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松園精神病人

我們來到「沈記海鮮燒烤」,我幾乎熱淚盈眶,因為我滿心以為肯定沒座位,結果居然搞到了一張桌子,解脫感如怒濤般吞沒了我。葛翔宇認識沈記海鮮燒烤老闆的表弟的初中同學的同桌,因此儘管只是僅僅幾分鐘之前在電話里訂位,卻被帶領著經過人頭攢動的叫號區,走進『燈火通明』的玄關,坐進最裡面一個位置極佳的四人卡座。

在沈記海鮮燒烤訂座近乎於不可能的任務,所以我覺得馮志文、我甚至張磊都被葛翔宇能搞到這張桌子的能耐震住了,甚至頗為嫉妒。我們在振興東路鑽進計程車,這才意識到誰也沒有計劃好晚上去哪裡,吃什麼東西,聽著他們討論雪松路一家白天賣刀削麵晚上偽裝成回民燒烤的回民的好壞利弊,我驚恐得險些把的士的計價器拆下來——還好他們最後統一了意見。只有馮志文反對,但最後他只是聳聳肩。

「我隨便。」

於是我們用他的手機打電話訂位。馮志文戴上耳機,調高音量,雖說車窗開了一半,范湖的露天卡拉OK聲也傳進車裡,我們還是能聽見他耳機里的巴赫F大調第二號布蘭登堡協奏曲

張磊和葛翔宇就馮志文的耳機價格開著粗俗的玩笑,我也欣然加入。在沈記海鮮燒烤門口,馮志文搶過我準備付給的士司機的六十四塊錢,然後指著一塊二維碼說:

「微信支付。」

事情似乎很順利。領班送了四瓶金龍泉啤酒,但我們還是點了飲料。電視里在放《走進科學》,沒有聲音,我們的女服務員個子不高,單馬尾,連特別討厭這種喧囂地方的馮志文都開始放鬆起來。

這時馮志文的耳機里在播放岳雲鵬的《五環之歌》,揚聲系統和聲學結構讓音樂震耳欲聾,我們必須吼叫才能向女服務員點單;

女服務員長著一張兔子嘴巴和瓜子臉,眼睛上戴了吉普賽人的棕色美瞳,我相當確定她在向我調情:我點40串肉——20串雞肫和20串脆骨——的時候她笑得很迷人,點16串蝦球和8串羊腰子的時候她直勾勾地盯著我,眼神迷離而刺人,我只好低頭看著菜單上的「不浪費、不剩菜,適度點餐」,臉色莊重而又嚴肅得可怕,免得讓她以為我要帶她回家。

馮志文點12串土豆和4串玉米,然後是4份韭菜和1份洗頭魚。張磊點8串藕跟8串香腸。葛翔宇點1盤炒花甲與1大腕揚州炒飯,主食是24隻烤生蚝。

空調開得很足,我心情卻越來越差,因為我的手機只剩下13%的電量了——我不確定我今晚還能堅持多長時間。

文 / 紅鋼城二街

青果社區:每天10分鐘關於小眾文化的文字和短片。在這裡有一些人,簡單粗暴的傳達對世界的善意和美好,最自發最原始的,沒被污染的好東西。我註定不平凡,你也是。

搜索「青果社區」並下載APP:青果。你將得到一票野生的壞孩子。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