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一樣的女人

妖精一樣女人,並不放縱,她只是寂寞,一種無端的寂寞讓她們無所適從。我想我大概就是這樣的女人。似乎從沒對任何一段感情正式的告別過,但每次都是絕別。就像妖精一樣註定愛上不可能的人,註定像妖精一樣傷害人,或者被傷害。也只有說有些事在劫難逃。妖精一樣的女人就是明知道有些人只是匆匆路過,但是她就是無力自拔!

這樣的女人,都明白男人的信心的確來自女人的仰賴,可是因為太在乎所以總是會怕自己承擔不起,久而久之,這便成了放棄的理由。所以妖精一樣的女人,從不依賴任何人,她們明白,她們的歸宿是自己。

這樣的女人就是在很早的的時候,就知道了,愛情就是寒夜中,兩隻覓食的狼,飢餓到了極點,發現同類血肉原來也可充饑,所以彼此撕咬。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如若不為終生相守,那必為一場廝殺,紅男綠女,假愛為名,歇斯底里,直到,兩敗俱傷,苟延殘喘。

Advertisements

她們為了保護自己永遠是先離開的那一個人。

其實像她們這樣的女人,睿智而嚴謹,冷酷妖嬈。但是,沒有愛情了。也許被很多人說過冷血。只是他們不知,曾幾何時,這些女人也是把愛情看的比生命還重要的女子。曾幾何時她們也曾對愛情頂禮膜拜。

只是她們知道,人生有時候,就是那麼諷刺。一轉身就是一世。說好永遠的,不知怎麼就散了。到最後想來想去竟然都搞不清當初是什麼原因分開彼此的。其實也不過就是感情就是那麼脆弱的。經得起風雨,卻經不起平凡。風雨同船,天晴便各自散了。

她們的生活里,永遠都是遭遇這樣的男人,有理想的不踏實,踏實的男人太窩囊,不窩囊的男人鄙陋老朽,而要是什麼好條件都占齊全了,那他一定是別人的老公。她們高傲的生活態度,卻不允許自己,低下姿態做情人。一旦成為情人,這個男人,也就不是她們想要的了。

Advertisements

在她們眼裡,男人和女人之間,其實就是一場戰爭,各站兩岸,愛情就是那條分界顯,誰輸了,就連脆弱的愛情一起跌入懸崖,萬劫不復。她們是從萬劫不復的谷底爬出來的,她們世界里,不在需要愛情。

她們通常不出手,一出手就必勝,男人在她們眼裡,是生活日用品,不是必需品。她們清楚的了解,男人往往木抐的靠得住,想留住一個男人,也不是單單有美色的。有了花容月貌,還是會厭倦的。往往隱藏著驚人的才氣的女人,更像一道符咒,男人一旦粘上去,怕是再難脫身了。她們被很多男人喜歡,卻不會被娶回家。她們被很多女人防備,所以沒有朋友。

妖精一樣的女人,是寂寞的,是無奈的,是蒼白的。寂寞得讓人心碎,又實在。世間無知音,徒有風情更與何人說?怕見夜間出去,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點點心跡,凄涼而美麗。無奈的叫人心疼,自己的疼痛沒有能說,自己的辛苦自己背負,自己的世界自己懂,自己是自己的歸宿。蒼白地心絮,什麼也帶不走,什麼也留不下,再怎樣的熱鬧,再怎樣的繁華,只能越發襯托自己的形單影隻。在人群中默然抬起頭,從來都找不到一張熟悉的面孔……

這種女人有美艷妖嬈的清純,卻面白如紙,唇紅如血,笑魘如花。眼睛似一泓幽深的清潭,波光瀲灧,晶亮攝人,卻也那般渾濁不堪,經歷世間滄桑百態。有風塵的滄桑和凄艷,都是經歷太複雜的女子。這女子似妖精般誘人,卻是經歷萬事千情的苦劫,是修鍊還是沉淪,更與何人訴說……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