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麥克瘋 亞洲第一攝影師-杜可風 王家衛電影的定海神針

攝影師對於一部電影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他是一個重要的紐帶,

能夠通過影像拉近電影和觀眾的距離,一個大師級的攝影師不僅僅只是中庸地傳達導演的意圖,而是在二次創作上有著自己的創意和見解,為電影的內在精神保駕護航,

將故事情節化作更直觀的鏡頭語言。被譽為「亞洲第一攝影師」的杜可風

從影以來獲獎無數,他極為擅長利用光線的變化、色調的運用來傳達故事,並利用空間場景等角度的安排講述人物關係和個性。

杜可風1952年出生於澳大利亞的一個醫生家庭,赴香港留學期間,他發現他已經深深地愛上了這座城市。真正讓他走上攝影這條道路的,是他為楊德昌《海灘的一天》擔任攝影,那時的電影,攝影師還需依附導演意圖本身,據說當時他與楊德昌有許多摩擦,但卻堅定了他走上攝影師這條道路,從此一發而不可收拾。

讓杜可風真正成名的是與王家衛的合作。他所鍾愛的那種行雲流水的拍攝方式,與王家衛信手拈來的電影創作風格形成默契配合。

杜可風曾稱之自己為「得了皮膚病的中國人」,因此他鏡頭下的香港,有著過客般的匆匆,又有著徹底融入其中的沉醉。他往往會利用降格的方式拍攝香港,再放快以形成一種穿越時空般的速度感來表現出香港的快節奏生活。被譽為是杜可風攝影代表作的《重慶森林》里,大量廣角、近景的交替運用,充分發掘了香港這座城市觥籌交錯、光怪陸離的美感。冷色代表了鋒利,而暖色則象徵著曖昧,兩種顏色的衝撞和反差寓意著男女主人公不同的心態和處境。無論是林青霞在城市中遊走的鏡頭,金城武在街頭奔跑,還是王菲在梁朝偉家中不羈的舞動,都拍得極具美感,從這幾個人物身上表現出香港城市的神秘與活力。同時,他又利用各種自然發光的道具,突出了一種不穩定之感。

降格拍攝是杜可風的標誌性符號,這使《東邪西毒》里的打鬥場面有了一種夢囈般回憶的感覺,同時他還極為擅長高速攝影,在殺馬賊一場戲,他又使用了高速攝影拍攝,顯得打鬥場面極其悲壯。同樣的手法,他也運用到了張藝謀的《英雄》中,為張藝謀所追求的武俠藝術美感有了質的提升。

同時,杜可風電影中也經常出現密閉狹窄的空間,給人以壓迫感的同時,又有著衝破束縛的衝動。

《東邪西毒》里他將鳥籠的投影投射到人物身上,充分表現了人物剪不斷理還亂的心境;《重慶森立》里金城武在跑步一幕,call機的響起將外部空間與內部空間被分割開來,象徵了人物的孤獨和痛苦。

《花樣年華》出現大量的鐵柵欄場景,也表現出了兩人既想要靠近但又受到牽制的微妙關係。

1997年的《春光乍泄》,杜可風的攝影風格有了明顯的變化,也可以看出他銳意進取的決心。影片中更多採用了自然光和逆光的形式,追求畫面上的絢麗精緻,擺脫了香港藝術電影以華美的服裝道具作為增強美學藝術的傳統形式。2002年《無間道》中構圖和色調運用的講究,作為攝影指導的杜可風功不可沒,影片中人物將都市精英的形象體現的淋淋盡致。《中國合伙人》里,80年代的暖色帶有一種懷舊的氛圍。而進入現代社會之後,他更多使用側光、逆光等等,甚至採用了陰影,表現了主人公進入社會後變得更加現實。

在《踏雪尋梅》中,杜可風也充分利用暗影和陰影勾勒出了主人公落寞的疏離感。

有人說,《阿飛正傳》里的阿飛其實就是杜可風的化身。

他的瀟洒不羈,他的自由奔放,使杜可風的攝影風格有著飄忽不定的浪漫。杜可風曾說,酒精和女人是他的靈感來源,他鏡頭下的女人是最唯美的,同時他也極其憐憫她們。或許正因為如此,他的隨心創作比許多科班出身的攝影師更具有靈性,這使得他的攝影風格成為了華語電影中一抹鮮亮的異色。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