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漢方遍地開花,中國中醫卻拱手讓人?

有一樣被譽為中國國粹的寶貝,長久以來不為中國人重視,甚至一度被打壓遭摧殘,由它而起的亂戰紛爭此起彼伏,從未熄止。然而,正是這一寶貝卻被東洋名曰日本的小島國覬覦惦記了上千年,一度還想佔為己有。

這寶貝,不是日本人膜拜的中國菩薩,也不是日本人手寫的中國漢字,而是在日本遍地開花的——中國中醫。

日本東京銀座購物街上,眾多大超市的店鋪外面都掛著一塊醒目牌子,上面一個斗大的「葯」字,這是日本藥店。大多數藥店里處方葯占店面的1/5,近3/5都是漢方葯、保健品,買葯時有種回到了祖國大陸的即視感。在日本,漢方葯館和水果店、便利店一樣普遍,看中醫比在大陸還要方便,這樣真的好嗎!

日本某地漢方藥店,各種湯劑各種丸……驚呆了。像不像你家小區門口的中藥店?

一、日本的中醫發展令人震驚

日本東京銀座購物街上,眾多大超市的店鋪外面都掛著一塊醒目牌子,上面一個斗大的「葯」字,這是日本藥店。大多數藥店里處方葯占店面的1/5,近3/5都是漢方葯、保健品,買葯時有種回到了祖國大陸的即視感。

這家日本漢方葯館名字就叫《惠信堂》,默默想起同仁堂、方回春堂、胡慶余堂各種堂……

漢方葯館和水果店、便利店一樣普遍,看中醫比在大陸還要方便,這樣真的好嗎!

日本某一漢方葯館的調劑室,忽略上面的日語,和我大陸的藥劑室一模一樣有木有!

日本某一漢方藥店,最顯眼的字就是「漢方」「漢方生活」!

日本漢方館里的湯藥標價,中國人買中藥一看便知,給錢就是,簡直了!

日本漢方藥局視中國的漢方葯為【秘葯】,本土化的老中醫,真是他鄉遇故知。

中國中醫在日本被稱為「漢方醫學」,中藥被稱為「漢方葯」,簡稱「漢方」。中醫在日本的發展可以追溯到1500多年前。

1、中醫始於春秋戰國(公元前770年---公元前221年)

最早的資料是甲骨文中有關疾病的記載,《馬王堆帛書五十二病方》是現知我國最古的醫學方書。

2、1500年前,零星東傳

中醫是通過朝鮮半島傳入日本的,據史書記載公元414年朝鮮新羅的金武氏攜醫術來到日本,這是中醫傳到日本的最早的記錄。

3、隋朝時代,正式東傳

當時的日本推古天皇為學習中國文化,曾4次向中國隋朝派遣使團。

4、江戶中期,迅速發展

江戶中期,日本古方派和後世方派互相對立,學術爭鳴十分活躍,漢方醫學得到迅速發展。

5、明治時期,遭取締

日本醫學主流從漢方醫學轉向西方醫學,漢方醫學甚至遭到取締。

6、一戰後,復興

日本重新評價漢方醫學的形勢,漢方醫學得到某種程度的復興。

7、20世及70年代后,一派興旺

漢方醫學出現了一派興旺景象,地位愈高,官方給予愈來愈多的關注,公眾在保健、醫療方面對其持信任態度,臨床使用漢方葯日益增加……

二、如今眾多日本民眾信服漢方醫學!

日本百姓一般急病用西藥,慢性病則喜歡用中藥。他們認為,「漢葯可以改善體質」,相信漢方葯能治未病,主要用於防治高血壓、高血脂等生活方式病,以及術后的輔助治療、婦科治療。日本醫生們承認,與西藥相比,漢方葯相對便宜,且副作用小,漢方葯對一些西醫治不了的疑難病症往往有奇效。

1、80%的日本醫師會給病人開具漢方葯,從事漢方的醫師已超過10萬人。一些大學附屬醫院開設有漢方門診,大學的藥房售賣漢方葯的佔74%(婦科佔96.7%)。

2、漢方葯可在健康保險中報銷,約150個漢方葯處方被列入日本公共醫療保險的用藥範圍,每年的銷售額達1000億日元以上。

3、與40年前相比,日本人服用漢方葯的比例由19%增加到72%。

4、大量中國中醫古籍在過去傳到日本,現在日本漢方醫籍的藏書量僅次於中國。

5、中國的中醫先哲如今仍受到頂禮膜拜。

此外,每年5月的第三個周日,斯文會都在湯島聖堂舉辦「針灸祭」,日本各針灸團體代表都會出席祭典。

有個中國人在日本出差得了感冒咽痛,去多家醫院藥店都買不到抗生素。日本的一位教授對她的行為表示驚訝,從包里拿出一小袋貌似速溶咖啡的東東,說」我們日本人感冒咽痛發熱都是吃這個的!」

日本人早就把我們東漢時期《傷寒論》《金匱要略》的一百多方製成藥劑且申請了專利!!!

日本民眾熱愛中醫藥並非沒有道理。世界衛生組織曾公布對191個國家進行的「健康壽命」調查結果,在這些國家中,日本人平均健康壽命為74.5歲(其中男性71.9歲,女性77.2歲),是世界上擁有最長健康壽命的國家。日本連續十年保持世界長壽的記錄,除了重視體育鍛煉和有先進醫療條件外,最主要是講究中醫治未病,未病先防和飲食調養。在日本隨處可見販賣中成藥和中藥保健品的漢方藥局,在日本人保持長壽的記錄中發揮著巨大作用。

三、10年後我們向日本人學中醫?

在中國每隔三個月就會掀起取締之聲的中醫,在日本卻如此人見人愛。你可知道我國的著名中醫人數已從上世紀80年代的5000餘名驟減至現在的不足500名,中醫藥正陷入傳承危機。你可知道日本生產的中藥已經佔據了全世界中藥產量的90%,而我們只有2%的份額!

本醫學權威大眆敬節彌留之際囑其弟子:現在我們向中國學習中醫,10年後讓中國向我們學習。

中醫藥泰斗鄧鐵濤老先生曾警告:用不了10年,中醫藥將毀在我們這一代手上。

德國慕尼黑大學波克特教授早在1980年代就一針見血地指出:「中醫藥在中國至今沒有受到文化上的虔誠對待,沒有確定其科學傳統地位而進行認識論的研究和合理的科學探討,所受到的是教條式的輕視和文化摧殘。這樣做的不是外人,而是中國的醫務人員。他們不承認在中國本土上的寶藏,為了追求時髦,用西方的術語胡亂消滅和模糊中醫的信息,是中國的醫生自己消滅了中醫。」

國醫大師陸廣莘曾說:「百年來中醫是被閹割和扭曲了的。」

牆裡開花牆外香。中醫不是被日本人偷走的,中醫是被我們拱手遞給別人的! 身懷「寶玉」而不自知,更不懂珍惜,這難道不是我們自己的悲哀嗎?

作為中國人,我們必須擔起重鑄中華醫魂的重任。復興中醫中藥,人人有責!亡國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民族文化的滅亡!

中醫藥是具有我國民族特色的寶貴財富,它的傳承和發展需要全體中華兒女的共同努力,當然,推廣中醫藥不能「閉門造車」,也不能「閉關鎖國」,而是需要世界各國愛好中醫人士的交流與互動,需要全球愛好中醫人士的智慧,同時,敞開胸懷讓國外中醫愛好者學習中醫,研發中醫藥,更是體現大國胸懷!為此,每年一屆的中醫藥康博會都會吸引或邀請到世界各國中醫領域的專家/學者/採購商/愛好者等來到展會現場,進行中醫交流互動,促進服貿對接。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