機,洋洋自得的說:「這樣你就打擾不到我了吧,我要去找那位長得很像我老婆的美女去了。」

做完了這一切,他提著大麻袋順著那名美女走過的地方望去,此時哪裡還看到她的影子呀,只有一些拿著行李來去的匆匆的路人。

厲羽懊惱之餘,漫漫人海,他哪知道上哪裡去找。

他把目光放在手中的麻袋,想起老流氓臨走時說的話,「小兔崽子,這些可都是長白山的藥材,你帶著它去了都市也不要忘記修鍊呀,這些藥材夠你修鍊一年了。還有,我把三萬塊錢也放在裡面,要省著點花啊,這可是我一輩子的積蓄呀!」

老流氓意味深長的話響在耳邊,厲羽被他的那些所謂關心的話全部過濾了,他現在所關心的是那三萬快。他伸著手從大麻袋中拿出一個信封,這信封很厚,足有三公分厚,他知道這應該是老流氓所說的三萬塊了。

「還一輩子積蓄,小爺我噴一臉唾液,還當我是三歲小孩呀,你爺爺個熊,小爺我只要下山一次都能隨便個弄個幾十萬,每次都被你剝削了,還拿著這一點來忽悠我?」

厲羽狠狠的向信封吐了口唾液,當然這不是真的唾液。

封條慢慢的撕開,厲羽的心一下子緊張的不得了,心跳劇烈加速呀,畢竟從來沒有拿過那麼一筆錢不是。

可是就在封條完全撕開的一剎那,厲羽傻眼了。

「我靠,這是什麼玩意?」

本文來自小說《妙手玄醫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