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與中醫

治病一樣,也是走心的。

一件事,用心與不用心可能有兩種不同的結果,一個方一味葯,用心與不用心也可能有兩種不同的結果。

從這種意義上來說,病也是走心的。

病由心生,有什麼樣的心就有什麼樣的病,有什麼樣的病也有什麼樣的心,臨床上分分明明,沒有一點虛假。

辯證開方到了最後,一個中醫面對的可能不是這是什麼證用什麼方式,面對的這個病人整個心態,還有這個心態帶來的言行方式。

這時候,看病很累也很有趣,就好像喝茶一樣,喝的不再是茶葉和水,喝的是茶葉和水後面的人心。

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茶,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病。

可能到最後會思考一個問題,中醫的本質是什麼。

剛開始,中醫是學習辯證的過程,學慣用藥用針用灸等方式的過程。

慢慢中醫變得有趣,我們會發現人生病跟心有關係,我們用的治療方式也跟我們的心有關係。然後可能會碰到一個超越中醫的問題,中醫不再是中醫,而是怎麼致「中」的醫。

Advertisements

「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中醫跟我們的儒釋道經典匯通,天地人和,他的落腳點在位天地育萬物。

如果沒有這些經典,中醫或許永遠只是一種手段一種方式,而有了這些經典,中醫只是通達這些經典的途徑,中醫只是了解我們文化的橋樑。

很不靠譜的說法,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只是深深體會到,沒有用心,中醫僅僅停留在身體上不可能做到安康,沒有文化,中醫僅僅停留在技術上不可能走得更遠。

如果只是文化,沒有踏實的基礎,我們可能口裡玩弄很多概念,高談闊論,天馬行空,有了中醫,一路有一路的風景,一步有一步的腳印,不自欺也不欺人,一點點往心裡走。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