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自然:來自西伯利亞虎的復仇

溫馨提醒:「這是一個發人深省的故事,文章較長,看完需要一點耐心!」

俄羅斯遠東地區的索伯洛因村,西伯利亞虎被視為巨大財富的象徵,也是該地區村民爭相追捕的獵物。然而有一天,索伯洛因人卻驚駭地發現,獵手與獵物的角色發生了逆轉,西伯利亞虎在人類的步步緊逼下竟絕地反擊。於是,充滿血腥的博弈和鏖戰爆發了!

★離奇獵殺★

特魯什是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動物學專家,致力於俄羅斯遠東地區西伯利亞虎的保護工作。特魯什的工作充滿了危險,這種危險並不是來自兇猛的老虎,而是人類。偷獵者手中都有武器,個個都是亡命之徒。

1997年12月5日,特魯什接到了一個令人不安的電話,稱索伯洛因村一名叫馬爾可夫的男子遭老虎襲擊身亡,死者馬爾可夫可是一位偷獵的老手。

特魯什與馬爾可夫打了幾十年的交道,可謂老對手了。馬爾可夫頭腦靈活。最初,他獵捕的對象只集中在野鹿等中小型動物身上,用它們交換煙酒糖等生活必需品。近幾年來,因為受到西伯利亞虎巨大利益的誘惑,馬爾可夫轉而打起了老虎的主意。

聽到馬爾可夫的死訊,特魯什頭腦中的第一反應便是馬爾可夫在捕獵老虎時,受到驚嚇的老虎「自衛殺人」。然而,當他趕到事發現場后,卻發現真相併非如此簡單。

馬爾可夫的屍體是在他所居住的小屋以南大約30米的地方被發現的。

特魯什和兩名同事沿著雪地上的足跡退回馬爾可夫的小屋,在這裡,特魯什發現了比吃人現場更讓他震驚的東西。小屋四周布滿了西伯利亞虎巨大的足印,從它們的深淺以及被雪覆蓋的程度可以看出,這隻虎已經在小屋周圍轉悠好久了。

仔細勘察過現場的所有細節后,特魯什面色凝重地說:「這隻虎的目的非常明確,它不是偶然地遇到馬爾可夫並吃掉了他,而是窺伺已久,專門針對馬爾可夫,它是有預謀的!」

老虎為什麼要預謀吃掉馬爾可夫?一般情況下,西伯利亞虎不會主動攻擊人畜,而且在大多數獵人與老虎的衝突中,手無寸鐵的老虎時常處於劣勢。而像這次,一隻虎居然在暗中窺伺了一個人這麼久,然後才找準時機咬死他,的確是非常罕見的。

★危險「獵手」★

特魯什帶著疑問走訪了其他村民。

「他招惹了一隻虎,那隻虎總是跟著他不放。」村民們的說法印證了特魯什的猜測。他到底做了些什麼?特魯什詢問原因,人們卻變得有些閃爍其詞,最後有人不大情願地說出,幾個月前馬爾可夫曾殺死過一隻小虎崽。大家都猜測,這是虎媽媽為子報仇來了。

只是,殺人現場遺留的虎足印巨大,根據特魯什的經驗,那並非一隻雌虎,而是更加兇猛的雄虎,應該還有什麼被人們忽略的細節。在特魯什的引導下,人們開始仔細回想。半晌有人補充說:「他搶走過一隻虎的食物。」

事情發生在大約半個月前,那隻虎剛剛捕獲了一頭野豬,正準備享用時,被進山捕獵的馬爾可夫看到了。馬爾可夫本想來個一箭雙鵰,可是子彈打偏了,老虎逃進了森林。不過馬爾可夫白撿了頭野豬也很高興,最近他的生活極其糟糕。他用野豬換回了食物和煙酒,暫時解決了溫飽問題。但從那以後馬爾可夫就總在自家附近發現老虎的足印。馬爾可夫的妻子很是擔心,帶著孩子借住到親友家去了。而馬爾可夫留了下來,野心勃勃地想要捉住這隻自己送上門來的獵物。

只是,一次偶然的虎口奪食就能引來老虎如此瘋狂的報復嗎?特魯什告訴人們,雄性西伯利亞虎的佔有慾極強,而且睚眥必報,當涉及它們的伴侶及食物時更是如此。

特魯什希望這起慘劇能夠讓索伯洛因人警醒,從此能與周圍的野生動物友好地共生下去。可是,噩夢只是剛剛開始……

在馬爾可夫被殺約一周后,年僅20歲的青年安德烈的殘骸被人在塔克哈洛河邊找到。他當時去河邊查看自己的蜂房,那裡還有他設置的兩個簡易的用來捕捉小動物的陷阱。

現場與馬爾可夫被殺時同樣凄慘,甚至啃食得更加乾淨。恐怖的牙印和雪地上的巨大足印表明,兇手很可能是同一個傢伙。

特魯什黯然無語,他現在不得不認清一個自己最不願接受的現實,那就是,馬爾可夫不計後果的行為迫使那隻西伯利亞虎改變了自己的習性,變成了捕獵者,只不過狩獵的對象是人類!「我們必須殺死它,為馬爾可夫和安德烈報仇!」有人高呼,村民們個個摩拳擦掌,群情激昂。

★悲劇較量★

在特魯什的極力勸說下,憤怒的村民們終於答應放「兇手」一條生路,將其活捉送進動物園。大家一起動手布置了陷阱,特魯什買了一隻小羊,特魯什將羊扣在了一隻大鐵籠下,而陷阱也改成了更加隱蔽的套腳機關。

黎明時分,住在村民尤科夫家裡的特魯什被一陣凄厲的羊叫和狼嗥聲驚醒。看來有狼誤入了圈套,特魯什趕緊跑出門,還沒到陷阱跟前,他們腳邊的獵犬突然沖著樹林發出驚恐的狂吠。特魯什馬上警覺地舉起槍,大叫道:「就是它!」

那是一隻體型龐大的西伯利亞雄虎,六歲左右,正值壯年,此時正站在一棵大樹旁虎視眈眈地盯著特魯什。難道它的捕獵目標不是前方那隻咩咩叫的小羊,而是他?兩人一虎就這麼緊張地對峙著,空氣無比緊張。

半晌,老虎率先放棄了,它緩慢地向後退去。特魯什發現,它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很可能是捕殺馬爾可夫時被他的霰彈槍打中的。

轉眼十幾天又過去了,又有一個村民不幸成了老虎的美餐。在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后,特魯什不得不作出了艱難的抉擇:為了保障村民的生命安全,殺死他曾想保護的對象——那隻西伯利亞虎!

捕獵小組由6人組成:特魯什和他的同事拉祖任科以及3名當地森林巡警和來自鎮上的警長克拉斯尼。

狩獵小組從安德烈被殺的地方開始沿著結冰的河向下游搜尋,在那裡他們發現了老虎最近出沒時留下的足跡。順著虎的足印,幾個人一路跟蹤到一處布滿岩石的陡峭山坡下,在這裡他們失去了追蹤的目標。經過商量,幾個人決定兵分三路,特魯什和同事拉祖任科一組順著山坡中路向上搜索。

「嘿!它在附近,要小心……」特魯什轉身向不遠處的拉祖任科喊道,可是他的話只說了一半就停了下來,眼前的情景讓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那隻美麗的「大貓」此時正慢慢向坐在樹樁上的拉祖任科靠近,它那巨大的身軀是如此輕盈,厚厚的腳掌踩在雪地上悄無聲息,而近在咫尺的拉祖任科竟渾然不覺。

特魯什呼地舉起槍,老虎同時也覺察到了危險,猛地躍身而起,在扣響扳機那一秒,特魯什的心撕裂般刺痛著,但他不能猶豫,唯有果斷地連續扣發,打出了子彈。

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虎嘯,山林重新歸於平靜。被血染紅的雪地上只留下了那隻奄奄一息的西伯利亞虎,還有驚恐萬狀的拉祖任科。特魯什心情沉重,他知道,這場悲劇並沒有結束,只要對動物的獵殺還在繼續,森林裡那些本該與人類井水不犯河水的動物可能還會被逼與一直試圖追逐和獵殺它們的人類展開殊死搏鬥,甚至成為可悲可怖的殺手,而那將帶給這裡的人們新一輪的恐懼和傷痛。

這是一篇來自《探索發現》的故事,留下您的感悟,感謝您的收看,歡迎評論、關注、轉發!,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