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陽春白雪》的古詩詞中,吟唱下里巴人的新曲調

春秋晉國有樂師名師曠,因目盲以「暝臣」自居,擅琴曲知音律通星算,有曲作《陽春白雪》(又名《陽春古曲》)為太古遺音流傳。

陽春白雪,原本是古曲之名,因藝術性高演奏難度大,后經改編分《陽春》、《白雪》兩首曲,常以古琴、琵琶演奏,流傳至今。而現在說「陽春白雪」已經多用於它的引申義:比喻不俗高雅的文藝。另一個詞「下里巴人」比喻通俗淺近的文藝,常與前者對比使用。

高中偏愛小清新風格,「陽春白雪」曾是我的愛用詞之一,因寓意「曲高和寡」顯得有那麼點小眾脫俗的感覺。如今反倒覺得,「下里巴人」也甚好,首先通俗和庸俗、粗俗、低俗是完全不一樣的,其次很多事物想要做到通俗易懂,深入大眾人心,也是很難的。

《陽春白雪》這款由台灣團隊製作的音游,就試圖在「陽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中尋找平衡點。直接以「陽春白雪」做遊戲標題,內容以古典詩詞為核心,背景借唐朝講的是李白的故事,看上去懷古綿長的遊戲,在玩法上是一款音游。

Advertisements

作為音游來說,遊戲是算中規中矩。有一定設計上的特色,但玩法和感受並不非常出彩;打歌不算難,整體屬於賞心悅目卻不虐手不虐心的。打擊的方式也屬常見,易上手、判定也比較准。其中「陽春白雪」在遊戲里,是打歌的完美度的等級標識。可能音游高手會覺得遊戲性乏善可陳,要說特色也就是畫面用了仿古的手繪風格,配合整體清新的色調,整體和遊戲名還是相得益彰的。

打歌有故事模式和選曲模式,曲風大多是古詞今唱的改編,嚴格來說並不是「古風」,實為更偏大眾化的流行國風。其設計理念,也並非考究地仿古,就是將陽春白雪的詩詞用下里巴人的方式唱、玩出來。為達到這個效果,遊戲在幾個方面做了鋪墊。

1.詩詞的文字排版與音符打擊的結合

Advertisements

這個結合有別於其他音游在畫面上給人直觀的音符感,而是將「文字」和「詩詞」融合進了一首歌里的感覺。沒錯,玩起來的體驗並非是在打歌,而是根據節奏對詩詞默誦的過程。

音游的玩法沒有弱化,視覺上用文字排版的方式將遊戲與詩詞連接,橫平豎直、橫縱斜飛的方塊字用墨筆揮灑,在音樂與詩詞間游弋,自然而然,既是打歌也是吟詩,並沒有生拉硬套的違和。這個設計很好地呼應了遊戲主題。

2.古詩詞改編新唱詞

音游的另一個特色自然是樂曲本身了。《陽春白雪》中的曲子在風格、選詞上都不大相同,但總體都屬於流行風格,並非古典民樂,在曲風上明顯是想要借古唱今雅俗共賞的。這種詩詞新唱的曲風,在被稱為「那些小眾歌里女王」的全才歌手陳珊妮的作品《點絳唇》、《玉樓春》等曲中可見一斑。

和陳的改編詞一樣,遊戲里歌曲的詞有頌古的現代歌詞,也有直接按詩詞原文唱的,樂曲的風格是文藝里透著一股細膩的優雅奇幻風情,是比較典型的小眾風的調調。這類曲子大概沒有內地流行的「古風曲」讓人初見乍覺驚艷,也沒有中國風的曲子那麼上口,卻是越聽越有味道的。

比如唱關漢卿的那首《南呂·一枝花·不伏老》:「我玩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台柳。我也會圍棋、會蹴鞠、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咽作、會吟詩、會雙陸。」一段連珠炮般的詞兒,被一個字一個字地蹦唱出來,有點大珠小珠落玉盤的節奏感。聽完了想想原來散曲還能這樣調笑地唱出來,也是很有共鳴了。

3.故事模式

遊戲中講的是穿越的少年,夢見詩人詞人的歷史故事,可用拼圖結合原畫收集的方式解鎖新故事。劇情文字不是多麼佶屈聱牙的古文,就是青春小說的文風,帶著點漫畫分鏡腳本的畫面感,將故事用更易被今人理解的方式敘述。

要說與《大琴師》這種純古風型的音游相比,《陽春白雪》更偏重融合流行元素的大眾化。當然也有玩家評價,復古的東西更喜歡原汁原味的仿古調調,覺得流行演繹會讓遊戲顯得不倫不類。這就是見仁見智的觀點了。

不過,遊戲中也存在一些問題:流行歌手對於詩詞中字的讀音不甚了解,一些曲子里有「唱錯」詩詞原文的情況,未按照原古詩詞的通假本音去唱(比如「上邪」的「邪」)。這就屬於詩詞古文中咬文嚼字的文化了,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

而在劇情故事上,主筆策劃在文字上的功底,顯得略欠火候,抓住一些年輕人喜歡的元素,放在詩詞和詩人歷史的身上,還是稍微有些違和的。

不過,對於喜歡國風文化、音游或者文藝向遊戲的玩家,還是推薦一試《陽春白雪》的。

遊戲信息

名稱:陽春白雪

發行:Rnova Studio

類型:音樂

語言:繁體中文

平台:Android / iOS (台區)

關注TapTap發現好遊戲,給你帶來全球最棒最好玩的手游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