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城畫派八大家——李可染

李可染(1907—1989),現代畫家。江蘇徐州人。自幼習畫,早年先後入上海美專、國立西湖藝術院學習。1946年任教於北平藝專。1956年為變革山水畫,行程數萬里旅行寫生。其山水畫早年取法八大,筆致簡率酣暢,后從齊白石習畫,用筆趨於凝練。又從黃賓虹處學得積墨法,並在寫生中參悟林風眠風景畫前亮后暗的陰影處理方式。畫風趨於謹嚴,筆墨趨於沉厚,至晚年用筆趨於老辣。亦善畫牛,筆墨頗有拙趣。曾任中央美術學院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等職。代表作有《灕江勝境圖》《萬山紅遍》《井岡山》等。

李可染自幼即喜繪畫,13歲時學畫山水。1923年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學習,兩年後畢業回鄉作小學教師,並任教於徐州藝術專科學校。1929年考入西湖藝術院研究班,學習油畫並得到林風眠的指導與賞識。1932年作《鍾馗》併入選第2屆全國美術展覽。

1937年入郭沫若主持的政治部第三廳,在武漢等地畫抗日宣傳畫;

1942年在四川重慶參加當代畫家聯展;1943年任國立藝術專科學校中國畫講師。次年在重慶舉辦水墨寫意畫展;

1945年與林風眠、丁衍庸、關良、倪貽德舉行5人聯展。這一時期的作品,

1946年到北平藝術專科學校任教,翌年春拜齊白石為師,相隨10年。同年又深得黃賓虹積墨法之妙。

1949年後,當選為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1953年在北京舉行了李可染、張仃、羅銘寫生聯展。

1957年,訪問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畫了大批寫生作品,在筆墨、造意與境界的處理上均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這一時期的代表作將西洋近代繪畫注重感性真實和對象個性的特色融入中國畫的筆墨形式之中,破除了傳統山水畫輾轉相承的老程式,給作品注入了新鮮的生命感受和現代特色,是對傳統山水畫的突破,並由此而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獨特風貌。

1959年在北京、天津、上海、南京、廣州、捷克斯洛伐克舉辦了畫展並出版了畫集,當年被選為全國政協委員。

1979年當選為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全國文聯委員,並被任命為中國畫研究院院長。

1983年攝成美術教育片《李可染的山水藝術》、欣賞片《為祖國山河立傳》、《李可染畫牛》。

1986年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回顧性的李可染中國畫展,展出了他各時期的作品 200餘幅。

這一時期是李可染創作的又一高潮階段,筆墨更加純熟,揮寫更加自如,意趣更加醇厚,形式更趨於風格化。

李可染長期擔任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教授,培養了許多山水畫家。他認為學習傳統繪畫,第一步須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第二步要以最大的力量打出來。這是他幾十年藝術實踐的總結,也體現著他對傳統和創造的普遍看法;出版有《李可染水墨寫生畫集》、《李可染中國畫集》、《李可染畫牛》等。與陸儼少先生並稱「南陸北李」。

李可染的山水畫重視意象的凝聚。他強調作山水畫要從無到有,從有到無,即從單純到豐富,再由豐富歸之於單純。他在40年代的山水作品還留有朱耷、董其昌的影子,清疏簡淡,是一種線性筆墨結構。50年代以後的作品,藉助於寫生塑造新的山水意象,由線性筆墨結構變為團塊性筆墨結構,以墨為主,整體單純而內中豐富,濃重渾厚,深邃茂密。 他從范寬、李唐、龔賢、黃賓虹等古今大師那裡汲取了創造朴茂深雄風格的營養,又迥然不同於他們。他多取材於江南與巴蜀名山大川,因而融鑄了他風格中的幽與秀。他的純樸、醇厚的北方素質又使他的風格溶入了朴茂深沉。他又將光引入畫面,尤其善於表現山林晨夕間的逆光效果,使作品具有一種朦朧迷茫、流光徘徊的特色。從總體看,李可染的山水畫比明清山水畫更靠近了對象的感性真實,從某種意義上看減弱了意與形式趣味的獨立性。這是對於明清以來山水畫愈益形式化、程式化傾向的一種補正和突破,且與五·四運動以來注重寫實的文藝思潮相一致。

李可染對寫意人物畫曾下過很多功夫,下筆疾速,動態微妙,形象誇張但不醜化,樸質卻不古拙,富於詼諧、機智特色和生活情趣,齊白石曾給予很高的評價。李可染還是畫牛高手。他喜歡牛的強勁、勤勞和埋頭苦幹,畫室取名師牛堂。多年來畫了大量牧牛圖。

李可染善書法,喜搜求書帖,尤愛北碑。他的書法,得益於黃道周,亦得益於他的繪畫修養。重結體的建築性與神韻,態靜而多姿致,剛勁、蒼秀又溫絢樸厚。他為許多著作題籤,布局構圖必經營再三,落筆即極具妙趣。李可染從1943年開始從事中國畫教學和創作工作,後來師從齊白石、黃賓虹,潛心於民族傳統繪畫的研究。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國畫界變革的呼聲日高,提倡新國畫。於是1954年後他以造化為師,屢下江南,探索「光」與「墨」的變幻,形成了獨特的風格。可以以「黑」、「滿」、「崛」、「澀」來概括其藝術內涵,為水墨世界開創出新的格局。

李可染有紮實的素描功底,他的作品讓人感受到了屹立千年的中國山水。一種范寬式的飽滿構圖,山勢迎面而來,瀑布濃縮為一條白色的裂隙,用沉澀的筆調一寸一寸地刻畫出來,綿綿密密地深入到畫面的每一個角落,在一張紙上,表現出最大最豐富的內容。李可染的水墨畫一掃逸筆優雅的文人積習,尤其是那以悲沉的黑色形成的基本色調,深深地抓住了人們的視覺。而在這悲愴旋律的制約下,畫中即使偶有淡淡的幽雅,也會被這「黑色世界」造成的凄迷的基調所吸引。

李可染山水畫的價值,主要是他創造性地探索出了一種新的圖式,並且表現出了渾厚博大的精神力量。

▲李可染1963年作《陽朔一景》54cm×65cm

▲李可染1954年作《錢塘江》42cm×49.5cm

▲李可染1962年作《江南寫生》37.5cm×44cm

▲李可染1965年作《蒼山如海殘陽如血》49cm×69cm

▲李可染1974年作《韶山革命聖地毛主席故居》141.5cm×243cm 1億2420萬元成交

▲李可染1977年作《清漓勝境圖》

▲李可染1978年作《杏花春雨江南》

▲李可染1980年作《灕江天下景》

▲李可染1982年作《百重泉》109.6cm×60.2cm

▲李可染1982年作《千岩萬壑

▲李可染1986年作《峽江輕舟圖》

▲李可染1987年作《灕江山水》

▲李可染1987年作《秋色》

▲李可染1987年作《煙江夕照圖》33.6×103.3厘米

▲李可染1988年作《千岩競秀·萬壑藏雲》成交價:RMB-32,775,000北京保利2012秋季拍

▲李可染《革命搖籃井崗山》75cm×94cm

▲李可染《江南水鄉》

▲李可染《密林深處》41cm×36cm

▲李可染《漁村》

▲李可染《圓通寺》

▲李可染1942年作《觀瀑圖》127cm×55.5cm

▲李可染1956年作《魯迅故鄉紹興城》

▲李可染1959年作《桂林鐵封山雨》

▲李可染1961年作《杏花春雨江南》64cm×45cm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