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千年人血

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竟躺在醫院,床前坐著一位美麗的女子。那女子見他睜開眼,馬上朝他嫣然一笑:「你終於醒了。」他疑惑地望著她,不解地問:「你是誰?我為什麼躺在這兒?」

那女子回答:「我叫迪米,在一家公司做文員。一星期前,我晚上加班回家,在小區門口,發現了昏迷不醒的你……」他這才明白,原來是這位名叫迪米的姑娘,救了自己。

他用手拍了拍腦門,腦子裡居然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起來。甚至連自己姓什名誰,是哪裡人氏都全然不知。這時,主治醫生朝他們走來:「迪米小姐,你的朋友除丟失記憶外,其他一切正常,可以準備出院。」

從醫院出來,他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裡?迪米只好先讓他跟自己一起回家。

迪米從冰箱里,拿出許多吃的東西給他吃。然後,又走進書房打開電腦,上網幫他查詢,有關找回記憶的各種偏方。突然,迪米興奮地大喊起來:「找到了找到了……」他趕緊湊過去一看,原來有人在互聯網上,留下了一個關於失憶人,如何找回記憶的秘方。

秘方上說,在一個叫六指峰的山上,住著一隻千年狐精,只要能抓住它,用它的心臟熬湯喝,就能恢復記憶。他聽了,很是灰心:「千年狐精?誰知道這世上是否真有這種東西?就算有,又哪能這麼容易抓得住?」迪米卻很興奮:「沒關係,只要能幫你找回記憶,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願意。」

他聽了很感動,於是兩人準備了一番,便開始上路了。

到達六指峰山下的時候,已是三天後的一個中午。迪米因為路上暈車,他讓她先到山下的旅館歇歇,自己一個人,先到旁邊的小鎮子里溜達溜達。

六指峰秋高氣爽、景色優美,他正在貪婪地呼吸,這裡的清新空氣,一不留神,一件柔軟的什物,猛地撞入他的懷裡。

他低頭一看,懷裡正摟著個漂亮女孩。那女孩穿了件綠色的低胸連衣裙,露出玉頸和胸前一大片白皙嫩滑的肌膚,巧笑嫣然中透著一股誘惑。他頓然感覺,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那女孩的俏臉,早羞紅了一片。只見她順勢將他輕輕一推,想從他懷裡掙扎出來。無奈,他摟得實在太緊。她只好嬌嗔一句:「你摟痛人家了嘛。」那聲音溫柔甜美,含有說不盡的萬般柔情,一下把他醉倒在雲里。

等心緒終於平靜下來時,他才輕輕放開懷中的女孩:「你真美。」女孩偷偷望他一眼,不好意思地朝他微微一笑。

他心中一陣暗喜:這麼說,這個讓自己一見鍾情的女孩,也喜歡上自己了?正在這時,只聽得綠衣女孩問:「你不是本地人吧?是不是第一次來這裡?」

他點點頭:「是的,我不是本地人,我是來這兒旅遊的。」怕女孩笑話自己,他沒敢告訴女孩,說自己是來這裡尋找千年狐精的。「那麼,你呢?你是不是本地人?」

他這一提,勾起了女孩痛苦的回憶。她告訴他,自己名叫韋夢妮,是一千年前,離這兒附近的,一個王國的公主。

一回,夢妮公主帶隊去森林守獵,途中遇見鄰國一位名叫單風的王子。兩人一見鍾情,雙雙約定,等單風一回國,馬上帶著聘禮去向夢妮的父王提親。

豈料,夢妮年輕毒辣的後母,也對單風一見傾心,妄圖據為已有。因此,她使出盡渾身解數,在老國王面前搬弄是非。終於使年老昏庸的老國王,聽信了她的饞言,婉拒了鄰國王子的求親……

無奈,單風和夢妮只好偷偷約定雙雙私奔。沒想到,這事被兇狠毒辣的後母發現。她立即追上兩人,用魔法對著夢妮念了一通咒語,剎時把夢妮變成一隻狐狸。然後,又把單風抓了回去……

欲哭無淚的夢妮,只得逃到這座深山老林,靠采吃六指峰的果子過日子。說來也奇,吃了這裡的果子,夢妮漸漸變成了一隻千年狐精,偶爾還可以化回人形,到山下去走動走動……

他嚇了一跳: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原來眼前的夢妮,竟是自己要找的千年狐精?可是,可是……這麼美麗的青春少女,如何使得,拿她的心來熬湯喝?

他正在猶豫,突然聽得後面有人在喊夢妮。他扭頭一看,原來也是個年輕女子。那女子一見他,立即把楚妮拉到一邊:「夢妮,還是你厲害!這麼快就找到千歲人了?」

夢妮聽她這麼一說,立即變得驚慌失措起來:「不不不……千萬不能傷害他……」那女子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怎麼?居然被他給迷住了?難道你不想喝千年人血,重新變人了?」

原來,這女子也是六指峰上的一隻鼠精。最近,她不知從哪裡探得消息,說有個活了一千年的男人,要來六指峰。假如她們喝了他的血,就可以變成普通人,然後結婚生子。鼠精在山上呆膩了,早想換種生活方式。於是,她和夢妮一拍即合,兩人相約先到六指峰山下探視……

那鼠精見夢妮一聲不吭,便轉過身,伸出利爪,直朝他撲去。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夢妮一個捷步,擋在他跟鼠精中間大聲喊道:「住手,我不許你傷害他……」

一時間狂風大作,兩精騰雲駕霧,在半空中打得難分難解。就在這時,只聽得有人大喊一聲:「狐狸精,哪裡逃。」他抬頭一看,只見一個人影直朝夢妮撲去。再一定眼,天,那不是迪米嗎?她什麼時候,居然也學會了騰雲駕霧?

還沒等他想明白,就見夢妮在鼠精和迪米的共同圍攻下,節節敗退。突然,夢妮的左臂,被迪米一掌擊中,眼看就要墜在地上。他不顧一切地沖了過去,從空中掉下的夢妮,剛好落在他的懷裡……

與此同時,他猛然感覺,胸口一陣劇疼。原來是鼠精的利爪,正抓在他的胸前。頓時,一股殷紅的血,立即涌了出來……

鼠精正想撲過來,飲他胸前的血,這時,只見迪米對著鼠精,不知念了句什麼咒語,鼠精立即倒地一滾,化作一隻碩大的老鼠,往山上逃去。

迪米再轉過身來時,發現他正將胸口流出的鮮血,一滴滴喂進夢妮的嘴裡……她一屁股跌在草地上,絕望地朝他喊:「單風,我愛了你一千年,用盡所有的辦法,竟沒能讓你愛上我……」

原來,迪米就是夢妮那兇狠的後母,他就是當年的單風王子。當年皇后利用咒語,將單風抓回皇宮后,使盡渾身解數,也沒能將單風迷惑住。後來,一個女巫告訴皇后說,如果讓單風冬眠一千年,並且偷掉他的記憶,使他忘掉以前所有的事情,再吃一顆千年狐精的心,他就會愛上皇后。

於是皇后便把單風帶到一個隱秘的地方,先用咒語偷掉他的記憶,再將他催眠,然後自己喝下冬眠葯,也躺在他的身邊……

一千年過去了,皇后先醒來后,化名迪米,然後安排好一切,再把失去記憶的單風,騙到六指峰來刺殺夢妮化成的千狐,妄圖使單風最終能愛上自己。

可是現在,夢妮喝了單風的血,已經由狐狸精重新變成了普通人,單風即使吃了她的心臟,也不可能再愛上皇后了……所以皇后變得竭斯底里起來。

眼看單風的血,正一滴滴流進夢妮嘴裡,而他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這時,只見夢妮從他身上掙脫下來,從嘴裡吐出一顆千年煉丹,塞進單風嘴裡,單風胸口的血,剎時便凝固得結了痂。

坐在草地上的皇后,看見這一幕時,絕望地化成一團黑煙,漸漸向深山飄去。單風和夢妮見了,不由得幸福地擁抱在一起……

作 者:談咪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