臘月里熱氣騰騰的記憶——壓粉條

粉條炸饊子、煮瓜子、打掃家、熬年夜……不少過年習俗有許多近年已不多見,甚至看不到了,只鐫刻在市民的腦海中。春節就要到了,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對於這些已經或者即將消失的過年傳統,許多呼和浩特市民都是非常懷念的,甚至有些人想通過自身的努力,恢復一部分過年的傳統。

壓粉條 資料圖片

楊女士今年50歲,在她的記憶中間,陪著媽媽過年時一塊兒壓粉條是自己這輩子重要的過年傳統記憶。「雖說現在生活好了,想吃什麼都能買到,可過年的時候缺少了自己壓的粉條,哪算過年呢?」面對記者,楊女士說道。

在呼和浩特有這樣一句俗語:自家粉面就是好,又白又光又筋道。誇的就是製作粉條用的面。

在呼和浩特地區,都是用土豆澱粉來製作粉條的。

土豆洗凈用專用的擦子擦碎,然後在涼水裡,一遍遍過濾,讓土豆澱粉逐漸沉澱出瑩白的模樣,這就是澱粉了,之後將濕的山藥粉晾乾,這一過程一般在秋季山藥收穫后就開始進行,叫做磨山藥粉。到過年壓粉條時,和山藥粉實在是個技術活,往往會和山藥粉的女人被鄰里稱為「爽利人」,即巧媳婦、能幹人。

Advertisements

楊女士的母親當年就是這樣一位「爽利人」。

實際上,山藥粉與適當比例的白礬同樣是「標配」,混合之後用滾燙的開水和成不軟不硬的劑子,就要開始壓粉條了。

壓粉條是個大工程,得全家總動員。壓制工具是木製餄餎床子,現在除了過年壓粉條用,平時也很少用了。一應工具都準備停當,就能開工了。

楊女士回憶說:「小時候壓粉條,我們全家人有的把和好的劑子往餄餎床子里放的,有站在板凳上直接往鍋里壓的,有拉風箱燒火的,有用笊籬、筷子從鍋里往出撈的,有負責換撈粉條水的,還有把撈出來的粉條用篩子或籠端到外面去晾著的……人手不夠還得找鄰居幫忙,反正除了過年,就屬那一天最熱鬧。」

如今已經不用像過去那麼複雜,燒開水,把粉條壓出來下鍋,煮到漂起來就可以撈出鍋,用涼水漂一會兒,撈出晾乾或直接放冰箱凍了就好了。

Advertisements

過去沒有冰箱冰櫃,只能是臘月里多壓些,凍在涼房裡,夠吃一個正月。

「小時候一進臘月,就盼著家裡早點兒壓粉條,除了炒著吃燴著吃,還惦記調著吃。這調著吃,只有壓粉條這天才能吃到。」說起小時候的美味,楊女士咽了咽口水。

粉條徹底壓完后,用笊籬把碎粉都撈到一個小盆里,切點兒生蔥,倒點兒醬油醋,再淋點兒香油,拌點兒炸辣椒,是楊女士心裡永遠忘不掉的年的味道。

「那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幹活累的餓了,在我的記憶中,這個調碎粉永遠吃不夠。我媽總說,慢點吃,沒人和你搶,我還是吃得狼吞虎咽的。」

如今,自家壓粉條準備過年這樣的傳統在市區幾乎難以見到了,在楊女士看來,重要的年俗不能丟。這不,楊女士正和自己的幾位家人一道研究壓粉條的技術,準備從自己開始做起,恢復過年壓粉條這樣的傳統習俗。(記者 張斯源)

運營人員: 唐駿 MX002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