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蒿抗瘧的高郵往事

10月5日,瑞典卡洛琳斯卡醫學院宣布,將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85歲的中國科學家屠呦呦,以表彰她發現並成功提取青蒿素。

屠呦呦在獲獎感言中表示,「青蒿素研究獲獎是當年研究團隊集體攻關的成績,是中國科學家集體的榮譽,也標誌中醫研究科學得到國際科學界的高度關注,是一種認可,這是中國的驕傲,也是中國科學家的驕傲。」

作為曾經的參與者,國醫大師王琦至今保留著當年在江蘇省高郵縣衛生局進行抗瘧探索時的相關資料。「在青蒿素髮現過程中,屠呦呦的地位無可爭議,她獲得諾貝爾獎是所有中醫、所有中國人的驕傲,是值得歡欣鼓舞的一件事。」王琦說。

如今,距屠呦呦當年參加防瘧疾藥物研製已40多年,青蒿素獲得新葯證書也有30年,有關青蒿素髮現的過程陸續見諸媒體。除被關注的諾貝爾獎外,作為與青蒿素髮現有著深厚淵源的地方,江蘇省高郵縣(今高郵市)也屢被提及。

Advertisements

青蒿素目前已被用來作為抗擊瘧疾的基葯

民間抗瘧

1969年,高郵的農村醫生和群眾就已利用青蒿開展瘧疾的群防群治。屠呦呦提取的青蒿素與上世紀70年代高郵大搞中草藥運動密切相關。

王琦至今仍記得群防群治時的情形:稻穀場里支著一口大鍋,鍋里煮著青蒿。每天早上,黨支部書記通過大喇叭喊話,「都來喝湯藥了,大人一大碗,小孩一小碗。」

瘧疾俗稱打擺子,是由瘧原蟲通過蚊子傳播寄生在人體內而引起的一種傳染病。臨床表現為周期性怕冷、發抖,繼而發熱、頭痛,出汗後退熱。「瘧疾是一種可以滅族滅種的疾病。」談及瘧疾的危害,王琦說。

我國南方地區天氣濕熱,容易發生瘧疾,高郵就曾是瘧疾高發區。根據《高郵市衛生志》記載,早在1958年,高郵就有利用青蒿治療瘧疾的記錄。

Advertisements

高郵民間流傳著不少有關治瘧的民謠,「得了瘧疾不用焦,只要紅糖加青蒿」,「喝了一碗蒿子湯,保你擺子不上床」,還有,「瘧疾骨蒸癆,早點喝青蒿」。

作為中醫藥的貢獻,青蒿用於治瘧最早見於公元340年。東晉葛洪所著《肘後備急方·治寒熱諸瘧方》中記載:「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1600年來,青蒿治瘧一直是民間廣為流傳的驗方。

青蒿素曾被稱為「20世紀下半葉最偉大的醫學創舉」,飽受瘧疾之苦的非洲人甚至將其視為「中國神葯」。「青蒿素是傳統中醫藥送給世界人民的禮物。」屠呦呦這樣評價。

不過,也有人認為,青蒿素的發現已不屬中醫藥範疇。對此,王琦認為,青蒿素的發現,是對傳統中醫藥寶藏的開發。「之所以分享當年的往事,也是希望說明青蒿素是來源於中醫藥的智慧。」

特殊時期的集體攻關

實際上,屠呦呦也是受到《肘後備急方》的啟發,改用乙醚低溫提取。

她經過191次實驗,終於在實驗室觀察到青蒿素對鼠瘧、猴瘧原蟲的抑制率達到了100%。后經研究證實,用乙醚提取這一步,是保證青蒿素有效製劑的關鍵。

如今,眾所周知,屠呦呦等開始著手研究青蒿素始於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

上世紀60年代初,全球瘧疾疫情難以控制。當時正值美越交戰,兩軍深受其害。美國政府曾公開,1967至1970年,在越美軍因瘧疾減員數十萬人。

瘧疾同樣困擾越軍。能否擁有抗瘧特效藥,成為決定美越兩軍勝負的重要因素。為開發抗瘧新葯,越南方面向中國求助。

1967年,在毛澤東和周恩來的指示下,一個代號為523的援外備戰緊急軍事項目成立。為了聯合研發抗瘧新葯,該攻關團隊由全國60多家科研單位、500多名科研人員組成。

其中,南京地區「523中草藥」研究小分隊在民間調查中發現,高郵縣農村醫生和群眾使用當地的青蒿治療瘧疾取得良好效果。「不僅被大量臨床使用證實,而且在實驗中還被證明能夠有效殺死人體內的瘧原蟲。」王琦說。

上世紀60年代後期,全國推行獻方活動,高郵向國家相關部門貢獻了10種處方。「當時龍奔公社焦山大隊推行的中草藥運動影響比較大,赤腳醫生顧文海因為在青蒿治瘧疾方面研究成果突出還升任縣衛生局副局長,具體負責此項工作。」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高郵市衛計委中醫管理科科長葛余兆說。

1975年1月,在北京召開的全國青蒿抗瘧科研工作座談會確定高郵縣為全國青蒿抗瘧科研協作單位。會後,該縣衛生局成立青蒿抗瘧科研小組,在5個公社建立青蒿抗瘧科研試驗區,在26個大隊設立青蒿抗瘧觀察點,對青蒿鮮汁、水丸等7種製劑治療間日瘧的效果進行對比研究。

對於這段往事,王琦保留的資料中有著詳細記載。

高郵的貢獻

在研究期間,衛生部兩次派遣所屬的中醫研究院科研人員到高郵調查,肯定了青蒿治療瘧疾的療效。「直到多年以後才知道,當年研究的青蒿抗瘧是一項國際外援項目,523隻是項目代號。」當年參與接待的王琦說。

據揚州市媒體報道,1970年到1971年,中醫研究院曾派科學研究小組到高郵實地調查,屠呦呦曾是其中一員。

在王琦看來,作為全國6家青蒿治療瘧疾的基地之一,高郵的貢獻在於,用臨床數據確定青蒿能夠抗瘧,對消滅瘧原蟲有效。「1976年6月至10月,高郵縣5個試驗區的26個觀察點,服用青蒿治療瘧疾24萬多人,發病率比1975年同期下降50%;用青蒿治療現症間日瘧201例,有效率達89%。」他翻出當年的記錄。

此外,高郵對消滅瘧原蟲的方法有很多探索,用青蒿「汆一下」的方法被證明更有效。「高郵已經出現製作的青蒿簡易製劑,從最初的水煎到藥廠生產片劑、丸劑、注射劑等。」王琦說。

1978年11月23日至11月29日,青蒿素治療瘧疾科研成果鑒定會在揚州召開。

據介紹,當時會議由全國瘧疾防治研究領導小組主持,共有來自北京、上海、廣東、廣西等地的104人參加。其中,作為現場12個專題材料之一,高郵縣衛生局提交的《青蒿簡易製劑治療瘧疾資料》進行了報告交流。(《民生周刊》記者:鄭智維)

運營人員: 馮玉鵬 MZ014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