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中藥——夏枯草

兒時的玩伴小秋採的夏枯草大多進了小秋弟弟的肚子。小秋的弟弟叫小冬,從小體弱多病,瘦得像蝦米,脖子上還有一串串的小疙瘩,鄉下叫「老鼠瘡」,其實就是淋巴結髮炎。小秋媽留給小秋的作業就是哄弟弟喝一碗又一碗的夏枯草湯。我和小秋總會想盡一切辦法逗小冬高興,讓小冬喝下那些黑不咕咚的汁液。偶爾嘗一下,苦,真苦。小冬後來長成了大小伙,那些「老鼠瘡」也早已消散。不知道小冬還記不記得那時他最討厭的「黑色米湯」。

在臨床上,我用夏枯草治療高血壓病,用的最多。常常四十一過,高血壓就開始不約而至。許多人第一次量出血壓高時都會說:「我從來沒有患過高血壓呀!」不相信,不願相信,也不敢相信。這是正常的心理反應。誰在患什麼病之前被告知呢?我也覺得高血壓是最虛無縹緲的疾病。看不見,摸不著,如幽靈在我們的血管里循環。能感受到的不過是聽診器下的咚咚那兩聲,便一錘定音。可她又確定是存在著,而且一旦患上,就再難擺脫。還會不斷增加心、腦、腎這些重要器官患病的幾率。

Advertisements

引起高血壓的因素是什麼呢?看教科書,列出的病因一大堆。病因越多反而越迷茫,因為多就是不確定,想打一棒子都無從下手。不僅是高血壓,還有肥胖、高血脂、高血糖等病的病因都是一大堆。後來,我終於總結出一個字——貪。所有的高其實都源於這個字。貪吃貪喝,貪圖享受安逸舒適的生活。脂肪、膽固醇、垃圾在血管內越積越多,從量變到質變,乃至成疾。所有肝陽上亢引起的高血壓,我都會在處方最後寫上,夏枯草一大把。一大把夏枯草也是輕飄飄的,可是它有體積,真是的存在,足以對抗那些過高的虛無。

人到四十,身體就開始走下坡路。夏枯草不是人,它卻比人聰明。他懂得節制,取捨有度。所以他是我們的老師,我們需要想他那樣,寧靜、清遠、有節、有度,來降我們的虛妄之火和乖離之氣。

Advertisements

弘一法師傳記,三十九歲的教授李叔同,風度翩翩,事業如日中條之時突然遁入空門,梯度為僧,法名弘一。從此告別塵世的一切繁文縟節,謝絕一切名聞利養,以戒為師,粗茶淡飯,過午不食,開始了淡泊自然的雲水生涯。放下。弘一法師如一株美麗的夏枯草,把什麼都放下了。絢爛之極,歸於平淡。豐子愷先生說,人生不過三層樓,第一層是妻子兒孫親戚朋友(世俗);第二層是文學藝術(文化);第三層是宗教。豐子愷認為自己只是在二樓和三樓站了站,沒能上的去。而李先生一鼓作氣登上了三層樓。

人這一生,需要拒絕和放下的太多,小到不良嗜好,大到功名利祿,進退去留。有多少人能夠放得下呢?放不下,所以大都在一樓和二樓的轉角處徘徊吧!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