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戰慄的生命之花尼采

仰望頭頂的星空,星漢燦爛,曾經亮及一時的星宿,在覆滅之後很快湮沒在人們的記憶之中,而在遙遠的天邊,卻總有那孤獨的星宿,偏離人們的視線默默運轉,曾經燃燒過的餘光,經歷了很久很久之後,依然映照在我們的眼中,化作永恆。

百餘年前的一位德國哲學家,抱著一腔瘋狂的熱情建造起一座龐大的思想大廈,人們嘲笑它的蹩腳,不理解它的前衛,然而這位瘋狂的天才對他身後的聲音充滿了無比自信:「我的時代還沒有到來,有的人死後方生。」

回顧尼採的人生歷程,「傳奇」這兩個字貫穿始終。出生在虔誠宗教信徒家庭中的尼採在經歷了短暫的神學教育之後果斷地背棄了這門與自己生命相悖的專業,投身於古典語文學的學習與教育工作;這樣一個反叛的嘗試終於也為他其後的反基督思想打響了信號。不一樣的專業領域帶給他嶄新的生命體驗,離群索居與冥思苦想,埋頭苦讀與奮筆疾書,當他的處女作《悲劇的起源》一入世,便觸動了當時時代的思想之雷,這本以全新的眼光研究悲劇起源的小冊子亦宣告了尼采悲劇人生的開始。

Advertisements

當他的鋒芒開始顯露之時,他也正一步步走向少數人的隊伍,站在了大多數人的對立面。而在當時的價值判斷來看,所謂真理理應埋藏在大多數人的隊伍里,尼采嘗到了被隔絕的孤獨之味。孤獨沒有打敗他,從叔本華的哲學和瓦格納的音樂里,他找到了自己「絕妙的慰藉」。可是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偶像的力量從來不是阻擋他腳步的舊石子,他的靈魂註定不得安寧,從偶像之中汲取營養之後,好不留情地打破一切偶像的束縛,不斷摒棄曾經推崇的一切,意義與價值被重新評估,自由的精神茁壯成長,然而也正是在這個時候,越發走向極端的尼采將要被整個時代放逐了。

決裂、失戀、辭職……一系列偶然的遭遇湊到一起,卻似乎顯示了某種必然的命運。已過而立之年的尼采精神上越發成熟。所謂成熟,並非是許多人眼中被世俗磨去了稜角,越發屈服於世故和功利,那不是成熟,而是個性的早衰與精神的夭亡;真正的成熟,是在看遍滄桑世事後保持更加獨立清醒的姿態,發現真實的自我,形成獨特的個性,在精神上收穫豐腴的世界。

Advertisements

「現在我敢於自己來追求智慧,自己來做哲學家,而過去我只是崇敬哲學家們。」重整旗鼓出發的尼采以更加癲狂的姿態擁抱世界,攀登思想的高峰。從《偶像的黃昏》到《查拉圖斯如是說》,從《善惡的彼岸》到《道德的譜系》,當一部部集中代表尼采基本思想的成熟著作在脫出常規的漂泊的生涯中寫出之後,經歷歲月的洗禮,流傳為人們心目中的永恆經典。

二十世紀的序幕剛剛展開,他帶著病軀殘體和無盡的隱痛告別了這個世界,告別了帶著沉重鏈鎖的舊世紀,然而時間帶走了他的軀殼,卻讓他的思想重新煥發生機,這「瘋子的譫語」直到經歷過世紀轉換,時代更替,才逐漸顯露出它的耀眼迷人光芒,新一代人才隱約從這「瘋子的譫語」中聽出些許先知的啟示。

任何紀念都是提醒,提醒著歷史上曾經輝煌燦爛的美麗時刻,也提醒著每一個旁觀者,被紀念之物已然慘然凋落。一個世紀的風塵洗禮,卻讓「尼采」這個名字越來越還原至他的本真;經過無數人付梓之作的研究與發現,他的思想與人生穿越時光隧道更加熠熠生輝。

當這顆敏感的心在時代漩渦中遭遇震顫,潛伏的病痛在尼採的靈魂上發出吶喊,陪伴天才心靈的唯有孤獨,而這位高瞻遠矚的巨人卻依然站在時代的鋒芒上張開雙臂:「看哪,在遠處迎候我們的,是死亡、榮譽和幸福!」

這朵綻放在十九世紀末的生命之花令人戰慄。願這位孤獨的世紀末精神漂泊者,終於在後世人的銘記中找到他的歸宿。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