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傳一刻-第142期:愛新覺羅·恆偉-承古中醫法脈的《聖濟總錄》吳茱萸湯

中醫家推薦:

學術界把唐視為經方與時方的分水嶺。本文恆師從藥物結構以及與《千金方》中兩個茱萸湯相對比,得出「《聖濟總錄》吳茱萸湯一定繼承了《傷寒論》、《千金方》、《外台秘要》這種古中醫的法脈,就婦科而言,在臨床的應用範圍是極其廣泛的」的結論,這也讓我們不得不重新考慮經方時方的分水嶺斷代問題。

講稿實錄:

各位老師,各位同學,晚上好。今天講一首宋代《聖濟總錄》中的方劑,叫吳茱萸湯。

一、緣起

1、當代中醫學巨臂沈謙益先生說:「隋唐是中國三代以後學術的高峰期,兩宋則是這個高峰期的豐滿期。因為兩宋時期沒有出現孫真人這樣的開創性祖師。所以兩宋時期的學術地位被忽略了。兩宋時期是隋唐學術的延續,隋唐未能書於紙上的內容很多,於兩宋時期學者寫出。宋元以後則多是一法為主傳承,而不再是活潑全法。」

按:我個人理解,第一就是以《黃帝內經》為代表的學術高峰期。第二就是以仲聖為代表的《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屬第二個學術高峰期。第三無疑就是孫真人編撰《千金方》以及王濤編著的《外台秘要》,因為它涵蓋了漢以後,三國兩晉南北朝,包括隋唐時期,這是第三個學術高峰。代表兩宋時期最高學術成就的著作,一個是《聖濟總錄》,一個是《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2、《聖濟總錄》又名《正和聖濟總錄》,漢族傳統醫學的重要著作之一,共二百卷,是宋徽宗仿宋太祖照編《太平聖惠方》之意的產物,內容是採集歷代醫籍並徵集民間驗方和醫家獻方整理彙編而成。《太平惠民和劑局方》為宋代太平惠民和劑局編寫,是全世界第一部由官方主持編撰的成藥標準中醫方劑學著作全書,共十卷,載方七百八十八首。

二、從藥物結構解析吳茱萸湯

《聖濟總錄》吳茱萸湯:

治婦人月水不調,或多或少,腹中冷痛,吳茱萸湯方:

原方:吳茱萸一升,桂心5兩,白芍1兩,炙草0.5兩,人蔘1兩,半夏2.5兩,生薑5兩,大棗十枚,小麥、牡丹皮各一兩半,桃仁20枚,牛膝1兩。

上一十二味麄搗篩(打粗粉),每服三錢匕,水半盞,酒半盞至七分去滓,溫服良久再服,如不飲酒只以水煮。

重新排列由四組藥物結構組成:第一組:吳茱萸、人蔘、生薑、大棗

[仲聖吳茱萸湯]

第二組:甘草、大棗、小麥

[仲聖甘麥大棗湯]

第三組:桂心、丹皮、白芍、桃仁、牛膝

[桂枝茯苓丸去茯苓加牛膝]第四組:桂心、白芍、甘草、人蔘、半夏、生薑、大棗

[桂枝湯新加湯中有人蔘、黃芪建中湯中肺氣虛加半夏]

縱觀四組藥物,此方是厥陰之方,同時也是建中之法,因為第四組藥物桂芍草參半姜棗,這是一個建中之法,余者我們可以視為加味。

關於甘麥大棗湯:

婦人臟燥、悲傷欲哭、象如神靈所作,數伸欠,甘麥大棗湯主之。

原方:甘草3兩,小麥1升,大棗10枚。

上三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分溫三服。亦補脾氣(這四字很重要)。

陳伯壇先生云:若欠而且伸,《靈樞》寫陰陽相引為數欠,陽引而上,陰引而下,明乎上下之相左(按:扶助意)也。《曲禮》欠伸條下,注謂:志倦則欠,體倦則伸,數欠伸度亦病情未衰欲衰之端倪耳。……存精於肝其谷麥、養肝精是本方真詮。……緩中者甘、定中者棗也。

關於小麥:

《本經疏證》云:味甘。主除客熱、止煩渴、利小便、養肝氣、止漏血。

《別錄》云:養肝氣。

孫真人云:養心氣。

《素問》云:麥屬火,心之谷也。

關於大棗:

1、《本經疏證》云:味甘、平。主心腹邪氣,安中養脾,助十二經,平胃氣,通九竅,補少氣少津液,身中不足,大驚,四肢重,和百葯,補中益氣,強力……

2、《本經疏證》云:津液之為物,周徹上下,偏敷內外,實與營氣通連。是故崩漏吐衄,或至盈盆成桶而未止,人之血不若是之多也,其所以然者,則曳津液皆為血耳。人之汗出,或至衣被濕透,接連時日而未止,人之津液不若是之多也,其所以然者,則曳血皆為津液耳。

按:所謂津血同源。

3、《本經疏證》云:夫棗配姜而論,則治血者也,離姜而論,則治津液者也,何也?夫血主於心,津液主於腹,棗固主心腹不正之氣者也,欲其外行,恐其太泄越,則以棗輔散發之物,使循經由軌,潛行暗達,無一往無前之決裂,欲其內守,恐其太凝滯,則以棗輔補益之品,使展布灑陳,不遺不濫,無壅淤泛濫之積弊,此棗之所以為棗,與他緩中補益之葯不同者也。

關於牛膝:

楊時泰云:味苦酸平,入足厥陰、足少陰經。理膀胱氣化遲難…

《千金翼》云:主婦人月水不通、血結。

《普濟方》巻八·三小方:

1、治婦人陰戶嫁痛。出《千金方》。

用牛膝三兩,酒三升煮取一升半。分作三服。

2、治婦人血結腰腹痛:

用牛膝一大把、並葯不以多少,酒煮服之立愈。

3、治婦人血塊:

以牛膝干根,酒煎溫服,極效。

如此說來,牛膝有治腰腹疼痛化瘀之效,尤其配黃酒之溫通。

那麼縱觀《聖濟總錄》吳茱萸湯「治婦人月水不調,或多或少,腹中冷痛」,我們在臨床上怎麼來應用這首方呢?因為原方的症候群是極少的,那麼我們在臨床上要看重它的四組藥物。

桂芍草參半姜棗這是一個建中法式,尤其桂心的量達到了五兩,我們都知道桂心有補中益氣、破癥瘕之用,明顯這是一個虛症,既不升又不降。同時加了一味吳茱萸,那麼就已經引向厥陰,我們知道厥陰風木,吳茱萸有止痛祛風之效。再看第一組藥物,吳茱萸湯,仲聖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在這裡我就不重複了。就這兩組藥物而言,第一是虛症,厥陰肝寒治頭疼。患者來了,女人中氣虛,還有頭疼之病或者痛經,這個方都可以治。

由於加上了甘麥大棗湯,它止痛的效果會更好,為什麼?因為小麥是清心之葯,同時也是補肝之葯,「諸痛癢瘡,皆屬於心」,那麼甘麥大棗湯在這裡起到甘緩和清心之作用,同時去客熱。

桂枝茯苓丸是仲聖的婦科巔峰之劑,它有破癥瘕之用。陳伯壇先生論桂枝茯苓丸云:本方何以不曰桂枝桃仁丸耶?……夫水入於經,而血乃成,經血之原出於水,得本方化痼血而為水,其癥當隨水道以漂流……。那在這裡為什麼不用茯苓?前面講了,小麥有清心利尿之作用,而牛膝也有利尿之用,在這裡茯苓就不用了。所以加上牛膝之後,又有《普濟方》里三個小方之作用,這個方劑是一個非常完美的一個方劑,在臨床上的應用可以說是非常廣泛。

方才說甘麥大棗湯還有清心之用,治婦人藏躁悲傷欲哭之象,所以在臨床上,凡中氣虛或者同時兼有癥瘕,或兼有婦人臟燥悲傷欲哭之象,或者有厥陰頭疼之象,這個方劑應用是極其廣泛。

總體來說,這個方顯然是在厥陰,我通常講厥陰分手足厥陰,如當歸四逆在左路,所以當歸四逆是治療足厥陰之病,而仲聖的溫經湯我認為它是在右路的,所以它用於手足厥陰並病。而《聖濟總錄》吳茱萸湯是介於兩者之間的,那麼我們在臨床上就更加從容的用此方來治療婦科病。

三、與《千金方》茱萸湯之對比

關於經方和時方的斷代問題,我在這裡想說幾句。學術界把唐以降視為經方與時方的分水嶺。我們參考沈謙益先生的上述之論以及《聖濟總錄》的吳茱萸湯這樣一個方劑,所以我們要重新考慮經方時方的分水嶺斷代問題,從此我們就引出了兩個方,就是《千金方》里的二個茱萸湯作為對比,我們在臨床上去應用。

對比一

《千金方》茱萸湯(1):

吳茱萸二升,黃芩二兩,人蔘二兩,半夏一升,桂心、白芍各三兩,生薑一斤,大棗二十枚,炙草二兩。就結構看,此方顯然是柴胡桂枝湯去柴胡加吳茱萸!一味藥物的易變,就使整個方劑的六經歸屬及整體症候群適應症完全改變,這在經方中是極其罕見的!欣賞同樣具有音樂質感及結構美的兩個不同的方劑,拍案叫絕,高山仰止於古聖人之智慧!

主治:

1、主男子虛熱、寒冷。

愚評:此在厥陰,臨床中虛熱又寒冷集於一身,你辨明了,你就入仲師之門了。

2、主婦人寒勞氣逆及胸腹苦滿而急、繞臍痛、寒心、吞酸、手足逆冷、臍四邊堅。悸氣踴起、胃中虛冷、口中多唾或口乾、手足煩。

愚評:此上中下之癥候,皆由中寒而發。水寒土濕木郁,肺胃不降了、肝脾不升了——即龍虎不能迴環了,凡此病因病機者之症侯群,皆可納入本方主治範圍。

3、苦渴濕痹、風氣動作、頑痹不仁、骨節盡痛、腰背如折、惡寒。

愚評:比較「風病,面目浮腫,脊痛不能正立,隱曲不利,甚則骨痿,脈沉而弦,此風邪乘腎也,柴胡桂枝湯主之。」柴桂湯原量:柴胡四兩,桂心、白芍、人蔘、黃芩、生薑各一兩半,甘草一兩,半夏二合半,大棗6枚。讀者自有判斷不必多言!

4、大呼即驚、多夢、夢見鬼神,此皆五臟虛。

愚評:此為或然症,但為本方使用的重要依據之一。此皆五臟虛,此「虛」當作「寒」解。

關於吳茱萸:

《神農本草經》云:辛溫,主溫經下氣、止痛、咳逆、寒熱、除濕血痹、逐風邪開腠理。

《本經疏證》云:

1、內阻則外閉,故腠理不開。風邪得客也。皆因溫中之功也。

2、吳茱萸之辛,且以苦始又以苦終。唯其苦轉為辛而知其能升陰,唯其辛轉為苦而知其能降陽。即吳茱萸能升陰降陽。

3、附子之用以氣,於無陽處生陽。吳茱萸之用以味,僅能拔開陰霾使陽自伸、陰自戢耳。陰壅於上,不得下達;陰壅於中,不得上下、並不得外達也。

《本草述鉤元》云:

1、利五臟,通關節,及大腸壅氣,治沖逆。吳茱萸能暖膀胱,水道既淸大腸自固,他葯雖熱不能分解清濁也。

2、吳茱萸治要不越於氣血,然治氣在血之先;所治之證不越於濕寒熱,然寒在濕之先,而熱在濕之後。

《千金方》孫真人論述:咳逆寒熱,除濕血痹,逐風邪開腠理,去痰冷,諸冷食不消。

《長沙葯解》云:消腳膝腫痛,逐經脈關節一切冷痹。

關於黃芩:

《本經疏證》云:仲師用黃芩有三耦焉。氣份熱結者與柴胡為耦,血份熱結者與芍藥為耦,濕熱阻中者與黃連為耦;黃連能治濕生熱,黃芩能治熱生濕。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黃芩配吳茱萸呢?

《本經疏證》云:蓋唯下焦陰中有陽而氣升,故陰恆由命門以升;上焦陽中有陰而氣化,故陽恆由膻中以降。今者上焦陽實陰虛,則氣無由化,氣不化則熱阻生濕!

此乃彭子益先生言膽經不降乎?少陽乎?茱萸湯第一個症候群即雲主男子虛熱又寒冷。《本經疏證》雲,歷觀吳萸之證皆以陰壅陽為患!陰壅於上不得下達,陰壅陽於中不得上下並不得外達也!此在厥陰乎?見仁見智!

總評:

1、此乃柴胡桂枝湯去柴胡,加一味吳茱萸。

2、細讀大昌先生之論,《瘀血篇》有雲,治上部痰火當以柴胡為主,蓋柴胡、黃芩陰旦也;中部水飲當以半夏、生薑為主,陰旦之陽用也;中部瘀血(蠱)當以芍藥、大棗為主,陽旦之陰用也。

3、柴胡易吳茱萸后,顯然主治範圍從往來寒熱的少陽兼太陽,變為寒熱錯雜之厥陰。從風痹、腰痛如折之另一主治項看,此乃兼太陽不開。而從五臟虛損的主治項看,厥陰之治宜從中,此又是調理脾胃昇陽之方,而主治不是以柴芩配伍的痰火。

對比二

《千金方》茱萸湯(2):(楊昌龍老師發現,向楊昌龍老師致敬!)

主風冷氣,腹中虛冷、急痛,飲食不消,心滿,少腹里急引痛,手足逆,胃中響響,干噫欲吐,吐逆短氣方。

吳茱萸二升,黃芩二兩,小麥一升,桂心三兩,炙甘草二兩,半夏一升,人蔘二兩,生薑十五兩,大棗五十枚。

就這兩個《千金方》的茱萸湯比較而言,顯然第一個茱萸湯是五臟虛損,是生化之方。而第二個茱萸湯是沒有白芍的,而且合了甘麥大棗湯,它有黃芩,而《聖濟總錄》的吳茱萸湯是沒有黃芩的,我們在這裡怎麼來理解這三個方劑的對比以及在臨床上的應用。

方(2)因為是運化之方,那麼這樣的一個方是不能用白芍的,關於為什麼不能用白芍,我在建中湯系列已經講明白了,在這裡我就不複述。但是為什麼要用黃芩?我個人認為這就是典型的胃虛寒而有客熱,我們知道千金最重要的法式就是黃芩去胃寒而客熱,在這裡小麥也有去客熱之用。而在這裡吳茱萸是兩升,大棗竟然是五十枚,這樣一個罕見的數字,說明也是極虛極虛加津液不足。

我們在《聖濟》吳茱萸湯當中就有一個適當的加減,要是有胃寒而客熱,你就可以加上黃芩。

《千金方》的茱萸湯(2),這種「腹中虛冷、急痛」一定是虛痛,它的人蔘、大棗,包括吳茱萸,都有止痛的效果,剛才講了「諸痛癢瘡,皆屬於心」,那麼甘麥大棗湯可以緩急止痛。

總而言之,《聖濟總錄》吳茱萸湯一定繼承了《傷寒論》、《千金方》、《外台秘要》這種古中醫的法脈,就婦科而言,在臨床的應用範圍是極其廣泛的。

四、兩首《聖濟總錄》產後方

下面我再給大家介紹兩首《聖濟總錄》的產後方,因為時間關係,我就不詳細講了。但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這兩首方應該是非常好用的,如果把這兩首方悟透,可能已經接近了婦科學的最終極原理,所以大家懂與不懂,只要有這樣的癥狀去用就可以了。

1、治婦人血風勞氣骨節疼痛,寒熱頭眩眼睛痛,心虛恍惚驚悸,芍藥湯方:

芍藥、當歸、川芎、熟乾地黃、牡丹皮、玄參、白茯苓、炙甘草、

人蔘、麥冬、五味子、白蘞。

上一十二味麄搗篩,每服三錢匕,水一盞煎至七分去滓溫服不拘時。

2、治產後虛贏痩瘁、肌肉不澤、氣血不充或寒或熱,芍藥湯方:

芍藥、當歸、川芎、熟乾地黃、牡丹皮、玄參、白茯苓、炙甘草、

人蔘、麥冬、五味子、白薇。

上一十二味麄搗篩,每服三錢匕,水一盞、生薑三片。

這兩首方劑最主要的區別,一個是白蘞,一個是白薇,為什麼如此相似之葯在臨床上的症候群是不一樣的。我個人的體會是:只要產後有這樣的癥狀,你直接用就可以了。今天的課就講到這裡。

校對:蘇雪貞

編輯:朱麗莉

聲明:

本文章來源於愛新覺羅·恆偉老師在《千金方》匯講群的講課,由聽課學員整理,「中醫家」協助整理編校。尊重知識與勞動,轉載請保留版權信息。

推薦下載:全新中醫家3.1.1。五十萬中醫人專屬軟體,只專註中醫領域。【社區】以醫會友,廣交天下同道。【工作室】助力中醫打造個人品牌,提升醫患互動,創建自己的工作室。【會議服務】全國中醫會議培訓隨時報名,輕鬆加入中醫名師互動圈。下載地址:http://www.zhongyijia.com.cn/down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