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塔名人—抗日民族英雄李兆麟

​​​​​李兆麟,男,漢族,遼寧省燈塔市鏵子鎮小榮官屯人。中共北滿省委主要領導人之一、東北抗日聯軍創建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之一。曾任中共滿洲省委軍委負責人,珠河反日游擊隊副隊長、哈東支隊政委、東北抗日聯軍第六軍代理政治部主任、第三軍政治部主任、北滿抗日聯軍總政治部主任和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總指揮等職。

李兆麟,遼寧省燈塔市鏵子鎮人,原名李超蘭。曾用名李烈生、孫正宗、張玉華、張壽篯。乳名小升子。家庭出身富農。生於一九一○年十一月二日(農曆十月初一)。一九三二年五月經林郁青同志介紹入團,同年秋轉黨。一九四六年三月九日被國民黨軍統特務殺害於哈爾濱道里水道街9號,時年三十六歲。李兆麟八歲入本村張武亭辦的私學館讀書,九歲入大榮官屯初級小學,十四歲畢業於呂方寺公立高級小學;嗣後,又在榮官屯的私學館念二年書。一九二六年因其父去世,輟學務農,在家自學。一九三○年大榮官屯村長張復儉勒索民財,鄉親們敢怒不敢言。李兆麟得知后,非常氣憤,當面提出質問,義正辭嚴,問得村長無言以對。鄉親們看他主持公道,耿直剛毅,又能文會算,於一九三○年把他選為大榮官屯副村長。李兆麟自幼勤奮好學,成績優異,又擅長繪畫、書法和吹簫,頗受老師和家長的喜愛。輟學后仍經常手不離卷,刻苦自勉。面對日本帝國主義加緊侵佔東北、而腐敗無能的政府卻一再推行喪權辱國的外交政策的嚴酷現實,使李兆麟感慨萬分,他曾在書箱上刻下了「運思出奇,橫掃千軍」八個大字,用以表達其收回祖國河山的雄心壯志;還畫了一幅《大禹治水圖》寄託自己效忠於人民解放事業的崇高理想。這時,李兆麟已成婚。他的夫人李淑香對他從事革命活動曾給以很大支持。一九三○年,李兆麟的姨父張一吼(又名張俊武、張國威、張醒亞。是東北講武堂第七期步兵科畢業生。一九二九年是東北軍的連長、營長。駐長城喜峰口時,因部下嘩變被革職。一九三○年夏入中國大學文學系,后加入我地下黨組織),在中國大學讀書回家探親時,李兆麟常到張一吼家詢問國家大事。他們彼此暢談國事,抒發情懷。李兆麟還如饑似渴地閱讀張一吼從北京寄來的進步書刊。這對李兆麟開闊知識視野、增長才幹有很大幫助。一九三一年五月,張一吼在東北講武堂的同學翟樂全(甘肅人,東北陸軍北大營軍官訓練班畢業生,在東北陸軍暫編第一旅王以哲旅長手下當參謀,是我地下黨員),因患肺病到遼陽李兆麟家附近的二龍山雙龍寺(興隆寺)廟上養病。由張一吼介紹李兆麟結識了翟樂全。翟向李講述「五卅慘案」等震驚中外的大事,兩人常來常往,感情融洽,志同道合。在翟樂全的幫助下,李兆麟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決心要走革命的道路。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后,國土淪喪,山河破碎,災難深重的中華民族處於危急之中。為了拯救處於水深火熱中的祖國和人民,李兆麟說服了母親,自己賣一車大豆作路費,毅然告別了家鄉父老。一九三一年十一月李兆麟來到北平,化名李烈生。經張一吼介紹參加了「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反帝大同盟」,結識了「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擔任常委的我地下黨員馮基平(馮乃革)和擔任執委的夏尚志等同志。李兆麟熱情洋溢地介紹了東北遼陽一帶的抗日武裝鬥爭形勢,迫切要求黨去領導這些鬆散的抗日武裝隊伍,表示自己重返家鄉抗日的決心,博得馮基平、夏尚志等同志的讚許。為了取得合法身份作掩護,李兆麟在北平私立華北大學交了學費,成為這所學校的註冊學生。年底「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派李兆麟和張俊波到遼西義勇軍第四路軍耿繼周部工作,李兆麟任文書處處長,張俊波任文書處主任。不久,李兆麟回遼陽從事抗日活動。一九三二年初,李兆麟去北平「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彙報工作,請求黨組織派人去遼陽組織抗日武裝力量。同年二月八日根據中共北平市委和軍委的指示,由地下黨員馮基平同志帶領李兆麟、楊壽天到東北遼陽縣鏵子鄉小堡一帶組織建立抗日義勇軍。三月林郁青(李春發)奉胡喬木同志的指示也來到這裡。接著張一吼、孫志遠、夏尚志、王守賢、丁濟陽、魏名勝(關有為)、小周、田黎平、孫乙太、侯新等同志相繼也雲集小堡一帶。因為人、地兩熟,決定由李兆麟公開出面組織抗日隊伍,他騎著家裡的白馬聯絡了遼陽、奉天、本溪一帶的「長江隊」、「燕子隊」、「天地榮」、於志超和「平日隊」等山林隊。在「為了祖國、民族要打鬼子……」的口號下,這些山林隊紛紛表示願意聯合起來抗日救國。同年三月,以「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名義,在三家子陳楚英院內,由李兆麟主持,召開了約有五十多人參加的各隊首腦會議,宣告正式成立東北義勇軍第二十四路軍,下設五個支隊,總司令蘇景陽,達三干五百多人。定以小堡為中心,馳騁在東至歪頭山,南至鏵子溝,西至煙台(燈塔),北至陳相屯方圓六十平方里的土地上,與日寇作戰。中共北滿省委主要領導人之一、東 兆麟公園的墓碑 兆麟公園的墓碑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總指揮李兆麟同志,生前曾以「『運思出奇,橫掃千軍』……奪回我河山」的豪言壯語,作為「振興中華」的座右銘。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后,在黨的領導下,李兆麟戎馬馳騁在「遼、吉、黑」,率領抗日健兒歷盡千險、排除萬難與日本侵略者浴血奮戰,配合我軍和蘇聯紅軍消滅日本關東軍,解放了全東北,終於「奪回我河山」。他無私地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中華民族的解放事業,奉獻給中國人民的衛國戰爭。他的英雄業績將永遠為中華民族所讚揚,他的英名將永遠銘記在中國人民的心中。

Advertisements

義勇軍第二十四路軍成立不久,於三月底攻克鏵子溝礦警,活捉前日本關東軍工兵司令、八大礦礦長「久留島」。在韭菜台殲滅投靠日寇的土匪隊「洪盛團」三百餘人。擊潰霸據東至唐家堡子,南至小旋,西至鏵子溝,北至柳河子方圓三十里地、危害人民的地富武裝「南大會鄉團」千餘人。在這一節節勝利、軍民振奮、反日烈火燃遍遼瀋大地的大好形勢下,蘇景陽受日寇的引誘投敵叛變,李兆麟機警地將其騎兵隊帶出堅持抗日。一九三二年七月,義勇軍已發展到六、七千人,李兆麟又聯絡了奉界的林子升和遼陽各地的山林隊及東北義勇軍第二十四路軍近萬人,於八月二十八日深夜攻打奉天,沖入南關和飛機場,敵偽公安隊、城內偽軍警和便衣隊紛起內應,破壞了航空處、兵工廠、電台,燒毀飛機庫並燒壞飛機七架。這一創舉,轟動了全中國,擊痛了日寇司令部。一九三二年十一月,由於日寇加緊圍剿義勇軍,從上海等地調集重兵實行「鐵壁合圍」,加之義勇軍內部良莠不齊,以及倖存的最後一支「燕子隊」首領沈寶林叛變,李兆麟被迫離開遼陽去奉天特委。李兆麟和其他同志在遼陽縣小堡一帶組織義勇軍,積極從事抗日武裝鬥爭的同時,還建立了許多抗日鬥爭組織。如先後建立了「反帝大同盟」、「農民大同盟」、「窮人會」、「少年先鋒隊」、「婦女會」等組織,開展「抗租抗息」、「分糧吃大戶」、「高粱鬥爭」、「苞米鬥爭」、「罷鋤」和破壞敵偽鐵路、電訊設備等鬥爭。他還帶領叔兄弟等親屬印製以抗日救國為內容的「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打倒官僚軍、土豪劣坤」、「反對壓迫,反對剝削」、「工人要罷工,農民要罷耕」、「工農群眾團結起來,不當亡國奴」等傳單標語,組織兒童借各村「廟會」之機到雙龍寺、曹官寺、柳河子、三塊石、十里河、鏵子溝等地散發。影響波及周圍八、九十里地的村莊。李兆麟還非常關心兒童、婦女工作,親自教唱抗日鬥爭歌曲。一九三二年十二月,李兆麟化名孫正宗受奉天特委的指示,與孫乙泰(王子明)、侯新(侯維民、侯國棟)到本溪煤礦從事抗日活動。由於工作需要在煤礦成立了「臨時工作委員會」,李兆麟任支部書記。不久建立了團支部,發展了楊堅白(楊玉典)、陳向古、徐倫言入團。他們以挖煤、扛木頭、推礦車等勞動為掩護,在工人群眾中宣傳抗日救國的思想。在三坑、五坑短短的幾個月里,李兆麟親自經歷了舊中國礦工的悲慘生活,與礦工工人同甘共苦,開展對日鬥爭。遇上了工人弟兄頭痛腦熱,他犧牲自己班后的時間去照顧,有時用自己的錢解決困難工人的生活,把工人緊緊團結在黨的周圍。由於李兆麟積極的工作,礦工「抗日救國會」的組織發展到三百多人。一九三三年二月,根據中共奉天特委的指示,礦「臨時工作委員會」改名為中共本溪特支,李兆麟任支部書記。不久,他由於沉重的勞動,緊張的工作,以及惡劣的生活環境,肺病越發嚴重,被組織調回奉天養病,住在一位同志的家裡。組織上還派人把他家遷往奉天皇姑屯,后搬到小南關。從此,這個小南邊門外邊家墳新居和原住址遼陽小榮官屯,便成為我黨秘密從事革命活動和轉送骨幹力量的重要聯絡紐帶。同年三月初黨組織派他去奉天造兵所。中旬經韓錦華(韓學仁)介紹來到奉天造兵所當工人。以龐志勇家為據點,李兆麟常給韓錦華、葉智民、白金凱、龐志勇、龐志猛、王兆利、王紀寬等人講抗日救國的光明前途和蘇聯十月革命勝利的史實。還常到南關東北大學、東山咀子講武堂等地活動。又通過張學良部下警務處處長黃顯聲的關係到靖安軍中從事抗日活動。五月初任中共奉天特委軍事委員會幹事,又擔任團奉天特委下屬的青年士兵委員會負責人。李兆麟冒險經常深入肇新窯業、造兵所和靖安軍積極從事黨的地下活動,秘密散發抗日傳單、標語。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二日,李兆麟通過有愛國感的崔軍醫,以「看病」為掩護來到了靖安軍兵營,正在同偽軍幾個決心起義的官兵商議起義行動計劃時,由於叛徒告密中共奉天特委被破壞,李兆麟家也被查封,母親和妹妹被捉走,幸虧鄰居一位大娘慌忙跑來報信,李兆麟才免遭被捕。之後,李兆麟潛回遼陽二檯子姑表弟喬保珍家籌集路費,從十里河上火車路經奉天前去中共滿洲省委所在地哈爾濱。李兆麟到哈爾濱化名張玉華。兩天後,在道外天泰客棧與中共滿洲省委秘書長馮仲雲同志接上了關係,被分配任中共滿洲省委軍委負責人。他曾先後到北滿的海倫、巴彥等地巡視工作,宣傳抗日救國政策,幫助當地建立抗日組織。一九三三年秋,李兆麟到珠河巡視工作見到了趙尚志同志,並在珠河縣三股流正式成立珠河反日游擊隊,趙尚志同志任隊長。不久李兆麟回哈爾濱任干訓班負責人兼任教員,經常在省委交通員張宗偉同志家裡和馬家溝公園上課,把打敗日寇建立新中國的宏願化作春風細雨,澆灌、滋潤著訓練班裡的每一個學員。南滿游擊隊的張瑞麟(張秉文)同志曾在李兆麟辦的訓練班學習過,由於李兆麟同志的耐心教育,他的政治思想覺悟提高很快。一九三三年十一月滿洲省委遭到部分破壞,李耀奎書記不幸被捕。李兆麟遂到珠河趙尚志領導的游擊隊,化名張壽箋任副隊長,一九三四年六月,珠河反日游擊隊改編為東北反日游擊隊哈東支隊,趙尚志任司令,李兆麟任政治委員。支隊下設三個總隊,有四百五十多人,分別由趙尚志、李兆麟、韓光率領活動在賓縣、珠河縣鐵道南和鐵道北一帶,痛擊日寇。一九三四年秋,趙尚志、李兆麟率哈東支隊三百多人,攻克五常堡,殲滅五百多日偽軍,繳獲大批槍枝彈藥和軍需物品。這一仗是哈東支隊誕生以來取得的最大勝利,它大大地鼓舞了人民的抗日鬥志,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到一九三五年初,開闢了賓縣、珠河、延壽、方正、五常、雙城等縣新的抗日游擊區,鞏固了珠河縣三股流一帶的游擊區,打擊了由於「黃炮」、「鐵軍」等山林隊叛變出現過的叛逃逆流,使義勇軍、山林隊更加靠近黨所領導的哈東支隊。珠河反日武裝鬥爭形勢已發展到一個新的歷史階段。一九三五年一月二十八日,以哈東支隊為基礎,吸收地方青年義勇軍成立了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李兆麟任二團政治部主任,團長是王惠同,活動在珠河鐵路南和五常、雙城一帶,二月在孟家店打死偽軍團參謀長,擊退日偽軍向帽兒山進犯的討伐隊。四月又聯合道北義勇軍二、三百人進攻老三區,佔領敵人重要據點小黃燒鍋,又進攻大亮子河,將敵人剛修建的軍用農場完全燒光,打得日寇驚恐不安。一九三五年九月,日偽集中千人以上的討伐隊,瘋狂地對我珠河游擊區進行掃蕩。敵人所到之處一片煙雲火海,游擊區被破壞了不少。三軍司令部和二、三團主力部隊,奉命向湯原一帶遠征。這時李兆麟已從二團調到一團,與劉海濤團長率一團二百多人到依蘭、勃利一帶活動。在方正縣大羅勒密地區三家子屯與李延祿同志領導的四軍會師。九月十六日聯合四軍攻克南鵰翎鎮,偽保安隊一百多人反正。又趁林口日偽軍來援未至、鎮內空虛之機,以一天一百二十里的急行軍奇襲林口,鞏固和擴大了湯原根據地。不久,李兆麟任三軍政治部主任。同年十一月調到六軍任政治部主任。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八日,在湯原境內召開了北滿抗日部隊和軍政領導人聯席擴大會議,李兆麟被選為擴大會議的執行主席。二月十日中共中央為建立全東北抗日聯軍總司令部作了決議(草案),決定將東北人民革命軍改為抗日聯軍。根據這一決議,成立了東北抗日聯軍總司令部,趙尚志同志為司令,不久,根據《統一軍隊建制宣言》東北人民革命軍第六軍改編成東北抗日聯軍第六軍。為鞏固湯原根據地,以李兆麟為臨時總指揮,率隊除掉了為日寇效勞的「於四炮」森林警察隊,這一仗打得十分漂亮。當時大部隊隨六軍軍長夏雲傑去打鶴崗。駐地僅有二、三十人的警戒人員。經戴洪濱同志提議讓窪區區委書記李風林同志把游擊連和青年義勇軍帶來,集結了一百五十多人。由李兆麟、戴洪濱率領,從浩良河東面上山出發,冒著零下三十多度的嚴寒,沿著湯旺河走了一天。當走到岔巴氣地方,夜幕降臨,趁黑夜活捉了木製崗樓里的兩個偽警察。從中了解東岸有四十多偽警察都住在大院套里,東院住有幾個中隊長黃毛、丁山、張保安,僅有一個崗哨。經過教育,這兩個偽警察願意為我軍帶路,六軍四團團長戴洪濱、區委書記李鳳林、連長劉世傑、窪區青年義勇軍排長王鈞等人押著這兩個警察分別率部隊摸到了北岸的警察大院,巧妙地繳了偽崗哨。李鳳林機警地帶著三十多人衝到西院封住門窗,於此同時李兆麟、戴洪濱帶著二十多人闖入東院,敵黃毛等人見勢不好,放下大煙槍(吸鴉片的工具),隨手去取掛在牆上的匣槍,當即被李兆麟「砰」的一槍,把煙燈打掉在地,並用槍指著他們說:「不許動!你們的槍要拿出來打日本。」這時窗外抗聯戰士的槍都從窗戶伸了進來,同志們竄上炕取下來敵人的匣槍。幾個曾威風一時的森林警察大隊的中隊長黃毛、丁山、張保安乖乖的當了俘虜。同時間,西院的敵人也被順利地解決了。李兆麟決定留少部分兵力守住岔巴氣,封死山口,切斷敵人的聯繫,余者直向南岔挺進。李兆麟讓先頭部隊換上敵人的服裝,乘著幾張爬犁(雪橇),押著黃毛、丁山、張保安向南岔進發。途中迎面來了一張爬犁,走近才認出是戴洪濱家鄉陳永山的兒子陳貴(是五炮宋喜彬派出來的哨兵),他告訴我軍說五炮已帶六個人出來巡視,很快就到。李兆麟決定叫黃毛、丁山坐在最前邊的一張爬犁上,繼續向前趕路。不大功夫,迎面來了一張爬犁,在距二百米的地方停住了。對方高喊:「是什麼人?」李兆麟用手槍頂著黃毛的背後,指令他回答說:「是自己人,你是老五嗎?」五炮宋喜彬又問:「後邊那麼多的爬犁是幹什麼的?」黃毛忙答:「是山下送糧的。」瞬間李兆麟等同志乘坐的馬爬犁有如離弦的箭一樣奔向五炮。五炮還沒有清醒過來就做了俘虜。經過我軍教育,宋喜彬同意帶路去繳南岔。到南岔我軍順利地繳了南岔營地警察的械。在此地部隊稍加休整,於次日三時,用最快的速度直搗距這裡有五百里路程的老錢櫃。這是在數九寒天里的一段艱苦的進軍路程。戰士們手腳凍麻了,就跳下爬犁跑一陣;餓了就啃幾口凍餅子。由於宋喜彬(后參加我軍,一九三八年九月在南岔一帶被日寇包圍,英勇戰鬥壯烈犧牲)在前面起到了掩護作用,到了老錢櫃時,順利地繳了保護力和櫃房森林警察隊的械。後續部隊到達后,迅即直搗老錢櫃後邊十幾里路的日寇指揮部,清滅了森山大尉等以下七名日寇指導官。我抗聯將士兩天兩夜,行程八百里,徹底拔掉了在伊春溝里猖獗一時的森林警察大隊這個釘子,勝利地結束了這場戰鬥。除於四炮(大隊長)外出沒有抓到,其餘全被生俘,共繳獲一百多支槍、三十多萬發子彈,一百多磅大煙土和幾萬斤米面。燒了敵人的大本營,遣散了伐木工人,從此抗聯六軍威名大震,湯原一帶的抗日形勢出現了新局面,成為我抗聯三、六軍的根據地。為了鬥爭的需要,從抗聯三、六軍抽出一部分力量組成留守處,建立了許多密營,設立小型兵工廠、被服廠、倉庫、醫院。同時還設立了軍政幹部學校,趙尚志兼任校長,教育長是李兆麟。在三個地點辦了三期學爬山、渡河、射擊的訓練班。除學習訓練軍事課目外,還學習馬列主義政治課。三、六軍師、團以上幹部和地方主要領導人,都得到了輪訓,為北滿抗聯各軍培養了許多幹部。一九三六年九月十八日,在湯原帽兒山北坡召開了珠河、湯原中心縣委及三、六軍黨委聯席會議,李兆麟被選為中共北滿臨時省委委員。同年冬,日本帝國主義為加緊對下江地區人民的反動統治,妄圖撲滅正在興起的人民抗日鬥爭的烈火,集中了大量偽軍,抓了數百名民工,在鐵力縣境內的神樹建造了一座大兵營。六軍知道后,在一天大雪紛飛的深夜,李兆麟率六軍二百多名戰士奇襲和破壞了這個兵營,打死日寇指揮官,消滅了這股偽軍。一九三七年,根據中共北滿臨時省委決定,東北抗日聯軍總司令部改為北滿抗日聯軍總司令部,包括三、四、六、九、十一軍,趙尚志仍為總司令,李兆麟任總政治部主任兼六軍政治委員。「七·七」事變后,日本關東軍司令部狂妄地制定了三年內消滅我抗日聯軍的「肅整計劃」,在司令長官山田乙三大將率領下,調集了日寇三十一個步兵師團(相當軍)、十個步兵旅(相當師),還有偽軍十五個步兵師、十五個騎兵旅等幾十萬人的兵力,又憑藉兩個航空軍和兩個裝甲旅團的支援,以及漢奸特務警察來對我抗日聯軍和根據地人民實行瘋狂的圍剿及慘無人道的「三光政策」。我抗日聯軍損失嚴重,根據地黨組織也受到極大的破壞,人民遭到殘酷的屠殺。為保存實力,中共北滿省委決定三江地區的抗聯主力部隊到小興安嶺西麓開闢新的根據地。李兆麟積極認真貫徹這一正確的西征決定。七月抗聯六軍派出了西征先遣部隊,六軍軍長戴洪濱率領二師、三師、四師和軍部王鈞為首的保安團開始進行西征。李兆麟率六軍司令部和一師、五師及地方部隊仍在下江地區堅持鬥爭,迷惑敵人,掩護部隊西征。為了安定軍心,耐心幫助十一軍軍長祁致中和他領導的隊伍,堅定地走上抗日救國的道路。六軍西征先遣部隊因與敵人力量相差懸殊,在海倫活動一個月後返回三江平原。一九三八年初,李兆麟帶領六軍騎兵二師和梧桐金礦嘩變出來的隊伍,解決了東西梧桐河,東西杜魯河,東西火燒營和老溝等七處敵人金礦區的重要據點,繳獲許多戰利品。在行軍作戰中和戰士們同甘共苦,替體弱戰士背大槍、挎背包,休息時給大家講故事、上文化政治課和教唱歌。在敵人追圍十分緊張、到處都有險情的情況下,一天,李兆麟對警衛員王琨同志嚴肅認真地說:「小王,我若是犧牲了,你千萬要記住,不要讓敵人得去我身邊的皮包,你要把它送到北滿省委去,因為皮包里有許多重要的黨內文件。」為保護一九三八年四月在依蘭縣四塊石西北青山裡召開的中共北滿臨時省委第七次常委會議全體同志的安全,李兆麟率一部分隊伍把敵人引向自己的方面來,邊打邊退,最後甩掉了敵人。之後又在率六軍教導隊向蘿北、綏濱地區轉移途中,在格金河打退了三四百名追擊的敵人。這期間,日本關東軍又集中十萬多兵力掃蕩三江平原。抗聯部隊傷亡很大,曾先後有三名軍長(趙尚志、戴洪濱、祁致中)過境而被蘇軍押審;有兩名軍長(謝文東、李華堂)投敵。北滿抗聯軍以上幹部只剩李兆麟一人。在遭受如此嚴重挫折的情況下,李兆麟獨撐危局,擔負起各軍的指揮責任。他日夜奔波於松花江兩岸,鞏固了抗日聯軍的各部隊並先後組織了三批部隊西征,為保持抗聯實力、創造新的根據地和游擊區,做出了突出的貢獻。三江地區抗聯主力於一九三八年七至八月間由馮志剛、陳雷、王鈞、王明貴、金策等同志分別率領抗聯隊伍開始陸續西征時,為保證部隊順利西征,李兆麟率六軍司令部仍在三江活動。他曾率領抗聯戰士在富錦境內,為四軍留守處、十一軍一師師長李景蔭領導的三百多名同志解了圍。1939年5月,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正式成立,李兆麟任總指揮。他領導三路軍在廣闊的松嫩平原上開展游擊戰爭,攻擊敵人薄弱環節並屢屢取勝,增強了人民的抗戰信心,牽制了日本關東軍大量兵力,有力的配合了全國抗戰。1946年3月12日下午2時,李兆麟的夫人金伯文到鐵路醫院瞻仰李兆麟遺體。李兆麟受害是七刀八孔。三月九日早上,李兆麟對金伯文同志說,今天跟國民黨市長有個約會,請把衣服熨一下。李兆麟抱起振英(卓婭),手拉著振環(阿立克)等著熨衣服。九點多鐘穿起熨好了的衣服離開了家。下午四時,敵人來信詭稱某要員「有重要事情請李兆麟去水道街九號商談」。當汽車開到離中蘇友好協會不遠的地方,汽車突然壞了,李兆麟讓警衛員李桂林幫助司機修車,自己步行到了中蘇友協,跟秘書於凱同志說他去水道街九號(此處與中蘇友協相隔百米左右),說完就獨自去了水道街九號。一進門,就被國民黨哈爾濱「市長」楊綽庵的女秘書孫格齡把李兆麟穿著的藏有手槍的大衣脫掉,鎖在衣櫃里,然後領進似會議室的大房間。李兆麟被騙喝下敵人下的氰化鉀茶水,當即昏倒在地,一群潛伏的劊子手竄出,趁李兆麟昏迷中將他殺害,周身要害處連刺了幾刀。在黎明即將到來的時候,李兆麟用自己的鮮血換來了億萬人民的覺醒。充分暴露了國民黨反動派假和平真內戰的陰謀。國民黨反動派特務殺害了李兆麟后,還無恥的開動宣傳機器編造不少流言蜚語,妄圖詆毀這位抗日民族英雄的光輝形象。但日出雲散,天網恢恢,隨著全國的解放,殺害李兆麟的兇手終於相繼被捕法辦。李兆麟將軍被害,噩耗傳來,廣大群眾悲痛萬分,對國民黨反動派的血腥暴行義憤填膺,群情激憤。哈爾濱市舉行了十幾萬人盛大的遊行示威。中共中央機關報和東北局機關報發表了社論和報道,揭露國民黨反動派的內戰陰謀,抗議國民黨特務殺害共產黨員的恐怖政策,並召開了三天三夜追悼大會。金伯文同志帶著未滿三歲的振環和未滿周歲的振英為李兆麟將軍守靈。在送葬那天,有十幾萬人為之送行。馮仲雲等領導同志和抗聯老戰士懷著悲痛的心情,重溫李兆麟生前編寫的《露營之歌》。把他安葬在哈爾濱道里松花江畔的一座公園裡,命名為兆麟公園,以示紀念。並為他樹起一個高大的紀念碑,上面刻有「民族英雄李兆麟將軍之墓」,他的親密戰友馮仲雲同志為他撰寫了碑文。在家鄉有將軍的故居紀念館,並且市內以其命名的道路還有兆麟廣場無不代表家鄉人民對他的崇敬和懷念!

Advertisements

2009年9月14日,他被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之一。2010年10月29日,紀念李兆麟將軍誕辰100周年座談會在哈爾濱舉行,各行業愛國人士與李兆麟將軍後代共聚一堂,緬懷革命先烈,暢談時代理想。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劉國中參加座談會。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