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田中奏摺》能被公諸於世,竟多虧了這個在日本的台灣人!

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國征服,則其他如小中亞細亞及印度南洋等,異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於我,是世界知東亞為我國之東亞,永不敢向我侵犯。引自《田中奏摺》開頭內容。
蔡智堪這個名字可能沒有幾個人知道,但是他所做的事情卻沒有幾個人不知道。蔡智堪原籍台灣苗栗縣,1888年出生於日本橫濱,富商家庭出身,4歲改姓山口,長大后在日本經商界是首屈一指的大富豪。

雖遠在日本,卻心憂祖國。得知東方會議上的《田中奏摺》后,便十分焦急,寢食難安,想設法潛入東京御文庫,然後得到其內容。

蔡智堪是名副其實的「日本通」,由於地位顯赫,財富眾多,所以在日本軍政界有許多朋友,甚至與國會議員和皇親國戚都有密切聯繫。經過多次謹慎考慮,決定利用日本當時的政黨矛盾和派系鬥爭來探取《田中奏摺》。

Advertisements

蔡智堪與民政黨顧問、前內務大臣床次竹二郎及田中內閣成員永井柳太郎的關係一直很好,屬於日本政黨的首要人物,不是資本家出身,所以經濟並不寬裕,對外又得打腫臉充胖子,和欲罷不能的煙癖酒癮,開銷很大,蔡智堪總是經常慷慨解囊,特別對床次竹二郎與永井柳太郎贈與最豐。這次蔡智堪探聽《田中奏摺》,首先便想到此二人。首先向永井提議將《田中奏摺》發表在自己資助創辦的雜誌上,遂被拒絕。轉而遊說床次,得知了《田中奏摺》存放在御文庫,重兵把守,戒備森嚴。但是負責御文庫的是牧野伸顯,他的妻弟還是總管。只要能搞定牧野,事情就好辦了。

這件事情也不是那麼簡單,牧野也不是傻子,只好相機行事。牧野喪妻多年,正欲續弦,苦於無中意之人。這對蔡智堪來說是個機會,但是牧野眼光非常高,標準嚴格,既要門當戶對,又要品德俱佳。床次建議蔡把自己的義女廣田美惠嫁給牧野,蔡不同意,後來美惠得知義父的苦惱,便說:「蔡伯伯,這事我認下來了。您養育我這麼些年,教我知識,教我做人,我一直無以報答。現在正是您的國家有難之時,我便將您的恩情並做一塊報了罷!」

Advertisements

后迫於形勢,美惠不得如實告知牧野,牧野也是大義之人,非常反對田中的主張,希望蔡能通過國際輿論壓迫田中內閣,所以再三考慮下還是決定要幫助蔡智堪。
蔡智堪在香港《自由人》上發表回憶錄,《我怎樣取得田中奏章》):
民國十七年六月某日的一個夜間,十一點五十分,我攜帶皇室書庫專用的黃色冊皮大小型三四十張、綠色綉線數團、銀錐三支、大小針一包,扮作一個補冊工人,攜帶牧野伯爵交來的金盾圓形的「皇居臨時通行牌」(牌號72號),由山下勇領路,到達皇城。……由紅葉山下御門入門后,距皇室書庫約走五六分鐘。我進入書庫的時間是零點五十分。
田中奏章系用日本內閣奏章專用的「西內紙」精繕而成,共六七十張,奏簽「田中首相奏章」。我將碳酸紙裝鋪原件上,用鉛筆描出。所用的碳酸紙系民政黨總裁專用的薄質原紙。……費時兩夜。
完成任務后,分成十餘份包裹起來,每隔兩周向祖國寄發一次,收件人是 時任東北保安司令長官公署的外交秘書主任的王家楨。
民族英雄,名垂千古,千秋萬代,後世不忘。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