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崗神醫(民間故事)

有個退休老中醫周鶴祥,這天,他來到社區小公園晨練,見一對小夫妻不知因為什麼,大吵起來。兩人越吵越凶,男的罵女的是不下蛋的母雞,女的罵男的是窮光蛋、命中注定要絕後……惡言惡語,引得晨練的人們紛紛側目,竊竊議論。

吵了五六分鐘后,女的哭著跑了,小夥子往花壇邊一坐,擰著眉頭直嘆氣。

周鶴祥踱到小夥子跟前,坐下來,關切地向他詢問是怎麼一回事,小夥子認出周鶴祥也在本小區住,有點頭之交,他尋思了片刻,信任了這位慈祥的老人,便滔滔不絕地訴說起他的苦惱來。

小夥子叫王貴,和他吵架的是他的妻子香香。兩人結婚幾年了,可香香一直都懷不上,去醫院檢查,確認問題出在香香身上,幾年下來,醫院不知跑了多少趟,錢越花越多,可仍沒個著落。一開始,他們看西醫,沒治好,最近他們又換了中醫看。本市最大的中醫院名叫尚德中醫院,香香去那裡看專家門診,那天坐診的恰巧是該院的劉院長,他給香香開了藥方,每服藥要200多塊,每月光吃藥就要3000多塊,還不算別的費用。好在他的葯挺管事,服用后,香香的月事正常了,痛經不見了。劉院長叮囑香香,只要堅持吃上一年的葯,准能懷上娃娃。

Advertisements

這幾年結婚、買房子,加上給香香看病,花光了他們所有的積蓄,如今,面對每月3000多元的葯錢,真有些吃不消。人窮,火氣就大,剛才兩人出門買菜,也不知為了什麼雞毛蒜皮的事兒爭了起來,兩人越吵越凶,最後就吵到了香香的病上。

周鶴祥聽到這裡,便問:「能給我瞧瞧劉院長給香香開的藥方嗎?」

「您懂醫?」

周鶴祥微微一笑:「略知一二。」

那張藥方王貴正巧隨身帶著,他掏出來遞給了周鶴祥,老人接過來掃了一眼,濃眉緊鎖,好像非常生氣的樣子,過了一會兒,周鶴祥終於開口說道:「你一會兒帶你太太上我家來一趟,我給你太太診治診治——我是個退休的中醫大夫。」接著,他說了家裡的門牌號。

王貴有點喜出望外,他感覺這個老頭不一般。回到家后,他先向香香賠不是,哄她高興了,然後講了周鶴祥老人的事,香香一聽也很高興,兩人便去了周家。

Advertisements

周鶴祥10年前、55歲的時候,在尚德中醫院下了崗,後來又從醫院提前退休。這些年來,他豐衣足食,過著種花養鳥、優哉游哉的生活,他也樂得過這種清閑日子,從不給人瞧病,今天也不知為啥,他居然要破例,重操舊業了。

周鶴祥給香香足足號了五分鐘的脈,又詢問了些情況,然後筆走龍蛇,在一張白紙上「刷刷」開出了一張處方,共開了六味葯。他把方子拿給王貴,交代說:「你要是信任我,就按這個方子,給香香抓藥。每服藥大概40塊錢,每10天煎服一次,3個月內包好。」

王貴高興壞了,他問:「那劉院長開的葯,還吃嗎?」

周鶴祥堅決地說:「不吃了!」

王貴和妻子站起身,連連給周鶴祥鞠躬道謝,還要把診療費塞給老人,周鶴祥忙把錢推回去:「我不缺吃不缺喝的,可不想開張坐診,就是人太閑了,偶爾幫個忙,純屬義務勞動,這錢可要不得。」見周鶴祥堅決不收錢,小夫妻倆又是千恩萬謝的,就要告辭。

周鶴祥說:「謝就不必了,倒是有兩點,我希望你們能做到。」

王貴兩口子在門口站住了,恭恭敬敬地說:「您說吧,我們保證做到。」

老人說:「第一,你倆決不能告訴任何人,是我給香香看的病;第二,決不能去尚德中醫院的藥房拿葯,倒不是說它那葯是假的,而是因為你拿著這藥方到了他們那裡,他們一看方子,就會猜出是我開的藥方。」

小兩口不解了:「這是為什麼?」

周鶴祥正要繼續說下去,忽然門鈴響了,他附到貓眼上一看,嚇了一跳,立時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轉過身來豎起食指「噓」了一下,悄聲說道:「你倆快去小卧室躲躲,尚德中醫院給香香開藥方的那個劉院長來了,千萬不能讓他知道我們認識。」

王貴和香香雖然仍未弄清周鶴祥到底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見老人焦急的樣子,不忍使他為難,便躲進小卧室,從裡面關上了門。

周鶴祥定了定神,高聲說著「誰呀」,打開了房門。

劉院長笑呵呵地走了進來,他身後還跟著個大小夥子,劉院長介紹說,那是他兒子,大學放假,剛回來。這些日子,孩子身體一直不舒服,讓周鶴祥給調理調理。

周鶴祥半開玩笑地說:「院長大人啊,10年前,你搞優化組合,逼我下崗,又讓我提前退休,每月除了退休金,還付給我一筆豐厚的『慰問金』,對我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許給人看病。今天,你自己主動違約了……你自個兒怎麼不給他看?」

劉院長賠笑道:「我那兩把刷子我自個兒還不知道嗎?真要看好病,還得你周神醫啊!」

兩人說笑著坐了下來,接著,周鶴祥給孩子望聞問切,開了張藥方,又交代了些飲食起居的注意事項,之後,劉院長讓兒子先回家,和周鶴祥聊起天來。

聊了一會兒,劉院長拿出一個厚厚的牛皮紙的信封,擱在茶几上,說:「呶,這是你這月的慰問金,又給你漲了200塊呢。」

周鶴祥笑著說:「真的?劉院長,你這是何苦呢?話說回來,我倒一直想知道,當年你為啥非要我下崗?」其實,周鶴祥是想讓小卧室里的王貴兩口子聽聽,也省得待會自己再給他們解釋了。

劉院長說:「你真糊塗還是裝糊塗?當年,那家醫院由我承包了。你開的葯既便宜,又管用,同樣一個病號,吃我20000塊錢的葯都不一定好,吃你200塊錢的葯就好了。我那時苦口婆心地求你周神醫高抬貴手,別那麼死心眼,可你倒好,醫術高,脾氣大,這樣的神醫,哪個醫院敢用?用了你,醫院還賺錢不?我不得已才讓你下了崗,不過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每月額外給你一大筆錢,只求你別給人看病,砸我們醫院的飯碗,也算對得起你了吧!」

小卧室里,王貴和香香氣得直哆嗦。

三個月後,吃了周鶴祥開的葯,花了不到400元錢,香香就懷上了寶寶。一年後,順利產下了一個女嬰。這天,兩口子抱著孩子在街上逛,邂逅了劉院長。

劉院長一瞅香香懷裡的娃娃,有點吃驚,說:「這麼快就治好了?有娃娃了!」

王貴帶著嘲諷的口氣說道:「吃了你劉大院長的仙藥,咋會治不好?不成笑話了嘛!」

劉院長並未聽出王貴的弦外之音,還以為香香真的這麼快就好了,他眼珠一轉,說:「那—那你們怎麼不給我送面錦旗呢?哈哈哈……」

香香佯裝出笑臉,說:「喲,您不講我們還真忘了,這幾天就送。」

「我是說著玩的,別當真,別當真,哈哈……」劉院長就這麼「哈哈」笑著走了。

次日下午,劉院長正在主持科室長會議,休息間隙,快遞公司給他送來了一個包裹,他一看是王貴和香香寄的,知道是錦旗,就打算顯擺顯擺,吩咐秘書把包裝紙撕開,當著大傢伙把錦旗展示展示。秘書答應著,撕開牛皮包裝紙,取出錦旗,轉動著木軸,旗身緩緩垂下……

科室長們知道是患者給院長送錦旗,早討好地圍攏上來,奉承的奉承,討口彩的討口彩,可是突然間,整個會議室里鴉雀無聲,靜得掉下根針都能聽見。

鮮紅的錦旗上,綉著四個白色的大字:「白衣魔鬼」

再看劉院長的臉,就像七彩變色燈泡,一會兒紅,一會兒綠,一會兒藍,一會兒紫……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