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教練游泳愛好者技巧

相信很多人都曾有和我一樣的想法——把北上廣深的房產賣了,拿著數百萬巨款,再去三四線城市甚至是農村買個房子,做一個世外之人,瀟洒、悠然地度過餘生。

然而,絕大數人對此只是想想,並不敢真正付諸於行動。但,我是個例外,因為我是個有魄力的人。

1

大學畢業后,我在北京的一家國企工作多年,並有幸拿到了北京的戶口。

2005年,看到有朋友開始買房,於是我也鬼使神差地在北京西南三環買了一套商品房。

當時房價是4000多一平米,我買了一套116平米的3居,房價高達40多萬。

這在當時對我來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天文數字,因為我的工資也不過4000元。但我說過,我是個有魄力的人。

拿著家裡的資助和自己多年攢下的幾萬塊錢,首付了15萬,貸款25萬,10年期,就這樣稀里糊塗的買下來了。

Advertisements

於是,5年後,我還清了房貸。10年後的2016年初,我以495萬的價格把房子賣了。

至於賣房的原因,一是當時工作上的不如意;二是家裡年邁的老人身體不好,需要照顧;三是老家親戚朋友的各種勸說;而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我判斷,北京房價已到頂,隨時可能崩盤。於是,我以驚人的魄力把它賣了,同時也辭去了北京的工作。

手握500萬巨款,像打完勝仗的將軍一樣凱旋,回到生我養我的老家——一個十八線農村。

於是,花了30多萬,迅速把自家的破房推倒,重蓋了一個三層小洋樓,給父母住。自己又花了40多萬,在市中心裡買了一套120平米的大三居。

加上裝修、買車,以及「借」給親戚朋友、父母兄弟姐妹的贊助費,手裡還剩個300來萬,分別存了定期、餘額寶,還買了理財和保險,坐收利息。

Advertisements

就這樣,我夢想中的賽神仙的日子終於到來了。

2

幫老人治好病,參加各種朋友聚會、各種胡吃海塞,還去視察了一下別的國家,就這樣快樂地度過了大半年的時間。這半年真的很快樂,毫無壓力。

時間一晃,一年過去了。2016年底的時候,我賣出的房子已經漲到了870萬,漲了近400萬。

這開始讓我有了些許的不爽。

伴隨著心態的改變,我也開始對自己的生活多了幾分厭倦。

北京的朋友圈逐漸消失了,身邊的朋友雖然多了,但總感覺缺少了點什麼。

我似乎融入不了這種天天打麻將、說話跟吵架一樣、一下雨就滿腳泥濘、一進村充滿各種肥料氣息的生活。

不對啊!這,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神仙生活。

去鎮上最大的超市買點東西,發現無論什麼都比北京貴。一瓶2L的大可樂,一般都在8-9塊錢,而北京我記得也就5塊多一瓶,貴的時候不過6塊錢。

然而最讓我無法容忍的是,貴也就算了,但買到的東西一不留神就是山寨貨。比如「OO糖」、「漂柔洗髮水」、「美地電風扇」,還有「旺好牛奶」。

想去上班,才發現這裡根本找不到適合我的企業,甚至這裡根本就沒有互聯網行業。

3

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一份跟互聯網沾邊的工作,進了公司做了幾天才知道,竟然讓我做網管。我一個高級架構工程師,拿著2000塊錢的工資也就算了,還要做網管,還要修電腦?法克!

我們這裡市區最繁華的地方,也就相當於北京的城鄉結合部,甚至還不如。

想約朋友去咖啡廳坐坐,抱歉,沒有!想去吃個海底撈、綠茶、呷哺呷哺?沒有。就連想去吃一次垃圾食品肯德基和麥當勞,這個倒是有,只不過名字是二合一的「麥肯基」。

你可以想象,一個在北京生活了10多年的外地人,回到自己的家鄉后,各種不適應的窘態嗎?

就這樣混混沌沌的,雖然身揣300萬巨款,雖然利息都足夠我們一家人的瘋狂花銷,然而,我卻覺得自己廢了。我看不到未來,我的未來也許就是這樣——拿著錢,等死。

一個人的精神垮了,萬事都變得不順。

老人的病情再一次加重,治療、搶救先後花了幾十萬,但還是沒有搶救過來。

後事之後,我再一次以我的魄力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殺回北京。

4

北京這個城市,讓無數北漂一族痛並快樂著。

三分之一的工資交給了房東,緊張的工作壓得人透不過氣,從地鐵上小跑著的人群可以感受到這裡生活節奏的快速。但是,說起在北京工作,相信大多數人的心裡還是帶著幾份自豪的。

這裡有著全國最高的工資,有著數不清的工作機會,有著最好的商業、醫療、教育資源,有著我的那一群狐朋狗友。

再次回到北京,回到了我之前住過的小區,我的眼睛有點模糊了。一切雖然都是那麼熟悉,但我的家已經不屬於我,我再也回不去了。

這時,與我當初相同戶型的房價已經是900多萬了,我要感謝317新政、感謝限購政策,要不是317,現在房價一定過千萬。

然而這900萬,相對於我兜里的300萬來說,仍然是遙不可及。由於之前在北京有過貸款記錄,現在我再購房只能算是二套,首付要60%。對,是540萬,還差200多萬的缺口。

我實在不想租房,而且有了之前的經歷,我已認定,我的後半生一定會在北京度過。

5

於是,我七拼八湊到了350萬,付了首付,在同小區又買了一套近600萬的小兩居,70多平米。

3個月後,我終於搬進了新家,雖然比之前小了些,但是我覺得很踏實,也很滿足。

很幸運,我兩年前離開的那家公司,經同事推薦,又一次收留了我。

我的工作回來了,我的朋友圈回來了,我的生活也回來了,我的呷哺呷哺、我的綠茶、我的麥當勞肯德基,我終於又恢復了兩年前的生活。

現在,就連老闆沖我發脾氣臭罵我時的樣子,我都覺得是那麼的帥。

如今,我的最大夢想就是——努力工作,爭取在我退休之前,把房子換回同小區116平米的三居。

一線城市有三樣寶:創業、投資、路演,靠能力翻身的人大有人在;

三四城市也有三樣寶:醫生,教師,公務員,這就是這個城市最體面的職業;

一線城市更加開放,機會很多,有能力的也很多,所以大家互相制衡,所以彼此只能遵守規則;

二三線城市更加封閉,都是拼爹和潛規則,更講究人情世故,你所在的家庭、家族決定了你的社會地位,你的能力和努力只能靠邊站;

二那些四五線城市和廣大縣城、農村,基本就是地頭蛇的天下了:關係比能力重要、算計大於努力;攀比高於生活;因為一個地方規則越不透明,「潛規則」生存空間就越大。

生活在三四線城市,最可怕的是憑關係人緣和父輩資源常常可以輕鬆奪走普通人想靠努力得到的大部分東西。人們如果看到誰做到很厲害的職位或者有什麼特別待遇,第一個反應不是去誇讚這個人很有能力,而是去八卦一定是家裡是有人,後台可真硬。努力不如拼爹,幹什麼事都要找關係。

其實,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安逸的生活,一線城市的人累在節奏,三四線城市的人累在做人。

海明威說過一句話:

「如果你足夠幸運,年輕時候在巴黎居住過,那麼此後無論你到哪裡,巴黎都將一直跟著你。」

你年輕時候去過的地方,居住過的城市,它們都深深地影響著你。巴黎也好,紐約也好,北京也好,又或者是大理,桂林,和我們居住的三線小城。

因為每個城市都有它與生俱來的氣質,並且這樣的氣質將在你年輕的時候,悄無聲息地浸潤你,影響你,改變你。

如果你問我,對於一個不到三十多歲的姑娘來說,什麼最重要。

那麼一定是:眼界。

知乎上有一個問題,去過100個以上的國家是種什麼樣的體驗。有一個答案令我印象深刻。

「懂得了這世界上沒有所謂天然正確和絕對政治正確,能夠接受別人有不同的三觀以及其衍生出來的思考方式。」

在這個充滿偏見,不理解,甚至一見不同便惡言相向的時代,能夠接受別人有不同的三觀,不同的活法,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它直接決定了你的氣度,你的待人接物,你的胸懷抱負。

然後,你就不必去理會三線城市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因為她們並不知道30+的姑娘,有事業,有愛情,多姿多彩地生活著,還抱怨時間不夠用,還有太多精彩沒來得及去體驗的大有人在。她們驕傲地活在商業社會以及她們想要的愛情里,和世俗想象的大齡剩女的慘淡現狀根本就是兩個世界。

知乎上有一個問題,去過100個以上的國家是種什麼樣的體驗。有一個答案令我印象深刻。

「懂得了這世界上沒有所謂天然正確和絕對政治正確,能夠接受別人有不同的三觀以及其衍生出來的思考方式。」

在這個充滿偏見,不理解,甚至一見不同便惡言相向的時代,能夠接受別人有不同的三觀,不同的活法,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它直接決定了你的氣度,你的待人接物,你的胸懷抱負。

然後,你就不必去理會三線城市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因為她們並不知道30+的姑娘,有事業,有愛情,多姿多彩地生活著,還抱怨時間不夠用,還有太多精彩沒來得及去體驗的大有人在。她們驕傲地活在商業社會以及她們想要的愛情里,和世俗想象的大齡剩女的慘淡現狀根本就是兩個世界。

我們面對的是一個越來越動蕩的世界;

沒有一種商業模式是長存的;

沒有一種競爭力是永恆的;

沒有一種資產是穩固的;

這是一股從未有過的革命浪潮

為了讓大家徹底認清時代究竟在發生什麼

水木然寫了這三本書:

跨界戰爭》討論的是秩序重組;

《時代之巔》討論的是經濟變革;

《個體崛起》討論的是商業模式

這三本書的關係層層遞進

它將幫你認清社會的發展動向和趨勢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