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死後,兒媳霸佔遺產,婆婆臨終前知道真相流淚了

天故不測風雨,人有旦夕禍福。炎天里的一天,張老太的兒子趕集返來的路上,路過一座水庫的時候,溘然一輛麵包車從他的身旁飛馳出去,差點撞到他,他還處在驚慌失措中,只聽見「砰」的一聲巨響,剛才那輛車開到了河裡。這時,兒子想都沒想就跳了下去,他救出後排座的母女倆,等他在返回去救司機的時候,再也沒有返來。。。。。!

辦喪事的那天,村裡的男女老少都來給張老太的兒子送行,他們對張老太兒子的做法眾說紛紛,其中很多人勸張老太說:「老張呀,你兒子不克不迭就這樣白白死去,你們該當去被救母子的家裡要些經濟賠償。」

活著人的奉勸下,張老太把去要經濟賠償的事,交給了兒媳婦去辦。說道張老太的兒媳婦,她真是一個誠篤能幹的人,性格天生善良,但是有一個錯誤,太軟弱,凡事沒主見。在兒子活著的時候,家裡的大小事都是他說的算,兒媳婦從來不干涉干與,現在讓他去要賠償款的事,真是難道她了。

Advertisements

見兒媳沒有行動,索性自己去要錢,張大媽第一次就哭著返來了,她說那對被救的母子根本不承認是被自己兒子救返來的,並且還說是她兒子搭了他們的順風車,誰知在拐彎的時候,車子墜落進了水庫中,他們母子是自己爬出來的。

當時張老太氣的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她很憤怒,詛罵被救母子的良心被狗吃了,為了躲避賠償歪曲事實,她真為死去的兒子仇恨。實在沒有變法,事情還是得交給兒媳婦,讓她去要賠償款。兒媳婦聽了婆婆話往後說:「人心都是肉長的,他不會被救母子會昧著良心說假話。」

當天,兒媳婦一個人走了幾十里路來到了被救母子的家裡,當晚又趕回了家,對婆婆說:「媽,事情解決了,他們同意賠償六萬元,人心都是肉長的,他們也是暫時糊塗才說出那樣的話。」婆婆對兒媳婦的話半信半疑。

Advertisements

起先,事情曩昔一段時間,婆婆還是沒有見到兒媳婦把錢拿返來,就問道:「兒媳呀,你說人家同意給賠償款,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給咱,是不是看你誠篤,故意陵暴你。」兒媳婦匆忙回答說:「媽,快了,快了,錢這兩天就會給咱,寧神吧。」

就這樣,沒過幾日,婆婆就扣問兒媳婦錢的事情,這天,兒媳婦低聲的對婆婆說:「賠償款的錢,給咱們了,這是五千塊款您先存著,剩下的錢,我在慢慢給你 。」婆婆在三逼問兒媳剩下的錢什麼時候讓他保留,可兒媳婦還是輕描淡寫的說:「媽,您寧神,錢都邑讓你保留。」

起先,這件事傳到了鄰居鄰居的耳朵里,他們都認為是兒媳婦想獨吞這筆賠償款,才這樣忽悠張老太,兒媳婦是想帶著這筆錢重新找人結婚,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就這樣時間一天一天的曩昔,兒媳婦每年都邑給婆婆錢,說是賠償款。

張老太病危當天,兒媳婦拉著婆婆的手,哭著說道:「媽,對不起,我欺騙了您,實在被救的母子倆並沒有給咱們錢,我去她家裡看了,他們和我異樣,男人死了,還有一個孩子要養,也是可憐人,咱們再問他們要賠償款,不是把他們閉上絕路末路嗎。」

這是婆婆才明白,兒媳只以是每年都給自己錢,說是賠償款,實際上都是她拿自己的錢,來寬慰自己。兒媳不想因為錢的事,讓婆婆才一次陷入悲痛傍邊。婆婆聽到事情原形往後,傻了眼,她已經說不出話來,眼角落下了兩行渾濁的眼淚,她握著兒媳婦的手久久不願意鬆開。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