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正在甜蜜過情人節的你們:不是所有的愛情都值得天長地久

文/雪尋天

唐曉剛早早就來到西海岸餐廳,身上的西裝筆挺,手裡的玫瑰潔白,還噴了淡淡的寶格麗香水,他提前讓服務員精心準備好一大桌飯菜。唐小剛今天是來跟客戶談項目的,不知情的還以為他追女神來著。


對於唐曉剛來說,這位客戶很特殊又很重要,老總親口向他許諾,只要他能拿下這個大項目,下個月老經理退休后,就由他來接任。當時,唐曉剛心裡激動得不行,總經理的位置,他眼紅已久,機會終於來了。可是,她願意幫他嗎?想到這裡,唐曉剛不禁鎖起了眉頭。


她終於來了,邁著優雅的步子,緩緩走來。「阿嬌,好久不見。你的腿好了,真替你高興。」唐曉剛抱著鮮花迎了上去。她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你好,唐先生」,任憑他捧花的手懸在半空。唐曉剛愣了一下,走到椅子後面,想為她拉開椅子,誰知她搶先挪好椅子,坐了下來。

Advertisements

「阿嬌,咱們先吃飯,都是你愛吃的。」唐曉剛套近乎地給她夾菜。林月嬌似乎沒看見,直奔主題說:「給我看看你們公司的材料。」「好。」唐曉剛笑得有些尷尬,遞過公司材料,說:「我們公司非常希望促成這次合作,價格也是最低的……」

林月嬌打斷了他:「我們這批產品對質量要求很高,以你們公司的硬體設備和生產技術,恐怕很難達到我們的標準。」唐曉剛急忙說:「設備方面,我們會儘快升級,而且,我們可以在生產上嚴格要求來彌補其中的不足……」


「我再考慮一下,回去等結果吧。」林月嬌站了起來,轉身就要走。唐曉剛急忙上前攔住她,懇求道:「阿嬌,看在我們相識一場的份上,你就幫幫我吧。」林月嬌笑了,是那種帶著嘲諷意味的笑容,這個「相識一場」瞬間打開了她記憶的大門。

Advertisements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醫院裡的樹木掉光了葉子,只剩下光禿禿的樹枝。唐曉剛用輪椅推著林月嬌在外面散步,就在一棵銀杏樹下,唐曉剛用蚊子般微弱地聲音說:「阿嬌,對不起,我們分手吧。」而在林月嬌聽來,卻如同擎天霹靂,但她抑制住悲傷,只說了一個「好」字。說完,雙手用力推著輪椅向前奔去,身後的風帶來他無力的解釋:「阿嬌,對不起,我家裡人逼我的,我壓力真的很大……」


林月嬌本來可以狠狠地甩唐曉剛一巴掌,可是她沒有,這麼個無情無義的人,她怕玷污了自己的手。那輛轎車疾馳而過時,她第一個反應就是把他推開,結果車子從她的小腿上碾壓而過。最讓她傷心的是,醫生剛說完她很難再站起來了,他就迫不及待地提分手。想到這裡,林月嬌淚如雨下,那時她才明白,自己的真心付出,壓根一文不值。

有些人就是那樣,不管為他付出多少,也改變不了一個事實,他的心裡只有自己。遇到這樣的愛人,還是趕緊分手吧,不是所有的愛情都值得天長地久。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