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雨傘e傘」不懼「私享」

在這個互聯網和大數據急速發展的時代,新生事物的衍生亦如雨後春筍。網約車的成功讓共享經濟時代已逐步滲入人們的生活當中,共享單車摩拜和ofo的成功再次見證共享經濟浪潮的大好前景。苦尋轉型良策的趙書平憑著精準的市場敏銳度和敢想敢做的創業精神,2017年3月著手「共享e傘」項目,僅用了50天就將第一批共享傘投放市場,並獲得強烈反響和好評。

不見蹤影是為「藏傘於民」

深圳市一傘科技有限公司向市場投放的「共享e傘」雨天能避風雨,晴天可遮烈日,還人性化設計可給中老年人充當拐杖,e傘上的「喜袋」具備漂流瓶功能,供傘友們書信往來、交流互動。

截至7月7日,「共享e傘」已經在深圳、廣州、東莞、珠海、福州、贛州、蘇州、南昌、長沙、桂林、杭州、上海、南寧以及貴陽投放了一共超過30萬把雨傘。只是不論投放多少傘,過不了幾天路面上也是一把雨傘也見不著。

Advertisements

而對於丟失率高的問題,「共享e傘」創始人趙書平提出「藏傘於民」的概念,這一說法在行業內被廣泛討論。「我覺得很多人現在都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為什麼共享雨傘一定要在大街上?他的流通方式跟共享單車是不一樣的,你們現在都是在用共享單車的思維在看共享雨傘,全都是錯誤的。」日前,趙書平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再次表達了自己的觀點。在他看來,共享雨傘的流通方式,應當是下雨的時候有人在路上借了共享雨傘打回家或者辦公室,等到下次下雨的時候或是自己使用、或是借給親人朋友們使用,在家人和朋友之間分享,增強雨傘的延伸性,才叫做共享。

作為目前市面上唯一一家堅持走無樁路線的創業公司,共享e傘的創始人趙書平並沒有把有樁模式的共享雨傘放在眼裡。在他看來,有樁的共享雨傘需要固定借傘和還傘,並不是便民的表現。

Advertisements

之於市民雨天找不到共享雨傘,深圳市一傘科技有限公司e傘運營團隊表示會按計劃繼續投放,計劃在2018年5月20日之前於中國一二線城市投放3000萬支共享e傘。趙書平對記者說,要按照與投放城市長住人口比1:10的比例投放雨傘,真正實現家家戶戶有e傘,人人出門用e傘,一傘撐天下的宏偉願景。

「共享e傘」盈利能力不用擔心

趙書平的無樁置傘、「藏傘於民」引起業界對「共享e傘」盈利能力的懷疑。無疑,任何一個創業項目,如果商業模式不清晰,必然很難受到資本的關注。而對於共享雨傘企業來說,共享雨傘的收入來源包括押金和充值金額,可以進行二次理財。此外,目前共享e傘是需要下載客戶端使用的,未來還可以利用傘面、APP客戶端投放廣告,當註冊人數達到一定量,還可再進行其他商業項目運作。

「共享e傘」整把雨傘所設計的廣告位包括傘內、傘帶、漂流瓶及冠名等,每把傘的廣告收入預計是60元,與傘的製作投入相當,這大概也是趙書平不太在意雨傘「丟失」的原因之一。

而和共享單車一樣,到用戶量巨大的時候,共享雨傘用戶的押金會是很大一筆錢。目前,大多數共享雨傘廠商會向用戶收取29元——50元的使用押金。如果以30元計算,倘若有1000萬用戶,押金就會達到3億元。「共享e傘」的押金由於傘的更新換代成本增加,由初投放時的19元押金在7月中旬增加至29元。註冊用戶達到50萬,相對其他共享產品來說,速度已經不錯了。

對於雨傘半小時0.5元的使用費,趙書平表示,使用費是企業收入的來源之一,但絕對不是主要來源。趙書平說:「一把傘的成本如果按照60元計算,每小時1元使用費,60個小時就可以回本。就算每把傘每天只用1小時,也只需要60天。」他說,用戶始終是在為使用權付費,最終還是會歸還雨傘的,財產還是在自己手上。「讓市民帶回家,用機械鎖就是方便他們傳遞使用。而且很多用戶自己未必能一直記住密碼,傳給朋友使用之後朋友也不一定會記住密碼,我們設計的時候就想到這個營銷的方法了。這樣才能體現出便民,而且共享的東西本來就有一定公益性。如果每一筆都強調使用費,那不是共享,而是租賃。」

一傘科技有限公司預計下半年會開始A輪,需要準備300萬到500萬的用戶註冊量,A輪融資目標額在3億到6億元人民幣左右。

新鮮事物需要一把「包容之傘」

從5月20日起,「共享e傘」已經投放了十多個城市,幾乎所到之處吳不歡迎,除了在杭州一波三折。6月22日,5萬把共享雨傘在杭州的火車站、地鐵站、商場等地出現后,一夜之間全部被城管人員收走了,原因是佔用公共設施。

如果對共享雨傘行業適用這個邏輯的話,那麼對包括傳統計程車在內的其他行業也應如此。傳統計程車行業有沒有佔用公共設施?是否有為此買單?我們不難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傳統計程車行業是佔用了大量公共設施,無需為此付費,甚至可以藉助行政手段將成本向消費者傳導、穩賺不賠的生意。在筆者看來,共享雨傘與計程車一樣具有社會公益性,同樣創造稅收,城市管理者不應如此厚此薄彼。

共享經濟在移動互聯時代迎來大發展,但它並非橫空出世,傳統租車行業其實也是共享經濟的表現形式,不過出現較早,當時還沒有「共享經濟」這個詞而已。

共享經濟對公共資源有天然的需求,向它們開放是其發展的前提條件。這種開放本質上是向社會開放,滿足公眾需求,也是公共資源的價值所在。當然,共享經濟的任何商業模式對公共資源的使用都要合理、有序,而不能濫用。政府要做的是超越利益糾葛,合理確定邊界,這是移動互聯時代的社會治理的挑戰。

當然,共享雨傘的大量投放,首先要考慮的是城市環境管理問題。共享單車暴露出的問題已是前車之鑒,共享雨傘不能步入後塵。共享雨傘在城市投放,它不像單車,在不依靠物體的情況下自身可以停放,共享雨傘必須依靠物體才能在閑置時擺放。為了解決擺放問題,e傘團隊設計了共享雨傘桶和懸挂空間,雨傘只能放在指定空間或帶回家。當解決擺放問題后,其他問題自然都會迎刃而解。

此文章轉載自:環球新聞時訊 特約記者 恰空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