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巴基斯坦哥們相處的日子三


​想起一件比較有意思的事情,不同地方的人喝了酒以後都會表現出不同的狀態,有些人喝了酒會胡言亂語,說話語無倫次顛三倒四。有些人喝了酒會吹牛,上吹前五百年,下吹后五百載,馬雲都是他小弟。有些人喝了酒以後會哭,把八輩子前的傷心事都想起來,吐的梨花帶雨或嚎啕大哭。

但很有意思,Jimmy喝多了的狀態比較特殊,他比較有原則,當他覺得自己已經醉了不能再喝以後,誰勸也不會再喝一口,乖乖的找個地方躺下睡覺,誰勸也沒用。


​就在前幾天我們以為喝過一次酒,其實我倆屬於一星期一小聚,一個月一大聚,我工作上,家庭上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都喜歡找他吐槽,反正他也不會跟任何人說,我也敢在任何公共場所大肆抱怨各種問題,畢竟講的英文能聽懂的人並不多。

Advertisements

前幾天喝酒,我們定在我公寓樓下的一家餃子城,一人三瓶啤酒,邊喝邊聊,聊了兩個小時,大家都沒盡興,於是又一人三瓶啤酒,繼續暢聊。其實喝酒就這樣,到最後根本吃不下飯菜,但是酒卻可以一杯一杯。


​就這樣到了晚上十點,我看他有點微醉,於是又搬了一箱24罐裝的青島啤酒回到公寓,比較湊巧的是,我遠在俄羅斯的好哥們Eugene這兩天剛到廣西工作,發來了視頻邀請,於是乎神奇的一幕發生了,我們三個人三個國家,手裡都拿著青島啤酒對著手機邊聊天聊喝酒,又陸陸續續的喝了七八罐。

晚上十二點我的兩個舍友下班回到家,愉快的加入到我們當中,四個人有吃有喝的聊了起來,把最後的十幾罐掃蕩的一乾二淨。喝到一半的時候,Jimmy搖搖晃晃的回到我卧室,我們都以為他上廁所就沒在意,過了二十分鐘還沒有回來,於是就關心的過去看了看。結果這傢伙很自覺的換了衣服乖乖的躺在被窩裡睡覺,我們試著叫了三次也沒起來,我過去看了一下,簡直笑死我了,這傢伙居然迷迷糊糊的還敷了一張面膜。

Advertisements


​ 算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他喝多的樣子吧,不錯,很乖,酒品很好,不鬧事,不折騰。日子就這樣慢慢的走著,算起來我們倆彼此都十分熟悉,很多他的哥們會打趣的說以為我們兩個是一對。

其實國家之間的情意也是如此,在國際社會上,中國跟巴基斯坦不也就像是一對好基友,許多國際場合併不需要過多的交涉,彼此都會毫不猶豫的站在對方角度,把對方的利益當做自己的利益,不讓步,不膽怯。

他的家庭條件並不好,我經常吐槽他的穿衣風格,屬於自我感覺良好類型,我開玩笑的說,你們五官十分立體,很符合中國人的審美,五官也有辨識度,為啥不會穿衣服呢?我們村裡人都不會這樣穿著。的確,衣服的主風格都是灰色,棕色,深藍色,黑色,明明二十幾歲的小夥子,卻穿成了四十歲大叔的模樣。


​當然,這些都不是問題。有個小問題,他們的體味有些恐怖,十分強烈,就是腋下的那種味道,好像很多外國人都有這個問題吧,他自己也知道,每次出門會噴很多香水,用郭德綱的話來形容,就像偷吃了羊屎一樣辣眼睛。我可並沒有反感,也沒有任何貶低的意思,只是實話實說,通過自己的接觸,給大家還原一個最真實的巴基斯坦人。

比較有愛的一點,他們十分敢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場,每當國際有什麼事件,他的朋友圈都可以看到他用中文的發聲:我們只堅持一個中國。我相信世界和平等等。

(喜歡小編,記得關注哦)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