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天公不開眼,忍教緣孽毀雙卿

【孤鸞】病中

賀雙卿

午寒偏准,早瘧意初來,碧衫添襯。宿髻慵梳,亂裹帕羅齊鬢。忙中素裙未浣,褶痕邊,斷絲雙損。玉腕近看如繭,可香腮還嫩。算一生凄楚也拚忍。便化粉成灰,嫁時先忖。錦思花情,敢被爨煙薰盡。東菑卻嫌餉緩。冷潮回,熱潮誰問?歸去將棉曬取,又晚炊相近。

賀雙卿, 字秋碧, 丹陽人, 生於康熙年間, 歿於乾隆年間. 出身農家, 好學. 常常於私塾窗外聽舅父教學, 默而記之.她學縫紉刺繡, 製作新巧, 以此換錢買書. 還會寫一手端正漂亮的蠅頭小楷. 賀雙卿長到二八歲時, 容貌秀美絕倫.才貌雙絕的她嫁的是金壇一個目不識丁的周姓農家子, 婆婆惡毒, 丈夫虐待. 田裡忙到家裡不說, 稍不如意還要挨打. 有一次,午飯燒遲了一點, 丈夫就揮起鋤柄打她.由於貧病交加, 20歲即含恨離世.  

Advertisements

史震林

終日思君淚空流,長安日遠,一夜夢魂幾度游。 堪笑辛苦詞客,也學村男村女,晨昏焚香三叩首。求上蒼保佑,天邊人功名就,早諧鸞儔。應忘卻天涯憔 悴,他生未卜,此生已休!  

 據說,賀雙卿與千千萬萬封建社會的女性一樣,既有不幸的婚姻,也有過難忘的戀情。她在窗外聽舅舅授課時,認識了舅舅學生中一個名叫史震林的青年,雖然史震林比她大二十來歲,但倆人十分傾心,拘於封建禮數,雙卿只能將愛情珍藏心底,聽從家人之命嫁到綃山村。許多年後,春考落第的史震林與好友來到綃山村朋友家讀書,不期與雙卿相遇,雖久別重逢,悲喜交集,但只好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又過數年,考中進士的史震林再次來到綃山村,不料雙卿已逝。雙卿的鄰婦交給史震林這首雙卿生前寫給他的詞。正是:「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時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啊,地時地景,任是鐵石心腸,也不由一灑同情之淚! 賀雙卿對史震林的思念、祝福,凄婉悲切的真實感情,深深感染著每個讀者,讀來令人肝腸寸斷,熱淚盈眶。【鳳凰台上憶吹簫】贈鄰女韓西

Advertisements

寸寸微雲,絲絲殘照,有無明滅難消。正斷魂魂斷,閃閃搖搖。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隱隱迢迢。從今後,酸酸楚楚,只似今宵。青遙,問天不應,看小小雙卿,裊裊無聊。更見誰誰見,誰痛花嬌?誰望歡歡喜喜,偷素粉,寫寫描描?誰還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人是凄涼,景是凄涼,事是凄涼,詞是凄涼,讀來讓人一掬同情之淚,讓人唏噓不止。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