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賞析|難忘的微笑

難忘的微笑

---臧亞茹

如果不去遍歷世界,我們就不知道什麼是我們精神和情感的寄託,但我們一旦遍歷了世界,卻發現我們在也無法回到那美好的地方去了。當我們開始尋求,我們就已經失去,而我們不開始尋求,我們根本無法知道自己身邊的一切是如此可貴。

---《小王子

我看到過世界上最美的眼睛是剛初生的嬰兒,黝黑透亮,沒有一絲雜質,望望這裡,看看那裡,滿眼新奇的打量著周遭世界。我想這便是生命最本質的狀態。

周末,約了一個許久未見的老友,本打算一起外出,但老友中途有事,提前離開了,我便一個人四處溜達。

前方几步遠,有兩個小男孩,小學一年級的樣子,邊說邊笑邊鬧,我不自覺的加快了步子跟著他們。孩子背著小書包,應該是去周末補習班上課。

Advertisements

「你作業寫完了嗎?」一個小傢伙問。

「完了啊,昨天晚上寫的。」個子稍高些的同伴的回答道。

「第十課的生詞也寫了嗎?」小傢伙追問。

「還有這個嗎?我怎麼不知道!真的假的?」小高個停住腳,錯愕的看著自己的小夥伴。

「當然是真的,老師早就布置了,不信我給你看。」說著就要把書包卸下來給朋友看,數九寒冬,北方的氣溫已到全年最低的時候,小傢伙穿的圓滾滾的,掙扎半天沒能把書包給卸下來。

「好吧好吧,別找了,我回去補上吧,等你找著就要遲到了。」小高個說,邊說還不忘幫小傢伙整理好書包。

兩個人加快腳步往前走了,留我自己在原地出神,那種甜甜的感覺,足矣配得上世間所有美好的文字。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識到,所謂的天真和單純,不過就是這樣簡單,你在我身邊,我便用我所有的愛和能力去關心你、愛護你,你若需要便留下,你若不用我便拿走,沒有猜測,沒有揣度。

Advertisements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我的感觸,彷彿和另一件事情有關。

一周的工作結束之後,我到商場去逛街,熟悉的小店裡,老闆正在招呼一位年輕女士,沙發旁一個小不點在擺弄自己的手指,見我過來,動也不動的盯著我看,好可愛的小寶貝,想也沒想,便湊上去跟他打招呼,「小朋友,你幾歲啦?」見我微笑,他用稚嫩的聲音回答到「三歲了。」

還沒等我繼續說話,旁邊傳來一個聲音「兒子,幹啥呢,過來。」不等我反應,年輕女子就拽著孩子的手往門口走,在我無奈的苦笑間,小不點回過頭,揮了揮他空著的另一隻小手,沖我微笑。

我看著他們走出門外,背影消失在人群里,想象不出小朋友又會被媽媽教育些什麼。

孩子的世界很簡單,高興就笑,難過就哭。一片落葉可以玩上半天,一隻螞蟻可以觀察很久。他們把世間的一切都當作是寶貝,用自己的眼睛、耳朵、身體去感觸世界。但他們也被包圍在無微不至的關懷裡,呵護里。漸漸地,他們會習慣你的看法,習慣你的淡漠,習慣你的恐慌,再也感受不到那善意的微笑,而我們卻不曾發現,改變孩子的也許正是最親愛的保護。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