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近蒼山,收容洱海

大理是難得的自然風光和人文環境都相當出色的地方,明代地理學家王士性的文章中可見一斑:「山有一十九峰,峰峰積雪,至五月不消,而山麓茶花與桃李爛熳而開。且點蒼十九峰中,一峰一溪飛流下洱河。而河崖之上,山麓之下,一郡居民咸聚焉。四水入城中,十五水流村落,大理民無一壠半畝無過水者。又四五月間,一畝之隔,即倏雨倏晴,雨以插禾,晴以刈麥,名甸溪晴雨。余遊行海內遍矣,唯醉心於是,欲作菟裘,棄人間而居之。」

大理這片水土近些年滋養出不少有趣的建築實踐,獨特的場地環境為設計提供了一種全新的介入方式。大理拾山房精品酒店位於蒼山國際高爾夫社區,背倚蒼山,面向洱海,是風水絕佳之處。蒼山山麓較高的地理位置為其提供了全景洱海和大理古城的視野,向東側看去,不遠處崇聖寺層層樓閣從三塔一直綿延上蒼山山腰,重檐的大殿掩映於茂林之中,大理山川之壯美,此處一覽無餘。

Advertisements

建築以謙卑的姿態融入場地之中,貼近蒼山,收容洱海,和自然和諧相融。建築位於蒼山山麓一塊坡地之上,山林蔥鬱一路蔓延向上,穿過山嵐,聯結上山頂的積雪和流雲。於建築內仰首觀蒼山,是為「高遠」,青峰浮嵐,山勢逼人,巍峨若《溪山行旅圖》;越過層疊山林農田遠望大理古城,是為「深遠」,纖陌縱橫,黛瓦綿延,深邃若《青卞隱居圖》;屋頂露台之上俯首觀洱海,是為「平遠」,湖水盈盈,小舟翩翩,清曠若《富春山居圖》。拾山房以一系列敘事性空間融入敘事性的場地,營造出獨一無二的場所體驗。

入口位於建築東北角,並不十分起眼,由路面下幾個台階,正對著的是側院里的鏡面水池,池中植一棵高大有年份的花紅果樹。拐過入口門廊,進入接待廳,以一種較為婉轉的方式開始空間體驗。承接入口空間的是位於中心的大廳,兩層通高,形成整個首層的核心空間。巨大的上懸式壁爐掛在大廳的中心,強化了空間的核心感,其他的公共空間皆圍繞其展開。

Advertisements

拾山房精品酒店共有1500㎡左右的建築面積,僅設13間客房,配合周圍開闊的風景,整體室內的空間尺度都顯得寬鬆而協調,給入住者非常舒適的居住體驗。策劃投資建設經營一體化所帶來的控制性和良好細緻的服務也進一步提高居住的質量。

大廳前後各有一個庭院,增加採光的同時也為下沉的首層提供了內向的景觀。兩個庭院和大廳之間都以落地玻璃連接,視線可以在前後院之間交流,形成一種透明性,同時與東西向樓梯和走道所形成的主流線發生交錯。下沉的前庭和後院是對自然坡地的呼應,同時也避免主幹道的人流車流所造成的干擾,營造了一個安靜的獨立交流空間。

拾山房的業主李駿、何飆同時也是拾山房的設計師,這座項目完成了作為建築師的他們在學生時代就在心中埋下的情懷夢想。從開始的項目選址拿地、設計構思、現場監理、施工指導,到最後景觀所呈現的每一塊石頭、每一棵樹木、每一株花草,都能感受到設計師所投入的對於大理和生活的熱愛,極富感情的設計所達到的流暢和動人的細節在拾山房中完全可以打動每個居住者的心。

首層以公共空間為主,一到三層則是客房。每間客房都設計有巨大的露台和落地窗,最大程度將蒼山洱海的絕妙景觀收入房內。露台向外出挑,各層之間相互錯落,為立面增添些許變化,也令整個建築顯得更為輕盈。

天氣晴好的時候大理的陽光非常乾淨純粹,因此光在大理對於建築的空間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拾山房內的許多空間都有對光的設計,巧妙利用陽光在室內形成極其動人的光影變化。頂層的四面玻璃以及天窗,每間客房內面向露台的落地窗,都是對陽光最好的呼應。而室內設計在物件陳設的設計上也非常細緻地考慮了光影的影響,木櫃、陶罐和掛飾的幾何關係在光影下顯得格外好看,因此每一個角落的細節都經得起推敲。

頂上兩方露台則是賞景最佳地點,抬首蒼山流雲,俯首洱海古城。到了夜晚,四周安靜沉寂,只有山風松濤的聲音宛如清亮的長嘯。點上蠟燭,小酌一杯,夜色中洱海畔的古城和村落有明滅的燈光閃爍,好像身處的建築空間消解在夜色中似的。

室內設計由尚壹揚裝飾的謝柯、支鴻鑫完成,他們同時也是建築師多年的好友,對項目相同的認知、默契和了解帶來了非常高的配合度。室內的傢具大多由設計師親自在東南亞多個國家選購,質感和配色都十分契合建築本身的氣質,不同材質的傢具所帶來的混搭氣質也給每個空間進行了二度定義。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