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乳腺癌患者的治療療效,治療依從性,生活質量評估

來源:腫瘤資訊

背景及導言

2014年SOFT研究和SOFT/TEXT聯合分析結果劃時代的確立了卵巢功能抑制在絕經前激素受體陽性中高危乳腺癌患者輔助內分泌治療中的標準治療地位。在SOFT研究中年齡<35歲的亞組從輔助OFS中獲得顯著的5年BCFI獲益(OFS+AI:OFS+TAM:TAM=83.4%:78.9%:67.7%)[soft]。但是,任何的獲益都必須平衡和評估與之相伴的不良反應。在卵巢功能非常旺盛的年輕(<35歲)患者中,卵巢功能抑制后,雌孕激素水平的迅速降低,勢必將導致更嚴重的內分泌治療相關不良反應。這一推論是絕大多數臨床醫生所堅持認為的,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2017年6月JCO發表的「TEXT/SOFT研究中年齡<35歲年輕女性的治療療效,治療依從性,以及生存質量的評估報告」,再次肯定:年齡<35歲的HR+HER2-早期乳腺癌接受OFS+TAM/AI與TAM相比能獲得更長的BCFI;並且,該研究顯示< 35歲患者與內分泌治療相關的絕經癥狀並不比≥35歲的患者嚴重。

Advertisements

研究設計

本次分析數據全部來源於Ⅲ期臨床研究:TEXT和SOFT研究。研究入組時間為2003年11月~2011年3月,研究納入了雌激素受體和/或孕激素受體的表達≥10%陽性的早期浸潤性乳腺癌的患者,並進行隨機分組。TEXT研究入組了2660例患者,隨機分配到卵巢功能抑制聯合芳香化酶抑製劑組(OFS+AI)和卵巢功能抑制聯合他莫昔芬組(OFS+TAM)。SOFT研究入組了3047例患者,隨機分到OFS+AI、OFS+TAM、他莫昔芬(TAM)組。研究終點指標為:DFS、BCFI、DRFI以及OS(TEXT研究中位隨訪6年,SOFT研究中位隨訪5.6年)。

生存質量的評估採用IBCSG生存質量核心量表(the international Breast Cancer Study Group QoL core form)和內分泌相關癥狀特異模塊對患者進行生存質量的評估,評估的時間點為:基線,6月,12月,18月和24月,隨後的3-6年則每年進行評估。評分範圍為0~100,分數越高代表QoL越好。

Advertisements

研究結果

1. 年齡<35歲是獨立的不良預后因素

SOFT和TEXT研究共納入5707例患者, 其中年齡<35歲的患者共582例。與≥35歲的患者相比,<35歲患者的複發風險更高,主要表現在:淋巴結陽性(39.6%:55.5%),組織學3級(21.6%:41.8%)以及脈管癌栓(27.8%:43.5%)。隨機時年齡<35歲與≥35歲患者相比,乳腺癌事件發生風險(HR, 1.53; 95%CI, 1.24 to 1.88),遠處轉移風險(HR, 1.52; 95%CI, 1.21 to 1.91),以及DFS事件發生風險(HR, 1.43; 95%CI, 1.18 to 1.74)均升高,年齡<35歲是獨立的不良預后因子。

2. 在接受了輔助化療的年齡<35歲的HR+HER2-的患者中,OFS+AI/TAM比TAM顯著增加5年BCFI獲益

SOFT研究中年齡<35歲且HER2陰性的患者共240例,3個治療組的5年BCFI分別為:TAM組67.1%(95%CI,54.6%-76.9%),OFS+TAM組75.9%(95%CI,64.0%-84.4%),OFS+AI組83.2%(95%CI,72.7%-90.0%)。TEXT研究中年齡<35歲且HER2陰性的患者共有145例,5年BCFI分別為,OFS+TAM組79.2%(95%CI,66.2%-87.7%),OFS+AI組81.6%(95%CI,69.8%-89.2%)。OFS+AI/TAM與TAM相比較大的增加5年BCFI獲益。

3. 年齡<35歲與≥35歲患者相比,QoL評分無顯著差異

在SOFT/TEXT研究中,年齡<35歲的患者分別有94%和82%的患者接受了輔助化療,因此,QoL分析僅針對接受了輔助化療的患者開展。血管舒縮癥狀是年齡<35歲患者接受OFS治療最為常見的不良反應,從基線到6月時最為顯著,隨後這些癥狀逐漸好轉並接近基線水平。儘管如此,在年齡<35歲與≥35歲接受了化療的患者中,全球QoL評分相似。

4. 年齡<35歲患者內分泌治療依從性分析

TEXT和SOFT研究中年齡<35歲患者,共有19.8%(115/582)的患者中斷TAM或OFS+TAM/AI的治療。年齡<35歲患者與年齡≥35歲患者相比,中斷口服內分泌治療的比例顯著增高(P=0.01)。1年,2年,3年,4年中斷口服內分泌治療的發生率分別為(<35歲:≥35歲):11%:9%,17%:14%,23%:18%,25%:21%。在年齡<35歲的患者中觀察到藥物性卵巢抑制治療的中斷率更高(P=0.009),而年齡≥35歲的患者則更多地選擇了永久性的卵巢去勢方法如手術或放療。

結論

1. 年齡<35歲的HR+HER2-絕經前早期乳腺癌相比於≥35歲的患者能從OFS+TAM/AI中獲得更高的BCFI獲益。

2. 年齡<35歲患者輔助內分泌治療的不良反應並不比≥35歲的患者嚴重。

胡夕春教授點評

胡夕春教授

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主任醫師

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

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腫瘤內科主任和藥物臨床試驗機構常務副主任

上海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副主委

上海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乳腺癌防治專業委員會副主委

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常委兼秘書長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審評中心審評專家

中國抗癌協會癌症康復和姑息治療委員會常委等

絕經前HR+早期乳腺癌是否需要卵巢功能抑制,年輕(<35歲)是一個重要的獨立影響因素,但是,卻一直備受爭議。爭議的重點,一是<35歲從輔助OFS治療中獲益來自於SOFT研究的亞組分析結果;二是,在研究背景中提到的,基於女性的生理和OFS的作用機制產生的推論,「<35歲患者接受OFS治療可能會發生更為嚴重的不良反應」。本項研究則針對這兩個問題做出了明確的回答。

本研究為SOFT/TEXT研究數據的前瞻性隊列分析結果,根據年齡是否<35歲分為兩組,對輔助OFS的療效、生存質量以及依從性進行分析。這是目前樣本量最大、唯一針對年齡<35歲的HR+早期乳腺癌接受輔助OFS療效、生存質量及依從性的臨床研究。研究結果再次證實,年齡<35歲是HR+早期乳腺癌獨立的不良預后因素,並且,接受OFS+AI/TAM與TAM相比均能顯著增加5年BCFI的獲益。任何療效都需要權衡其治療相關的不良反應,因此,生存質量的影響在輔助OFS治療決策時,尤其在年輕(<35歲)患者中顯得尤為重要。這項研究證實,年齡<35歲患者輔助內分泌治療的不良反應並不比≥35歲的患者嚴重。徹底推翻了年輕(<35歲)女性接受OFS治療將經歷更為嚴重不良反應的推論。對不良反應的擔憂不應該再成為臨床醫生選擇給予年輕女性OFS治療的障礙。

同時,通過基線、短期(6月)、中期(24月)和長期(60月)生存質量和內分泌治療相關癥狀的評估發現,儘管在<35歲的患者開始接受輔助OFS治療至6月時,血管舒縮癥狀是最為常見並且較為嚴重的不良反應,隨著時間的推移,癥狀是在逐漸的好轉,至60月時接近基線時的水平。這將非常有助於臨床醫生對<35歲接受輔助OFS患者的溝通和管理,因為,接受輔助OFS最為常見和嚴重的不良反應是可預見,並且是可好轉的。

研究還對患者接受輔助內分泌治療的依從性進行了分析。研究發現<35歲患者無論是口服內分泌治療,還是藥物性卵巢抑制治療的依從性與≥35歲患者相比,均顯著降低(P<0.05)。這與既往研究結果相一致。依從性差的原因主要是患者對生活、家庭、職業的訴求更高,而不是不良反應。即使依從性差,該研究顯示相對於年齡大的患者來說,年輕患者的獲益更大。因此,我認為,對於<35歲的中高危早期乳腺癌患者應推薦含去勢的輔助內分泌治療,同時加強患者的輔助內分泌治療的全程管理將有助於提高患者內分泌治療的依從性。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