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新版《追捕》,還是不太行啊!

無論如何,吳宇森的新片《追捕》也是本周大熱的院線,畢竟有經典IP,跨國全明星陣容,以及,昔日港片的頂級大導演吳宇森。

不過,從豆瓣的評分來看。

感覺還是不太行,接近於吳宇森導演生涯最低分了,友鄰評分與豆瓣評分雙低。

當然了,還是好於10%的懸疑片。

比如,下面這些:

也好於7%的動作片:

當然,提到這一部《追捕》,我們首先想到的,還是當年的那部經典,《追捕》

1978年在我國公映的《追捕》是改革開放初期引進的首部日本電影,公映后火遍大江南北,擁有廣泛的群眾基礎,影響了幾代人,高倉健也成為男女通殺的男神。

之前聽說吳宇森導演要把西村壽行這本小說再度搬上銀幕時,還是有那麼一絲期待的,畢竟這位十四年沒「碰」槍的導演,可以重新回歸動作片領域,總讓人有些期待。

Advertisements

按照吳宇森的描述,這次是改編小說而非翻拍電影(儘管片頭字幕給出的是改編自小說及電影)。

影片開頭就以它的方式來致敬經典版《追捕》。

它安排張涵予版的杜丘在酒館里與紫雨聊起當年的日版《追捕》,一邊向老版表示敬意,一邊明確新版將是當下時代的全新的故事。雖然,故事又是相同的。這裡也稍微有點間離的感覺。

但,僅是這一場戲存在若干問題:運鏡業餘、表演尷尬,作用只在點出兩位女殺手的身份,與杜丘的一面之緣,基本沒啥作用。尤其還要尬聊經典版《追捕》的台詞,叫人隨時齣戲。

日版《追捕》

先用上面的方式,讓角色跳脫情節之外,之後又回到那個熟悉的故事當中——被冤枉的杜丘展開了逃亡之路。

我們才發現:背景、人物、故事,基本換湯不換藥,還是老版的樣子嘛。既然張涵予版的杜丘這麼喜歡當年的《追捕》電影,他就沒有意識到自己接下來的遭遇是跟當初的電影情節有多麼相似嗎?

Advertisements

既然你這麼熟悉原版劇情,完全可以按原版預料出接下來的案情走向嘛!何必搞得自己那麼辛苦。

杜丘與警察周旋的戲得的不好,浪費了貓鼠遊戲的設定。相反,矢村每次都能很輕易找到杜丘,不愧是「神探伽利略」。而警察每次不小心讓杜丘跑掉,都是故意放他走,也是醉人。

非常伽利略吧

當然,吳宇森的動作戲還是保持了他一貫的水準,畢竟他的強項就在那套動作戲的視聽語言上。

對比之下,文戲的把握就非常糟糕了,文戲與動作戲之間的轉場銜接非常生硬。一些剪輯手段明顯是在彌補過失,在剪輯上應該是修改了威尼斯電影節影展版的一些問題。據說,威尼斯版似乎更加不行。

杜丘的職業屬性也沒能充分利用,一個被冤枉的人卻沒能利用他的律師身份,職業屬性僅淪為一件擺設,同樣稍有遺憾。

原版的身份雖然是檢查官,但他對待法律的態度隨處可見,始終都在質疑法律的公正,原版的杜丘在片尾時說對矢村說下這樣一番話:「對於法律我一直在想,我想執法者不能只站在追捕別人的立場上考慮問題,也應該考慮一下被追捕者的立場。」

法律與他所處的社會有一種不可協調的矛盾。在新版中,對法律的質疑逐漸弱化,到了片尾,已經變得微乎其微。

原版的真由美是牧場主的女兒,並有效利用了牧場,杜丘躲避警方追捕時,在山中冒險救下真由美,真由美也有兩次騎馬去救杜丘,這也是大家非常難忘的經典瞬間。

新版中,我們只聽真由美說她多喜歡馬,卻不讓馬參與劇情,也不見與馬有什麼互動,浪費了牧場設定。

她與杜丘一開始開始就見面了,也沒有什麼感情培養、患難與共的基礎,直接就亡命天涯了,很可以。

原版的AX藥劑,背後引出一股無形的力量,是權力機構透過精神病人群體來清除激進分子的,與日本當時的社會環境息息相關,也是非常社會派的設定。

新版中,藥劑變成了簡單粗暴的「變種武器」,失去了原版的社會意義。目的也只為服務於動作戲,讓倉田保昭扮演試藥分子,大概目的只有一個,安排一場供他發揮的拳腳大戰。

新加入的女殺手拍檔和真優美的前男友,也都是毫無作用的角色,即便刪掉對劇情影響也不大。女殺手還不斷出現邏輯硬傷,拖慢影片的節奏。

首先是紫雨與杜丘的一面之緣,變成了她的一廂情願,直接導致暗殺行動中的感情用事。編劇顯然還在刻畫兩名女殺手之間的百合傾向,所以紅霞對紫雨執行力的不滿,很大程度上是有醋意在是心頭。

其實影片在劇情邏輯上的問題一大堆,紫雨叛變酒井的轉變非常突然,缺乏過渡;

真由美死去男友的故事也是個雞肋設定,她與杜丘的隔閡並沒有什麼作用。這樣的編排,只會讓兩者的相遇變成巧合,她對杜丘的好感轉變得同樣突兀。

為了迎合國際市場,角色們操著中、日、英文多國語言對白,好不熱鬧。

可這些對白產生的效果卻極為難堪——杜丘同日本人接頭說蹩腳中文,日本社長和女兒相互說英文,杜丘和矢村在片尾相互說著對方的母語,卻也能夠相談甚歡。

實際上,如果吳宇森老實拍一部全日本陣容的日語電影,效果起碼可以比現在高出不少。

這部電影,也是當下合拍片普遍的陣容混搭畸形產物,只是想組成多國陣容,最大程度換取票房,卻不考慮這樣的組合,在製作上帶來的問題,首先是在對白語言上的混搭,索性一通胡來。

導演深知道情懷牌的重要性,新版《追捕》同樣有太多的吳宇森的符號在其中,但是它們的構成全然是硬拼硬湊的標籤元素。

比如,吳導每部電影都要放鴿子,已經完全不讓人意外了。車子撞進路邊鴿籠,飛起的鴿子為動作戲增添了氣氛,其中一隻鴿子還幫杜丘擺脫了挨拳頭的命運。

一種變相的雙槍

雙雄角色與男性情誼,是吳宇森從張徹那裡繼承的特色,原版戲份不多的矢村,在新版中成為雙男主之一。

可以對應《喋血雙雄》中的警匪雙雄,《追捕》中的警匪關係由敵化友的轉變同樣不可信。雙槍的招牌動作由紅霞完成,兩位男主角戴著同一副手銬左右開弓,則是另一種變相的雙槍。

《追捕》中的橋上遊行,可以對應《喋血雙雄》里的龍舟點睛;女殺手拍檔和酒井社長的關係,可以對應《縱橫四海》偷畫大盜與養父的關係。

不過,不能一說有這片由情懷,我們就要買賬,它們起碼應當安排在合適的情境之中。導演一邊硬凹國際感,一邊又要強行加入了自己的風格元素,緬懷過去,反而各種違和。

一次次彷徨於內地的電影市場的吳宇森導演,恐怕再一次讓影迷們失望了。雖然,我們很多人都曾是吳宇森導演之前電影的粉絲。於是,失望之餘,可能還有幾分遺憾。大概,真的是導演已老吧。

而影片本身,也有網友吐槽,全片還不如張涵予之前唱歌的車禍現場好看。

這個,我是認同的。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