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你來試試(明珠)

不信,你來試試(明珠)

文學·人生·雜談》歡迎您薦稿並賜稿!

不信,你來試試

明珠

(小說)

陸海是某初中的一名副校長,分管學校政教工作。在這個位置上幹了有十幾年了,從最初對屢教不改的學生殺伐決斷,到如今的處理起來如履薄冰,他感覺越來越底氣不足,生怕有一天處理不當丟了烏紗帽不說,甚至還丟了飯碗。再有幾年就要退休了,他可不想老了老了,最後連養老的錢也沒了,於是他以上了年紀,精力達不到了為由,向校長提出不幹政教工作了,讓年輕的干,自己希望到後勤去。校長接受了他的請求,而今退到後勤去了。

這件事就是他講給我的。

事情發生在2003年。這年春季的四月,他把一個叫張濤的學生讓家長領了回去,建議不要再找學校了,最好轉到另一個學校去上學。家長明白這是學校不要自家孩子上學了,說的好聽一點是維護學生的尊嚴,其實就是一種變相地開除。

Advertisements

當時家長也沒說什麼,他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什麼貨色。從小學起他就三天兩頭地被老師往學校叫,耳朵里都被老師的話磨得起了繭了。逃學、打架、損壞公物、課堂上搗亂,哪一件都離不了自己的孩子。好不容易熬到小學畢業升了初中,心想這下孩子大了些,到了初中應該懂事一點了,沒想到不但沒收斂,反而變本加厲了,在原有的毛病上又添了抽煙酗酒的壞習性,還是不停地被老師往學校叫。他磨破了嘴給兒子說好賴話都不起作用,就差給兒子下跪了。現在,他什麼話都沒法說了,默默地領著出了校門。

張濤走了,陸海以為事情也就結束了。想不到的是一周后,一個人突然來到了學校找他。

陸校長好,我叫李林忠。聽說過吧?」來人一副嚴肅地模樣自報家門道。

陸海一聽,笑道:「聽說過聽說過。」接著伸手一指,「坐。」

Advertisements

李林忠坐下,開門見山道:「我是為張濤的事來的。」

陸海乜斜一眼李林忠,知道來者不善。他是聽說過這個李林忠的,當地有名的霸道之人。學校鑒於校門看門人軟弱,幾天前,校長已經跟李林忠談過看門的事,他也答應了,只是還沒確定什麼時候來。

「陸校長,我來就是想問一下,學校為什麼要開除張濤?」

「你們是什麼關係呢?」

「我們是鄰居。」

「哦,張濤父親沒給你說具體情況么?」

「說了,但畢竟是娃娃家,那能不犯錯呢,犯了錯就教育么,也不能攆回去不讓上學了吧?」

「從心裡說,學校不想把任何一個學生攆回去,但是……」

「陸校長,不用解釋了。」李林忠有些粗暴地打斷陸海的話,道,「義務教育法規定,學校是不允許開除學生的,你這樣做是違犯法律的。」

陸海心裡不由地暗笑了,這真是秀才遇到兵了,法律跟他講法的時候,他說他不懂法,你不跟他講法的時候,他又跟你講法了。在這件事上,陸海不想跟他糾纏,跟這種人也糾纏不起,再說也不想跟他現在搞僵關係,畢竟有可能以後還要共事呢。以後他參與進來了就會明白的。陸海反問道:「李師傅什麼時候到學校來看門呢?」

李林忠見問,愣了一下,道:「幾天吧。陸校長也知道這件事?」

「怎麼能不知道呢?我們正副校長都是互相通氣的么。」陸海給他敬上一支煙道,「今天你來了我也不能不給你這個面子。這樣吧,李師傅,我就再給他一次機會。你來之後,張濤也來上學,以後張濤我就交給你管理了。」

「行,沒問題。我不信管不了他。」

「李師傅有這個信心就好,我相信你能管好的。不過,在你沒來之前,暫時讓張濤在家反省幾天,可以吧?」

「可以,行行行,沒問題。」

李林忠帶著滿足出門了。陸海看著他的背影暗想,圍城外的人那裡知道圍城裡邊人的苦衷呢。放你進來,體會體會酸甜苦辣,你就知道難易了。

又是一周后,李林忠報道了。他把張濤也帶來學校了。陸海特意到門房看他,見張濤也在,閑扯了幾句,又一次囑咐道:「李師傅,從今天起,張濤就交給你了。」

「張濤,聽清楚了么?陸校長把你交給我了,以後你就由老子管了,你聽點話,給老子爭口氣。不然老子打死你。」

陸海翹著嘴角笑道:「李師傅,來學校了就要遵守學校規矩。學校是文明單位,一要文明說話,二不能體罰學生。」

「遵守遵守。」李林忠應承道。

陸海看得出來,李林忠心裡還是有些不服氣。他知道,不用事實說話,李林忠是扭不過這個彎的,唯一的辦法就是等時間。時間到了也就扭過來了。

陸海微微笑道:「好了,李師傅,你先忙著。我去給張濤的班主任通下氣,一會兒你就送他進班吧。」

「哦,好的。」

張濤入班了。

第三天,陸海去門房查崗,見張濤在,問道:「你不上課去在門房幹嘛呢?」

李林忠介面道:「犯了個小錯,班主任告到我這兒了,我留下教育呢。」

「這樣啊,那就好好教育。」

張濤來學校半個月的時候,陸海在辦公室里正寫一周工作總結,李林忠進來了,沒等陸海開口,他朝陸海一抱拳道:「陸校長,對不起了。我把張濤送回去了。」

「送回去了?」陸海吃驚地看著他,眼珠一轉問道,「為什麼呢?義務教育法可是不允許開除學生的,不通過學校,你私自攆學生回去是不行的,是違犯法律的。你得給我叫回來。」

「原諒,陸校長!原諒,陸校長!」李林忠紅著臉抱拳道,「以前我不理解你們的難處,認為只是犯點小錯,教育教育就行了。來了才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半個月,老師們在我跟前告了十回狀,打一回行,打兩回可以,這種狗日的,大錯不犯小錯不斷,你總不能把他打死吧。」

陸海暗喜,李林忠終於轉過這個彎了。他看了李林忠一陣,道:「李師傅,知道我的難處了就好,你以後在學校里,這種事不會少,找你的人會很多的……」

「陸校長,你不用說了。打今日起我全理解了。包涵包涵!」李林忠打斷陸海的話,作揖道,「以後遇到這種事,我再不替別人跟你求情了。我也請你放心,他們來找你,我在門房就把他們擋回去了。這種狗日的就不能心疼。」

自此以後,這種事果真沒人來學校找陸海了。全讓李林忠在門房裡連說帶罵地擋了回去。少了一些害群之馬,學校教學秩序好了許多。

在長期的交往中,李林忠理解了陸海,陸海也了解你李林忠。不錯的,李林忠是霸道,但一旦明白了道理卻是非常講義氣的一個人,時時處處都會維護他理解了的人的。

故事講完了,陸海針對眼下教育現狀發了一番慨嘆:社會發展到現在,網路發達的今天,學校與老師成了弱勢群體,有一種被少數人綁架了的感覺。學校就不能出點事,哪怕出一點點小事就會被捅到網上不停地噴,一些人彷彿跟學校和老師有仇似的,弄得老師們手足無措,都不知道怎樣去管理教育學生了,這樣長期下去會毀了我們的教育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我歡迎那些不了解教育,又愛指點學校這也不對那也不對的高人們到學校親自參與參與,用他們認為對的方法實踐一下,檢驗檢驗能否真的教育好學生。

作者簡介:侯樹雄 ,63年生, 山西省洪洞縣人。生活態度是用心做事,低調做人。詩文力求做到:內斂不失鋒芒,靜謐而又狂放。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