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里遇到這種事別做

小亮大學畢業留在了上海,他很幸運被一家外貿公司聘用,面試那天,公司老總親自面試他,問了他的生日,公曆陽曆的生日,屬相等等,最後問小亮:「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嗎?」小亮隨口說:「這是迷信,我不相信有鬼。」於是,小亮被錄用了。

這家公司在一處遠離市區的寫字樓里。上班的第二天,部門經理要求小亮加班,主要工作是把上一位離職的員工所有報表歸類整理好。

經理交待完后,一位師兄過來領小亮去那位離職員工的辦公室,那離職的員工的辦公室在這一屋樓的最東頭。那師兄打開門,神秘地沖小亮笑笑說:「兄弟,他數據挺多,不著急慢慢整。」

小亮進到房間里,聞到房間里一股霉味,估計有很長時間沒有開過門窗,於是,他就把窗戶打開。誰知他才打開窗。師兄又折回來,站在門口喊:「兄弟,別開窗,你開換氣扇。」

Advertisements

小亮弄不明白為什麼,但是人家是老員工,既然交待了,就聽他的吧。小亮又重新關上窗戶,打開了換氣扇。

吃過午餐后,小亮坐在屋裡的椅子上打盹,才迷迷糊糊睡著,突然聽到有人叫他:「先生,先生,你看到我的簽字筆沒有?」

小亮睜開眼一看,一位漂亮的女孩站在窗前,她正一臉愁容地望著小亮。

小亮心想:「一定是公司里的同事。」於是就說:「你是什麼簽字筆?」女孩走到桌前東找西找,也不答話。

小亮就說:「你拿我這簽字筆吧,送你了。」

女孩看看小亮,突然哭泣起來,邊哭邊說:「這支筆很重要的,這支筆很值錢的,我不能沒有這支筆。」

小亮心想,一支簽字筆能值幾個錢?他就說:「這樣,明天我送你一支好的簽字筆。」

女孩說:「我這支筆值三千萬呢。」

Advertisements

小亮一聽這話,心裡就嘀咕了:「吹吧,一支筆值三千萬還跑來打工?小亮雖然不信,但看這女孩面露愁容,怪可憐的,於是就在桌上桌下找起來,一邊找一邊說:「你別急,我這幾天都在這個房間,我會幫你找到這支筆的。」

說完起身再看,女孩已不見了。

下午上班時間,兄師站門口看看小亮,問有沒有需要幫忙的事。小亮就把午休時遇見的女孩說給師兄聽。師兄聽完臉色變得緊張起來,說:「你可千萬別開窗子啊。」

小亮心生疑惑,感覺師兄有事瞞著他。下班后,他喊師兄出去吃酒,酒桌上,師兄神秘地說:「兄弟,看你人厚道,我實話對你說,這公司挺邪門的。這家公司原老闆跑路了,現在的老闆接手后沒幾個月,東頭那間辦公室的財務經理就跳樓了,後來又聘請了一位,也是沒多久跳樓身亡了。」

「為什麼?」小亮問。

「鬧鬼。」師兄壓低聲音說。

「不可能有鬼,我不信這些。」小亮說。

師兄問道:「老總面試時有沒有問你生辰八字?有沒有問你信不信鬼神?」

「問過,面試問生日也正常啊。」

師兄喝了一杯啤酒接著說:「我告訴你,那間辦公室里有三個人跳樓了。公司老總請了算命先生,看過你的八字,正好和那女孩相剋。」

「難道那女孩是鬼?」

「就是鬼,她是第一個跳樓的。」

「他們為什麼跳樓?」

「不清楚,我來時原公司人都走了,總之,你好自為之,招你進公司就因為你八字和那女孩相剋,否則你根本進不來。」

晚上回家路上,小亮去禮品店買了一支最貴最漂亮的簽字筆。他心想:「不論她是人是鬼,答應給她一支筆的。」

第二天上班后,小亮把那支簽字筆端端正正地放在桌子上。然後開始整理數據。中午吃飯時,部門經理對小亮說:「大老闆說了,你不用試用了,算正式員工,但是不能簽合同,工資按部門經理級別套。

餐后,小亮找到師兄把情況一說,師兄大叫:「你小子富運來了,才進公司就拿部門經理的工資,是我們的三倍多啊。」

「可是不給簽合同,可以隨時趕我走。」小亮說。

師兄神秘地說:「我告訴你,以前那鬼魂常夜裡出來走動,昨晚保安說很安靜,我估計你把鬼壓住了,所以公司用你了。另外不簽合同是怕你哪天突然跳樓自殺。你就這樣吧,這麼高工資,簽不簽也無所謂。你只要別開那扇窗子就行了。」

午休時,小亮趴在桌前,眼睛盯著那支筆胡思亂想,迷迷糊糊當中,忽然感覺有人在背後,他猛一回頭,又看見昨天的女孩子站在窗前。

小亮從小就膽大,而且不信鬼神,自從師兄透露說這女孩是鬼后,他除了在心裏面感覺好奇外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

小亮站起身來去拉女孩,他想知道這女孩是人是鬼,誰知還沒等他接觸到女孩,門口傳來兄師的喊叫聲:「小亮,別往前走。」

小亮一下驚醒過來,這才發現,自己已走到的窗前,而窗戶此時不知被誰打開了,撲面而來的陣陣涼風讓他的頭腦徹底清醒過來。

他趕緊關上窗戶,對師兄說:「你看到了嗎?一個女的。」

師兄說:「看個毛啊,就看見你往窗前走。」

師兄走後,小亮坐在椅子上回想剛才的一幕,這時,他心裡才真正害怕起來。這個女孩果真是女鬼,而且,只要這個屋裡有人,就會引誘人跳樓。剛才若不是師兄喊醒他,他會不會爬上窗跳下去呢?

小亮心裡越想越害怕,他現在面臨著要錢還是要命的選擇。這份工作得來不易,多少大學畢業生想留在上海。

小亮無意中掃了一眼桌子,發現那支簽字筆不見了,他桌上桌下尋找了半天也沒有發現那支簽字筆。

說也奇怪,過後幾天里,那個女孩再也沒有出現過。小亮心中的陰影也開始消散了,他暗想會不會是女孩拿了簽字筆就不來找他了。

大約一個星期後,小亮正在午休,那女孩突然出現在房間里,她哭泣著對小亮說:「不是這支簽字筆,這隻筆不是我的。」

小亮發現送給女孩的那支簽字筆又回到了桌上,小亮忙說:「這是我買給你的,最好的一支筆。」

女孩說:「我不要這支,我要自己的那一支,你幫你找找好嗎。」說完,女孩就不見了。

小亮心想,她為什麼一定要那支簽字筆呢?如果真有這麼一支筆丟在房間里,一定能找到的。於是,小亮開始在檔櫃里翻找,找了一個下午也沒有發現那支筆。

小亮拿起自己那支簽字筆,坐在沙發上一邊玩弄著簽字筆一邊在心裡琢磨,這樣的一支筆,一般情況下會放在什麼地方丟失呢?他一不小心,筆從手中滑落了,掉進了沙發的縫裡,就是靠背和座椅間的縫。

小亮伸手在裡面掏,掏了好一會終於摸到了筆,他拿出來一看,竟然不是自己的那一支筆。

小亮心裡好奇,這會不會就是女孩的那一支筆呢?看這支筆也沒有什麼特別,唯一就是比一般的簽字筆粗了一些。

小亮拿在手上左看右看,隨手拔下了筆帽,突然發現這支筆頭上有USB界面,筆上還有幾個按鈕,看樣子是一支錄音筆。

小亮疑惑地把這支筆接上計算機,查找你裡面的檔,發現只有一個錄音檔,小亮點擊打開聽,卻聽見裡面在對話:

王小琴,你考慮怎麼樣了?」

「老總,能不能私下裡再簽個協議。」

「不必了,你也就是掛法人的名字,為了操作上的方便,也沒有其他經濟問題,你就簽了吧。以後你就是公司副總。」

「那好吧,我簽,不過,不會有什麼法律上問題吧?」

「不會,實際經營權還是我的,不會有問題。」

「那好吧。」

錄音里傳來翻紙的聲音,簽字的沙沙聲,接著又出現那個男聲:

「好了,我們這就去變更營業執照。」

後面就是出門聲,汽車上路的聲音,然後錄音就結束了。

小亮感覺奇怪,這支錄音筆有什麼重要呢?不過,聽錄音感覺是企業法人變更的簽字,而這個女孩只是挂名的法人代表。

突然,小亮想起一年前的一個大新聞,一個大學畢業的女孩子被一家公司聘用,挂名當了法人,結果公司倒閉了,女孩承擔了幾千萬的債務,後來女孩不堪這種打擊,跳樓自殺了。難道這件事就是這位尋筆的女孩子?

小亮急忙上計算機查尋那個女孩的新聞數據。果然新聞里的女孩叫王小琴,因公司倒閉,公司里以個人擔保的幾千萬元女孩承擔。王小琴提出自己是被騙簽的字當上的法人代表,但是因為沒有證據顯示她是被騙,所以她承擔後果。

小亮一下明白了,這支錄音筆是還女孩清白的唯一證據。他當即查找女孩家人的聯繫方式,最終找到當初辦案的律所電話,小亮把情況說明后,當天下午下班后,小亮就把錄音筆交給了一位張姓律師

第二天中午,小亮以為從此可以安心了,誰知,那女孩又出現在房間里,哭著說:「還我的錄音筆來,你拿了我的錄音筆。」

小亮心裡疑惑起來,他告訴女孩,昨天確實找到了錄音筆,但是已交給了女孩當年案子的律師了。

女孩突然面色轉青,頭髮豎起,大叫一聲:「你騙我。」突然就消失了。

小亮嚇得跑出屋子,找到兄師把情況說了一遍,兄師悄悄說:「這事千萬別讓公司里人知道,你打電話問那個律師事務所,問問情況。」

小亮於是打電話給律師事務所,對方說沒有收到過錄音筆,小亮驚訝地問:「昨天下午不是你們一張姓律師接的電話來拿的錄音筆嗎?」對方說:「你稍等,我問一下。」

沒一會,對方說:「我們確有一名張姓律師,但他說昨天沒有接過你的電話,也沒有拿過錄音筆。」

小亮一聽這在傻眼了,不清楚昨天那張姓律師為什麼不承認,他可是那女孩的代理律師啊。

小亮心想這麼大的事件,他不承認,這女孩白死了,一定得幫她找回公道來。於是,小亮找主管請假,說家裡有事。因為小亮來公司后受到老總的特別關照,而且公司也平靜了,因為,主管也不敢過多為難小亮,就同意了。

小亮出了公司就打車來到律師事務所,找到昨天的張姓律師,沒想到那律師死活不承認拿過錄音筆。小亮這下傻眼了,他氣憤地準備離開,突然想起來當時插入錄音筆后,計算機曾彈出一個對話框「是否導出文件」他當時點擊了匯出。於是他冷冷地對那律師說:「不論你出於什麼目的,這個錄音我還有個備份在辦公室計算機里,真相會大白於天下的。」

小亮離開律所沒多久,他接到了張姓律師的電話,那律師在電話里說:「有人十萬元買你閉嘴,只要你把備份消毀,從此沉默。」

小亮問:「什麼人?是不是那個坑人的老闆?「

律師說:「你別問那麼多了,那女孩已死了,欠款也不用還了,反正銀行倒霉,若翻出舊帳,活著的人受罪,何必呢。「

小亮氣憤地說:「那女孩背黑鍋,冤枉死了,一定要還她清白。」

第二天上班,他才走到公司大樓下,就見不遠處拉著警戒線,有很多人在議論紛紛,說昨晚有人跳樓身亡了,也不知是什麼人。

小亮就問門口的保安,保安說:「昨夜裡有人從樓上跳了下來,當場摔死了,大半夜來了好多警察,現在正在一家公司一家公司確認死者身份呢。」

小亮上樓進到公司,見幾名警察從老總辦公室出來,小亮也不沒多想進到自己的辦公室里,誰知卻發現辦公室里一片狼藉,像是被人抄家了一般,而辦公室里的窗戶打開了。

小亮急忙把情況報告給主管,主管站在小亮辦公室門外看了一眼,就勿勿去老總辦公室彙報去了。沒多久,主管過來對小亮說:「沒事,你繼續工作,就當啥也沒有發生。」

中午時分,兄師悄悄對小亮說:「兄弟,那跳樓的是個律師,就是你說的那個律師事務所的。」

小亮大吃一驚,他沒說話,回到辦公室后,他發現自己的計算機被人動過了。他打開計算機發現一條彈出對話框,上面信息是:「確實要把「sound001刪除?是或者否」

小亮頓時明白了,張姓律師是潛入公司里想刪除這個錄音的備份,不知為什麼沒來得及下手就跳樓了。

小亮見這種情況,知道這事很嚴重了,他把情況告訴了主管,主管又報告了老總,老總只好叫主管聯繫了警方,於是,一樁冤案得以招雪。這事過去了有半個月,公司里漸漸歸於平靜了。

這時,公司給了小亮正式的職位,負責貨物數據的數據整理和錄入,以前小亮沒有正式的職位,就是在公司里那間鬧鬼的辦公室里整理前幾任的資料。

吃過中飯,小亮正準備去那間辦公室,卻發現有幾名員工在搬東西,主管告訴小亮:「那間財務主管辦公室下午要騰出來,你把個人資料移到大廳辦公。」

小亮正準備去拿自己的資料,辦公室里的人突然竄了出來,同時嘴裡大喊大叫:「鬼啊,有鬼啊。」

主管站戰戰兢兢沖小亮說:「你去,你進去看看。」

小亮走進屋裡,卻見那女孩站在窗前,小亮大著膽子說:「你幫你洗清了冤屈,你為什麼還來嚇我?」

那女孩哈哈大笑三聲說:「我要送你三年的富貴,必要每月來一次。」說完就不見了。

第二天,經公司辦公會議決定,小亮升職為財務副總監,就在那個辦公室里辦公。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