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寫|莫泊桑小說《項鏈》後傳

項鏈》後傳

文/余梓豪,江西九江人。


「你說什麼?你說的是真的?」瑪蒂爾德聽佛來思節夫人說出真相,這個令人難以接受的消息。腦子亂成一團漿糊,這個消息在她的腦海中彷彿響起了一陣炸雷。她眼睛狠狠盯著佛來思節夫人,瑪蒂爾德用一種似信非信的語氣問道。

佛來思節夫人在說出真相后,內心本已極度的悲傷,她為瑪蒂爾德感到不值,但又有淡淡的感激,畢竟瑪蒂爾德很守信用,她完全可以遠走高飛逃掉這筆債務。但她抬起頭看到瑪蒂爾德的目光,似刀,似劍,好像要將自己生剮,不由得心中一凜,打了一個激靈。自己全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看到瑪蒂爾德正狠狠地盯著自己,眼神中滿含著十年來積壓著的怨氣,彷彿要對著自己釋放出來。

佛來思節夫人被瑪蒂爾德這反常的表現嚇得退了兩步,輕輕點了點頭,示意自己說的是事實。「噢!我可憐的瑪蒂爾德,真的是苦了你了。」佛來思節夫人柔聲說道,手上卻沒停著,將自己的孩子也往後拉退。瑪蒂爾德她聽佛來思節夫人說完,本來低下去的頭,沿四十五度角慢慢抬起來了些,唇部微微上揚著,讓人看著便格外陰冷。

Advertisements

本來還晴朗的天,不知怎的變了些顏色,漸漸黯淡下來。公園裡的落葉被漸漸大起來的風吹的四處飄揚,天氣也尚未入秋,但卻讓人分外陰冷,不由得打哆嗦。一兩隻野狗在不遠處狂吠,像夜遊的孤魂,眼中射出一道貪婪的光,想要掠取什麼似的。瑪蒂爾德沒有回答什麼,氣氛僵了好一會兒。瑪蒂爾德用她那低沉的嗓音緩緩說道:「是嗎?原來我花了十年的光陰想要償還的項鏈是假的,這將我折磨成一個老嫗一樣的項鏈是假的!」她情緒本來看起來還算平穩,突然發作起來,一旁的風聲越發凶了,不斷怒號著,像是應和。她又沉默了半分來鍾,突然冷笑道:「呵呵......我還真是蠢啊!」「瑪蒂爾德,你也不要太難過了,我可以把那掛項鏈的價錢的三分之二退還給你,好嗎?」佛來思節夫人看見瑪蒂爾德這麼憔悴的樣子,心裡十分過意不去,兩行清淚淌過臉龐,她心裡在後悔著,為什麼當時瑪蒂爾德夫婦來還項鏈時自己不打開盒子來好好看看。

Advertisements


瑪蒂爾德聽完,抬起她那耷拉著的腦袋,仰天大笑,笑聲在佛來思節夫人耳邊回蕩。「哈哈!」尖銳而又刺耳的笑聲,令人全身發毛。瑪蒂爾德的表情扭曲的很,手撐著腦袋,低著頭慢慢蹲下來,眼角里溢出的淚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命!可恨的命運,你為何對我如此不公?憑什麼別的女人擁有美貌就能進入上流社會,而我!瑪蒂爾德.路瓦栽!卻要受這麼多的苦,受這麼多的罪!上帝啊,耶和華!你對我為何這般不公?」瑪蒂爾德雙手掩面, 放聲痛哭,歇斯底里的咆哮著。

佛來思節夫人不忍看著瑪蒂爾德這樣,鬆開了自己孩子的手,連忙上前蹲下來柔聲勸道:「瑪蒂爾德,我的好朋友。你不要太傷心了,你已經支撐了十年時光償還債務,難道就因為這麼一件小事就淪落成這樣嗎?」「小事?呵呵!不是發生在你身上,你自然不會在意!」瑪蒂爾德冷笑道。

她指著自己的臉,用自己發抖的粗糙的雙手猛地抓住了自己的臉,大聲咆哮:「我恨我這張臉,我現在就像個老太婆!而你,珍妮!你卻依然美麗動人,我寧願將我的靈魂出賣給撒旦,也不願意被命運如此玩弄。」「媽媽,這個老奶奶好嚇人啊!」佛來思節夫人的女兒在一旁怯生生地說道。也許是被瑪蒂爾德的舉動給嚇到了,佛來思節夫人的女兒不合時宜的說出了這句話。

「孩子,別亂說話!」佛來思節夫人忙訓斥道。「奶奶?我有那麼老嗎?」瑪蒂爾德雙手仍抓著自己的臉自言自語,眼光直勾勾地盯著前方出神。她本是一位十分堅強的女人,雖然虛榮心很強,但巨大的壓力排山倒海而來,此刻又遭受到了這樣一句話的刺激。精神壓力徹底壓垮了她,瑪蒂爾德痴痴地笑著:「我是個老女人,哈哈!好玩,有意思,我是個老太婆!」瑪蒂爾德的精神已經崩潰了,她一會笑一會哭嗎,人格已經扭曲了,精神錯亂了。


「瑪蒂爾德,你怎麼了?你好像有點不太對勁,需要我去叫路瓦栽來嗎?」佛來思節夫人還不知道瑪蒂爾德已經瘋了,仍繼續問道。此時極樂公園中已看不見人影了,天空已經越來越暗,旁邊的樹木被風吹的直擺,悄愣愣的似鬼一般,發出「怪叫」。瑪蒂爾德聽見旁邊的女人一直在呼喊著,側過臉斜瞥了佛來思節夫人一眼,頓時露出一絲詭笑,眼神開始發光。

「好俏的女人,我想我要剝下你的臉,那應該能賣個好價錢!哈哈!」瑪蒂爾德微笑著說,但看起來卻分外詭異。佛來思節夫人嚇得毛骨悚然,連忙站起來牽著女兒的手,往後退了幾步,顫聲說道:「瑪蒂爾德,你要做什麼?」瑪蒂爾德陰笑了幾聲,從地上抄起一塊尖銳的石頭,猛地站起來,一步步欺近身來,佛來思節夫人牽著女兒往後一直退,滿臉恐懼。


瑪蒂爾德拿著石塊往前慢慢走來,此時她們周圍早已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一滴滴細雨慢慢落在她們身上,伴隨著一聲雷鳴,讓人發怵。氣氛幾乎凝住了,十分緊張。突然瑪蒂爾德往前衝來,舉著石塊就要打過來。佛來思節夫人這才知道瑪蒂爾德已經完全精神錯亂了,懼意更濃,背後直發涼。將女兒往旁邊使勁一推,吼道:「快跑!」然後自己迅速扯下自己的挎包往瑪蒂爾德的身上丟過去,反身就跑,瑪蒂爾德躲閃不及,被打了個正著,愣了一下。然後又緊跟上來,狂叫著,佛來思節夫人穿的是高跟鞋,跑起來一趔一趄,沒幾步便被瑪蒂爾德給追了上來。

佛來思節夫人的女兒被母親一推跌倒在地,頭部正好撞在樹上,一下昏了過去。所幸瑪蒂爾德並沒有管她,只把佛來思節夫人當作目標追來。突然一道閃電劃過,天空猛然一亮,沒幾秒又恢復了陰暗。瑪蒂爾德的臉在白光下顯得格外詭異可怖,驀地一看能嚇人一跳。佛來思節夫人往後一看,自己背後就是公園湖,她不緊咽了口唾沫,往後又退了幾步,瑪蒂爾德越發逼近,忽然吼了一聲,撲將過來。瑪蒂爾德一把抓住佛來思節夫人,佛來思節夫人畢竟養尊處優,力氣哪及得上瑪蒂爾德,掙了幾下都沒掙開,。只聽見「哧」的一聲,瑪蒂爾德把石塊使勁往她臉上砸了過去,一道血光閃過,鮮血噴湧出來。佛來思節夫人慘叫了一聲,雙手使勁抓住瑪蒂爾德的身子,往後一拉,兩人都栽進了公園湖中……

一個月後,公墓中路瓦栽先生牽著一個六七歲大的小男孩,朝著一塊墓碑出神著。路瓦栽先生滿臉憔悴,滿面鬍渣,白髮也更顯了。眼眶中眼淚不住地打轉,但卻未留下來。男孩滿面淚痕,將一束馬蹄蓮放在了碑前。路瓦栽先生牽著男孩,又看了一會墓碑,轉身拉著男孩離去。

只看見路瓦栽先生手中拿著一封信件,封皮上寫著「盧瓦雷省述職書」……

作者:余梓豪,來自江西九江,現為一名大一學生,就讀於中文系。本人熱愛古典文學,很喜歡寫作,希望大家能夠喜歡我的作品!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