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早亡我和哥共處一室相依為命,一天晚上我感覺胸疼

情感傾訴圖片來自網路/圖文無關

相依為命的情感有時候是最真摯而熱烈的。

我和哥從小父母就去世了,爸媽臨終的時候把我們託付給姑姑家,姑姑生性善良,但是姑父總感覺我們是個累贅,因此從來對我們沒有好語氣。姑媽軟弱,但也是時時刻刻護著我們,沒少替我們受罪,每次偷偷地給我們送吃的,再加上父母臨終的時候留下一筆錢作為撫養費,因此姑父雖然怨言,我們也勉強有個居住的地方。

哥比我大好幾歲,因此每次哥都護著我 ,每當我受欺負的時候,哥總是衝過來趕走欺負我的人,姑媽只有在姑父不在的時候才敢抱著我們,說著父母的事情。姑父讓我們住在一間小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床,看起來特別陰森,因此晚上,哥哥抱著我晚上睡覺,哄我,「小莫乖,不傷心,哥哥陪你。哥哥的一生都陪你啊,「我聽點頭,」小莫好,不哭。哥哥也不哭了,「哥哥點頭,擦去我的眼淚,然後擦去自己,緊緊地抱著我在我的懷裡,那時候我想我哥哥的懷抱是我一生的信任。

Advertisements

到了該上學的年紀,姑父的意思是不讓我們上學,怕花錢。姑媽偷偷地找來家裡的長輩,好說歹說才同意的。因此,我和哥都特別珍惜學習機會。每次發成績單的時候表妹總是最落魄的時候,我和哥的成績每次都比她高,因此姑父總是數落她。哥的成績一直都很好,每次考試都能捧個獎狀回來,姑母見了樂的合不攏嘴,姑父只是冷哼道,學習好有什麼用,以後還不是打工的,說完就轉身走了。

每天晚上我和哥擠在一起學習,不理解的地方,他總是小心地把我抱在懷裡教我,「小莫乖,這個問題這樣的......」感覺是最幸福的時刻,如果這一刻能夠停止多好。表妹總是趁哥不在的時候欺負我,折我的鉛筆,丟我的橡皮,我總是默默的忍著。一次表妹揪著我的頭髮,被哥看見了,一把扯開表妹,狠狠的說到,你在動她一下試試,我從來沒有見過斯斯文文的表哥有如此的一面,嚇得表妹呆在原地。

Advertisements

晚上,我窩在哥的懷裡,跟哥嘀咕道,哥今天你真的嚇著我了,我換沒見過你發火了,在哥懷裡蹭來蹭去,壞笑道,不過你發火的時候真的一樣的帥。哥笑著蹭我的腦袋,「快睡了。以後他再欺負你,一定要告訴哥。」我笑著搖搖頭,「我才不怕他。我是懶得搭理她。省得她回頭跟姑父告狀,我們又要遭白眼挨罵了。」

哥笑著說,不要怕,哥會一直陪著你的,等哥以後有工作了,一定給你幸福的生活。我笑著點著頭說,輕聲的說,好的。那個時候我們都快上初中了,我們仍然是哥抱著我睡覺。直到有一日,我跟哥委屈的抱怨,胸口痛。哥被我嚇住,連忙帶我去醫院。醫生解開衣服看了一眼,說,「沒啥,小孩子發育了。」哥的臉一下子漲的通紅,牽著我的手回家了。那天晚上哥就不肯抱我睡了,自己打了地鋪在地上。我拉他上床,他死活不肯。

我和哥開始分居。哥一直睡地鋪,夏天還好,冬天的時候,這小屋子朝北,冷的不像樣。哥睡在地上,一晚就感冒發燒了。第二晚,無論如何我也不讓他睡地上了。他卻死活不聽。我惱了他,「好。你要睡地上是吧,那我陪你一起睡地板。」哥要抱我起來,我死活不肯,只是哭。

哥沒辦法了,只好跟我一起。他遞給我一張紙,笑著說,不要哭了,不然以後就沒人要了,我說沒人要就沒人要,有哥了。哥爬上床后,自己裹著被子,然後躲得遠遠地,沒有哥的懷抱,我怎麼都睡不著,感覺不踏實,偷偷地往哥的旁邊蹭。哥拿腳蹬了我一下,說正是的,咋們這麼大了,也不知道加個床。

我搖頭,靠進他懷裡,環住他的腰,哥也長大了呢,肩更寬了,有喉結了,腰也粗實了很多。「我喜歡這樣,哥。」哥嘆了口氣,摟住我,「你呀!你就是哥的小妖精,哥前輩子欠了你的。」我上去掐他的脖子,「你不想欠我的了是不是?」哥哈哈大笑,「想,想,哥下輩子都欠給你,滿意不?女王陛下!」

笑顏如花,倒回他懷裡,「你可記住你說的話。要是敢忘了,看我可饒你?」我來回揮舞著小拳頭。哥笑,討好我,「不敢不敢,我自己是誰都可以忘,欠著我家圓圓的債絕對不能忘。」我嘻嘻的笑,心滿意足。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