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奇文《錢本草》

唐代文學家張說曾經歷仕四朝、三秉大政,掌文學之任三十年,而且著作很多,張說文筆鋒健、才思敏捷,堪稱叱吒風雲的一代英豪,但是他仕途坎坷,曾經因為得罪武則天的面首而被流放和貶謫,三起三落的坎坷經歷使得張說的詩文中充滿著看破紅塵的滄桑感,對於張說的散文《錢本草》,文章不長,通俗易懂,全篇錄於下:

「錢,味甘,大熱,有毒。偏能駐顏,采澤流潤,善療飢,解困厄之患立驗。能利邦國,虧賢達,畏清廉。貪者服之,以均平為良;如不均平,則冷熱相激,令人霍亂。

其葯采無時,采之非禮則傷神。此既流行,能召神靈,通鬼氣。如積而不散,則有水火盜賊之災生;如散而不積,則有饑寒困厄之患至。一積一散謂之道,不以為珍謂之德,取與合宜謂之義,無求非分謂之禮,博施濟眾謂之仁,出不失期謂之信,人不妨己謂之智。

Advertisements

以此七術精鍊,方可久而服之,令人長壽。若服之非理,則弱志傷神,切須忌之。」

全文不足200字,卻把錢寫活了,說透了。

「味甘、大熱、有毒。」

寥寥幾字,就給「錢」這味特殊草藥的藥性定了位,真可謂言簡意賅,字字千鈞,準確生動,入木三分。

它是盤中餐,身上衣,遮風擋雨的房子,隨心所欲的日子,所以「味甘」,人人都喜歡它、親近它,追求它。

但是它的性子「大熱」,容易讓人上癮,痴迷,一心只鑽錢眼,更無世間其他。為它瘋,為它狂,為它哐哐撞大牆。熱的結果就是「中毒」,嚴重者還會被它帶進墳墓。

它的藥效很神奇,只要「吃」了它,往往就能立竿見影。雙目炯炯,臉上有光,昂首挺胸,聲若洪鐘。解人於倒懸,出人於水火,一如雨中傘,雪中炭。國家有了它,還能利民,能強國,讓外邦敬服。

Advertisements

但它也能使聰明、幹練的「賢達」受到玷污,拖累,甚至萬劫不復。不過,它也有剋星,那就是對於「清廉」之人它是無可奈何的。

他諄諄告誡,擁有巨量錢財的富豪們,最好能將多餘的部分捨出去,以之回饋給嗷嗷待哺的貧者、弱者,造福社會。否則,不僅不會有恆久的發展,真正的快樂,甚至還會禍患無窮。

「如不均平,則冷熱相激,令人霍亂。」

另外,錢財要取之有道,不謀非分,不巧取豪奪,不然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神靈定會降罪懲罰的。攢錢是沒有過失的,但也要在該花的時候花出去,錢本身職能就是流通,都捂住不動,社會還怎麼運轉?

因此,早晚必有水、火、盜賊等災難發生。而如果只花錢不掙錢,那又走向另一個極端,饑寒交迫必定找上門來。

看來,要駕馭好金錢這個「怪獸」,並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是要費些心神的。張說先生給了我們七件法寶。就是:

一、道:用錢有度;

二、德:不把錢當寶貝;

三、義:付出與所得相應;

四、禮:不貪非分之財;

五、仁:樂善好施,有扶危濟困之心;

六、信:一諾千金,絕不違約;

七、智:不讓錢傷害自己。

只要牢記這七件馭財法寶,錢這味特殊的草藥就會成為人的忠實奴僕,大可放心使用,「久而服之,令人長壽」;反之,則會傷痕纍纍,身敗名裂,一定要引起特別注意。

古今中外,「錢」似乎是個永恆的話題。關於它的說法也是五花八門,或神之:「無翼而飛,無足而走。無遠不往,無幽不至。無德而尊,無勢而熱。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貴可使賤,生可使殺。」;

或懼之:「骨肉緣之啟釁,縉紳因以敗名,商賈因以損軀,市井乘而斗戮;其籠絡一世者,大抵福於人少,而禍於人多。真殺人之物,而人不悟也。」;

或詈之:「罵金錢:狗畜生!綱常倫理被你壞,朝廷王法被你弄,殺人仗你不償命,賢才沒你不得用。思想起,把錢財刀剁、斧砍、油煎、籠蒸!」等等,不可勝數。然而,卻有一人以葯喻之,以之為葯,深邃精警,堪稱千古奇文

此文乃作者總結人生七十年之閱歷,苦心孤詣而成,區區200餘字便把錢的性質、利弊、積散之道描寫得淋漓盡致,以錢喻葯,診治時弊,利害之論,頗富哲理,寓教深刻,堪稱奇文。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