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因我是女孩逼父母離婚,爸爸再婚後后媽帶著女兒我的噩夢開始

我小名叫西西,今年25歲,老家是河北的,現在在杭州一家服裝廠上班。當廠里的同事都在搶春節回家的車票時,我在上班。當他們收拾行李,大包小包趕往回家的火車時,我在睡覺。並不是我不想回家,而是我無家可回。我的父母在我5歲的時候離的婚。離婚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感情不合、出軌等這些,而是因為我親媽二胎懷的還是女孩兒。在我親媽懷孕三個月檢查出是女孩時,她的婆婆我的奶奶,逼著我爸跟我媽離了婚。

當時還懷著孕的媽媽跪在奶奶面前一直哀求她不要拆散這個家庭,然而奶奶卻以死要挾爸爸離婚,並使了手段讓母親凈身出戶。離婚後,我的撫養權判給了爸爸。懷著孕的媽媽住進了公司的員工房,她有時候會偷偷去學校看我,塞我一些錢和吃的。

Advertisements

剛離婚時,爸爸對我很好,把對媽媽和妹妹的虧欠都彌補在我的身上,只要是我喜歡的都會滿足我。然而,我並不開心。跑計程車的爸爸經常不回老家,他怕照顧不好我,就把我送回奶奶家上學。奶奶不喜歡我,經常對我發脾氣,有時還會動手打我。她對我的堂哥,她的孫子卻特別好,只要是堂哥多看上兩眼的東西,奶奶都會買給他。即使有時候堂哥欺負我,奶奶也只是看看誇堂哥是個小男子漢。即使我給爸爸明確表達過,我在奶奶家不開心還總是受欺負,爸爸總是摸著頭對我說:「小孩子之間哪有欺負,那只是堂哥逗你玩呢。」然後塞我一些錢就回縣城了。

當我終於明白在這個家沒有人喜歡我的時候,我學會了看大人的臉色。只要是奶奶心情不好,我就會主動幹活。如果堂哥欺負我,我只要忍一會兒他就會放過我。我的童年,只有灰色。在我上初三的時候,爸爸再婚了。他娶了一個比他小5歲的女人,這個女人帶了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年齡跟我一樣大。以前在縣城的三室,一間給了她兒子,一間她和我爸住,一間她女兒和我住。婚後一年爸爸把財政大權交給了后媽以後,我的噩夢真正開始了。

Advertisements

我從小學習成績好,中考考上了縣城的重點高中,這個學校擁有最好的師資和學習環境,相應的學費和住宿費生活費也就比較高。后媽不樂意了!她整天在爸爸耳邊吹枕邊風說學費這麼貴,生活費加住宿費一年下來得好幾萬,家裡供三個孩子上學,再加上日常開銷,僅靠爸爸開計程車怎麼夠!從來沒想過,從小到大都特別支持我的爸爸居然認同了后媽的觀點,不僅給我轉了一家學費低的高中,還讓我辦理了走讀手續,住家省住宿費和伙食費。后媽的女兒不愛學習,每天晚上都要鬧騰到很晚,甚至經常把我剛洗的衣服碰地上。因為轉學的事情,我和爸爸之間有了隔閡。再加上后媽和她的子女挑撥,我們關係越來越僵硬。甚至高三的時候,家裡連我住的地方都沒有了。爸爸說我滿十八歲了,該自己獨立生活了,然後每月就扔給我500塊錢就不再管了。有次他喝醉拉著我的手說我沒有小時候貼心,懂事,不懂他的不容易,還說我出生在陰曆七月十五,克父克母,長大註定沒良心。

聽了這些,我直接搬到了姑姑家住。幸運的是姑姑對我一直很好,經常偷偷貼補我,還叮囑我不要讓后媽知道。大學我報的外省,學費一部分是我自己掙得,一部分是我通過學校貸款。生活費有時候姑姑塞點,有時候親媽偷給點。這些年,親媽生了妹妹后一直一個人拉扯她長大,各種開銷一年下來她也不容易。雖然她也對我感到內疚,但是生計的壓力讓她沒有過多的精力再來照顧我。大學畢業后,我去了杭州應聘上了現在的工作。之所以不想回本地,是因為想要逃離這個充滿傷痛的城市。我爸跟后媽每天忙著掙錢供兩個子女上學、工作,結婚取媳婦。至於我,他們每月我發工資第二天就會打電話催我往家裡打錢,其餘的,他們從來不問。昨天,我爸突然給我打電話,催我回河北。原來,我的奶奶快不行了,讓我趕緊回去。

這麼多年,我都快忘了這個拆散我家庭的人,小學畢業以後我就沒再回村裡一次,那裡除了挨罵就是挨打。我拒絕了回去。老爸一直罵我沒良心,說他果然沒看錯,生在七月十五的最不是東西,養不熟的白眼狼,要是敢踏入河北地盤一步就打斷我的腿。還要和我斷絕父女關係,並讓我每月給他一筆贍養費,否則就去法院喊我沒有盡子女義務。我好害怕,我該怎麼辦?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