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關愛與死的性教育

90年代初的法國,主題是愛、性、死

才華橫溢的西里爾·科拉爾拍完集編導演於一體的自傳[野獸之夜]后,死於艾滋

©[野獸之夜]劇照,左科拉爾

這是1993年,這一年,有470萬人因艾滋而死。

80年代至90年代初,艾滋席捲全世界時,法國的校園裡仍然在「談性色變」

民間組織ACTUP(艾滋病患者聯合起來發揮力量)闖進一所中學,散發艾滋科普資料,進行短暫的性教育

孩子們臉上的表情、老師的阻撓,甚或嘲笑,都說明了一切。

©一個學生的嘲諷,太普遍的想法

這是羅賓·坎皮略的[每分鐘120擊]

當被問道「為什麼不在校園安置避孕套販賣機」,校長先生也是義正言辭:

「你這是在鼓勵學生亂交,滾出我的學校!」

但事實上呢,就像這位母親所說:

©[每分鐘120擊],母親的回擊

ACT UP組織里都是這樣的年輕孩子。

純真、無助,被迫擔負起和年齡不相符的責任和勇敢。

和生命爭分奪秒,和偏見拳拳相抗,和愛人互訴相擁,即使死去也要把骨灰撒在抗議活動現場。

©[每分鐘120擊],抗議活動

每分鐘120擊的,不僅是house music的節拍,或艾滋患者的心率。

也是艾滋的傳播速度,更應該是當時殘缺不全的性教育推廣速度

電影里,肖恩日漸枯萎下去,靈動的眼睛一天天凹陷,身體愈發消瘦。

但我一直記得他和愛人聊起自己感染艾滋經歷時,說的那句話:

©[每分鐘120擊],肖恩的自白

更讓我感觸的,是接下來的這句:

但那個時候,我們什麼都不懂。沒人和我說起這個。而這是這個國家應負的責任。

是的。性教育從來與國家的責任不能分割。

世界上最早的性教育啟蒙思想出現在19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瑞典

那時的瑞典就已經出現了一些提倡對青少年進行性教育的聲音。

事實上,瑞典也是世界上第一個將性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的國家,不過,那是1955年的事了。

說回來,到了1910年,國會不僅否決了關於性教育的提案,還頒發了禁止公開宣傳避孕的法令。

瑞典的性教育進程就此止步不前,直到在近20年後,法令被廢,才有了發展。

反而是這時候在大洋彼岸的美國芝加哥,出現了第一種形式的性教育課。

作為芝加哥學校的首位女性主管,艾拉·弗拉格·楊在1913年為公立學校的學生設立了一門「性衛生課」

©改革者艾拉·弗拉格·楊

但也只實施了一年,就立馬被當地的天主教領導砍掉了

課程就此夭折,但性教育的觀念在小範圍內得到了傳播。

再加上一戰時期士兵招妓引起的性病問題,美國的軍方也意識到性教育的重要性。

©1918年的一張海報,把性病等同於奴化

1914年,史上第一部性教育電影[Damaged Goods]上映。

電影講述一個士兵因為嫖妓,而將梅毒傳染給了他尚未出生的孩子,而後他自殺謝罪的故事。

那時候的性教育電影是在電影院里播放,觀眾可以付費觀看。

[Damaged Goods]也因此風靡一時。

到了二、三十年代,美國的一些公共學校里已經有了性教育課,國家也開始宣發性教育材料。

©1929年開始上的兩性教育課上

反觀這時期的瑞典,1933年,瑞典的性教育協會成立,成為了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他們不僅開展社區服務,為人們提供避孕知識,還致力於從7歲的小學生開始性教育。

最後努力終於獲得了成效。

1942年,政府規定要對7歲以上兒童進行學校性教育;

1945年,他們出台了世界上第一個性教育大綱。

1955年,瑞典成了全世界第一個兒童要接受義務性教育的國家。

©瑞典性教育的圖冊

自此,瑞典遠遠走在了其他國家的前列。

其青少年生育率、墮胎率、患性病比率都是世界上最低的國家之一。

在瑞典的影響之下,大部分歐洲國家在七、八十年代相繼開展起性教育

而世界的其他地區(包括美國),則是等到80年代艾滋狂潮爆發后,才引起重視並展開性教育的。

1995年,拉里·克拉克[半熟少年]在戛納引發了巨大爭議。

無所事事、遊盪在街頭的小男生特里看起來清瘦羸弱,卻以獵取處女為樂趣,以為這就是安全性行為

而女孩詹妮就成為其中的戰利品之一。

©[半熟少年],浪蕩街頭

更糟的是,女孩發現自己被特里感染了艾滋。

終於找到他時,卻無力阻止另一個無辜女孩的受害。

性教育永遠不會嫌早,而且,我們需要全面的性教育

事實上,除了性病的高發,美國也是青少年生育率最高的發達國家。

這要涉及到一個概念,維基上說:

性教育是對於人類性行為,包括情感關係和責任、人類性器官的解剖圖、性活動、有性繁殖、合適的年齡、生殖健康、生殖權利、安全性行為、節育和禁慾等問題的指導。

涵蓋所有這些方面的性教育被稱為全面的性教育。」

以美國和歐洲分別為代表,現在的性教育發展出兩種範式,禁慾式的和全面的性教育。

80年代,艾滋的爆發讓性教育突飛猛進,也讓保守派們想出了一個策略:禁慾教育。

©反對性教育進課堂的宣傳圖

即提倡婚前不發生性行為,以預防艾滋等性病,以及意外懷孕和性侵問題為主導的教育。

可實際上呢,不僅未能減少婚前性行為,而且帶來的是全國範圍內的、更高的青少年懷孕率。

比如,電影[朱諾]中,高中生朱諾就和喜歡的男生無保護措施而偷嘗禁果,還一不小心懷孕了。

©[朱諾],早孕的少女

不切實際的禁慾式教育成為現在美國性教育的一大弊病。

電影[人生七部曲]中,就有一段惡搞了保守派和天主教的「禁慾」觀

「天主教義不允許使用安全套,所以孩子成群」,男女老少歡唱舞動著,讚美精子的神聖。

©[人生七部曲],反諷

歐洲的全面性教育,從出生認識五官開始,貫穿每一個生命階段,認識人的身體、性向、性關係、性安全與性權利

了解性的權利成為一項基本人權

它是一種個體學習的權利,是獲得自我定位、滿足感的源泉。

瑞典已經廢棄掉「性教育」這個詞,而改用「共同生活事業」來將其內涵豐富擴大。

就像丹麥電影[你並不孤單],孩子們從上學開始,就會有這種身體和互動關係的教學。

©[你並不孤單],教學

而講述男生性向覺醒的挪威電影[我愛英格],就是一部教育部指定觀看的青春教育片

©[我愛英格],教育片

[同船愛歌]里,在sexclub里相識的兩位男主,經過揮汗如雨的纏綿后,突然意識到沒有戴套。

於是,兩人穿過凌晨的巴黎街頭,去醫院做緊急處理

©[同船愛歌],午夜的緊急措施

我才知道,原來現在的法國應急措施做這麼好。

他們在凌晨撥打政府熱線,得到明確的應急執導;然後去醫院急診,有直接的特別通道可以優先。

[每分鐘120擊]一開頭就說:

法國已經成為歐洲艾滋患者最多的國家,艾滋病患者是英國和德國的兩倍。

©1998年,ACT UP在驕傲遊行上的合影

但到了1998年,在當時法國部長的領導下,性教育課程變成了義務教育

即使在歐洲國家裡算是比較晚的,但是你知道,ACTUP和肖恩他們拼了命的鬥爭,都有了意義。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