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島素注射,疼嗎

胰島素注射,疼嗎?

醫院裡面的很多醫護,都給自己用胰島素筆注射過,筆裡面沒有胰島素,針頭卻是真的扎進肚皮里的。

我感覺:不疼,但有點酸酸的不舒服。

天津老大說:現代的針頭,扎著不疼,如果疼,要苦練注射技術。

但我的患者跟我說:疼。

有些患者想了之後說:拔出來的時候疼的多些。

我問:你會找不疼的地方注射嗎?

很多人回復我說:會。

我常常跟倩倩相視而笑,因為這樣的對話常常上演。接下來就是倩倩帶他們去檢查胰島素注射部位

回來的時候,患者的表情都不太一樣,有的是恍然大悟,有的是悵然若失,有的是略有羞澀。

我並不急著給大家調整胰島素劑量,或者討論胰島素治療方案。

有一位1型患者,回去按照指導進行注射部位的輪換和針頭的更換之後,血糖就平穩很多。

Advertisements

他的原話是「血糖從來沒有這樣好過」。

雖然在我眼裡血糖還是有波動,但他已經非常滿意。

有一位2型患者,黑著臉讓我給開4盒針頭。

一盒裡面有7個針頭。我問要那麼多嗎?她說就開4盒。

我知道她黑著臉不是因為憎恨我們,而是過去的懵懂無知讓她感覺到小小的心靈創傷。

胰島素注射針頭,通常主張一針一換,但常常有些患者,或者因為眼神不好,或者因為費用的問題,打完一支胰島素才換。

針頭反覆使用,表面會變得毛糙,增加對皮膚和皮下組織的刺激,導致注射部位的脂肪增生或萎縮,有時還發生出血或瘀青,最終讓胰島素吸收和利用不穩定,並帶來不可預測的血糖波動。

患者使用毛糙的針頭注射,常常會感覺到疼痛,如果他們不知道原因,就會找不疼的地方注射。不疼的地方常常是那些已經發生了脂肪增生的部位,在這樣的地方注射,胰島素的吸收和利用都打了折扣。

Advertisements

很多2型患者,喜歡打胰島素,因為他們認為口服藥傷肝傷腎,胰島素好,沒有副作用。

有一段時間,我熱衷於拿下面這圖片來刺激他們,讓他們思考胰島素注射的副作用,重新思考自己到底是否需要胰島素治療。

有一位患者,打完一支胰島素才換針頭,計算下來,一個針頭用30次。

我們給他檢查過,他的皮膚好好的。

他也不相信我們說的話。

但有一天他回來告訴我說,他看了同樣打胰島素的朋友的肚子,跟他的不一樣,有明顯的增大和凸出。

之後他認為我沒有騙他,開始考慮自己是否真的需要胰島素治療,後來改成了口服藥治療,血糖比打胰島素時候還要好。

還有一位患者,所有的時間都用於家務和照料孩子,沒有時間呵護自己,連吃飯都常常是在安頓好家人之後,胰島素次數被他自作主張從2次減少成1次,針頭更換更是從來不記得。

但他的皮膚完好無損。

他說,從小到大,他的皮膚都是比女人還要細膩。

世界上真的有些人,上天有特別的眷顧,可以稍微任性。

但一般的糖尿病患者,還是要按照醫院裡面教育工作者指導大家的那樣,去進行胰島素注射部位的輪換和針頭的更換。

我詢問很多患者或者家屬,他們的胰島素注射針頭多長時間更換一次。成年患者常常回答總是要用上好幾次,家裡小孩有糖尿病的,父母們常常淡然地說一針一換。

病在自己身上,就隨便一些,病在孩子身上,大人們會力求精確科學,寧願自己去承受所有的痛苦,寧願節衣縮食給孩子提供最好的呵護。

小孩說,媽媽你怎麼不得糖尿病呢,我看大人有糖尿病的,小孩都不嚴重。你要是有糖尿病,我的這個就會比較好治。

診室裡面看到的人性,不都是醜陋的。

為父母者的慈愛和心痛,小朋友的童言無忌,都常常靜靜漫起。

有患者說,請你們呼籲一下胰島素注射針頭和血糖監測試紙的免費。

我說我是小大夫,已經有知名專家、人大代表好幾年以前就在呼籲了。

我能做的,確實很少。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