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少有的忽男忽女「流性人」

這世界上有男人、女人、人妖,最多還有個開玩笑的「女博士」,除此之外,還有更神奇的人嗎?有的。你聽說過忽男忽女的「流性人」嗎?很多人聽到這都會嘟囔一句:這是什麼鬼?其實,這是一種非正常的心理現象。「流性人」的內心有男孩和女孩兩種性別特徵和表現,他/她可以在男女之間隨意更換。在某種特定的情形下,他/她會認為自己是 女生,而在另外一些情形下,他/她又覺得自己是男生,並且把自己打扮成男生。

6歲的濟亞住在美國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在生理性別上,他是一 名貨真價實的小男孩,除了喜歡各種各樣的機動車外,他還很喜歡芭比娃娃和毛絨玩具。最離奇的是,濟亞會時不時地按照喜歡的方式把自己 打扮成一個甜美可愛的小女孩。很小的時候,濟亞的父母就發現了他的這一特點,為了方便他選擇,特意給他準備了很多合適的女裝,並且還 給他留起了長發。

因為濟亞時不時地按照心情來打扮自己,時男時女,他自己也很困 擾,並且在他剛上幼兒園的前兩周,還受到了同學的欺凌和嘲笑。

本就敏感的他,變得更加敏感,每天沉默寡言,鬱鬱寡歡。平時水汪汪的大眼睛,在他不開心的時候,也失去了光澤。父母見到這樣的他,生怕刺激到了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保護他,期待他能早點從陰影中走 出來。

正在這時候濟亞受到了朋友吉姆的邀請,去參加他的生日派對。參 加派對之前,濟亞心裡一直很苦惱自己該穿什麼衣服,想了很久也沒有明確的方向。母親倒是顧忌兒子的感受,悄悄地給他準備了蜘蛛俠的服 裝,還有一套備用的上面綴滿小亮片的公主裙。

到了吉姆派對的那一天,濟亞放學后,回家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間打 扮自己,父母不敢過多地打擾他,只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在他需要的時候,給他一些意見。可是穿著蜘蛛俠的服裝,濟亞一直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並不開心。

要知道有一段時間,他可是非常迷戀蜘蛛俠的,還說自己也要變成超人,可是今夜,他很安靜,房間里只聽得見鬧鐘滴滴答答走動的聲音。

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離派對開始的時間越來越近,濟亞 有點焦躁不安。他在房間里轉了一圈,又轉了一圈,像是做了什麼偉大的決定似的,最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快速地回到穿衣鏡前,脫掉自己 身上的蝴蛛俠裝束,換上亮晶晶的公主裙。

穿上裙子,戴著粉色的蝴蝶發卡,還穿著紅色的小皮鞋,濟亞對 著鏡子轉了一個圈兒,似乎很滿意自己的裝扮。與此同時,他眼中的熱情又重新被點燃了,目光變得有神起來。他甚至主動要求母親為他 上一點唇彩。

最後看著鏡子里完美的「女孩子」,濟亞開心地笑了。為他的突然 抑鬱小心了兩周的父母,看著這樣的他心裡也鬆了一口氣——兒子終於活過來了,儘管是以女孩的身份。

已經打扮好的濟亞,撒嬌地上前去拉著自己的父親,讓他開車送自己去參加派對。看著蹦蹦跳跳走在前面的兒子活脫脫地變成了一個小美女,父親壓抑了許久的擔心終於放下來了,管他是兒子還是女兒呢,最起碼自己的孩子這一刻是快樂的,他樂意當司機為其效勞。

參加完派對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濟亞一直穿著女裝,每天把自己 打扮成一個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他的父母,因為已經習慣了他在兩種不同的性別之間轉換,並沒有什麼不適,反而覺得兒子有時候太調皮了, 變成小棉襖,似乎更加溫柔了。只是他們的心卻懸著,因為連他們自己也不確定,濟亞何時又會因為何事轉變回來。

直到四個月過去,放暑假了。一天,濟亞穿著女孩的泳裝去游泳池 學習游泳。幾個不相識的小女孩嘲笑他,明明是個小男孩,卻偏偏要穿著小女孩的泳裝。

那天回到家,濟亞又開始消沉起來。突然之間,他又變成了一個沉 默寡言的孩子,對什麼都提不起興緻,不快樂,也不多言。父母又開始擔憂了起來。

好在,濟亞的低氣壓只持續了三天,第三天,吉姆約他出去踢足球。 出門之前,濟亞看著鏡子里穿著超短裙的自己,始終不滿意,有點焦躁不安。糾結,掙扎了很久,他最終脫掉了自己的裙子,穿上了他們統一定製的球隊的隊員服,並且把頭髮披下來,取下了自己喜歡的紅色蝴蝶結。

剛開始走出家門的時候,濟亞似乎有點不適應,可是當他到達球場, 和朋友一起馳騁在綠茵場上的時候,他的種種不快和憂鬱都消失了,他又變成了一個活潑可愛的小男孩,儘管他還留著長發。那天晚上,玩得 很開心的濟亞回到家后,主動要求父母帶自己去理髮店把頭髮稍微剪短一點,因為天氣太熱了,他後面還會和朋友出去踢球。

看著哼著歌兒的兒子,並且是實實在在的兒子,充滿著朝氣和陽光, 父母也很開心。他們在心裡默默地祈禱,讓這樣的快樂,在兒子身上多停留一段時間吧。

濟亞明明是男孩,卻時而把自己打扮成女孩,時而又把自己打扮成 男孩,這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濟亞是一個「流性人」。在他內心裡,男孩和女孩的性別特徵和表現交織在一起。他不適應傳統的女孩或是男孩的框架。

很多人很好奇,「流性人」?從來沒有聽說過,也沒有見過。確實, 這個世界上流性人並不多。我們熟知人類只有兩種性別:男人和女人。但是有些人對自己的性別並不認同,有些人則同時擁有著兩種性別特徵, 我們稱後者為「兩性人」,稱前者為「人妖」。以上性別特點被稱為第三性徵,對此大多數人也有一定的認知。但是除了有這三種性徵的人之 外,世界上還存在著第四性徵的人——「流性人」。「流性人」不同於男性、女性,在一定程度上與「兩性人」有著一定的共性,卻並不等同 於「兩性人」,因為「他」,或者說「她」是可以在男女之間隨意更換的,並且變化是連續的。

濟亞就是一個典型的「流性人」。

除了濟亞,還有一位4歲的小男孩,恩納,也是一位「流性人」。 恩納家住美國科羅拉多,和其他喜歡賽車和各類玩具的小男孩相反,從小他就對閃閃發光的鞋子和漂亮的連衣裙愛不釋手。他很喜歡穿各種各 樣的裙子,儘管他留著小男孩一樣的寸頭。

恩納的父母和濟亞的父母一樣,對孩子的選擇十分寬容。恩納也是 一個標準的「流性人」,他想把自己打扮成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完全隨他自己的心情。

很多人都對「流性人」的特質感到奇怪,為什麼他們會這樣呢?對 於這一變化,目前相關專家並沒有給出定論。

事實上,幾乎每個人的性別都有流動特質,但不能因此稱其為「流 性人」,一般人也不會自我認同為「流性人」。比如一位女性周圍都是其他女性時,她的女性特徵和認同往往會更強烈;如果一個男性長期在 女性堆里混,久而久之,他也會有一些不自覺的女性特徵顯現出來,但是他並不會把自己打扮成女性,所以他並不是「流性人」。

「流性人」的特性,對他們的父母來說也是一種考驗。

濟亞的父母認為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他都是他們的孩子,都值得被愛。

恩納的父親則說:「有幾次我回想這只是成長的一個階段,並不是 因為我在乎我的兒子變成了女兒,也不是我不接受這個。而是我僅僅希望保護好我的孩子,使他免受生活之苦,被欺凌和不為人接受才是最痛 苦的。像他這樣的孩子已經可以認識到他們被人群所孤立了,家人的支持是唯一能給他們希望的東西。而且,你可以看到他的改變,他穿著連 衣裙覺得很舒服。這很棒。」

不過,也不是人人都同意恩納父親的觀點,但是大部分網友還是支 持他的。對於這樣的結果,恩納的父親很平靜,他只是說:「我希望你們能和我一樣看待我的孩子。你們看看他的照片,笑得多麼天真無邪, 彷彿這個世界沒有任何負擔;看看他穿著靚麗的衣服是多麼美好……他們簡單的活著,而當我們允許他們按自己真正的方式活著的時候,你會 看到他們比任何你見到的成人都要快樂。我不想讓我孩子眼中閃閃的光芒消失。」

是的,身為「流性人」並不是他們的錯誤,對於他們,我們要寬容。 也許就像恩納的父親所說,這是他們成長的一個階段罷了。性別本來就不該成為制約人們成為自己的條件,只要是熱愛生活的人,追求美好的 人,都值得我們尊重。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