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瑪羅尼十年

文/易丹

01

在熱帶季風中浸潤了3年、從白富美活脫脫氧化成黑富美的A小姐,終於回國了。

回國后的A小姐不著急把自己重新塞回格子間。「先晃晃唄!」她滿不在乎的說。

然後,她就晃去了西安1趟=5天、晃去了香港3趟=21天、晃去了新加坡1趟=7天、晃去了澳洲1趟=30天,晃去了米國一趟=25天……

是的,不上班的A小姐比上班還忙碌,連找我喝酒的時間都需要擠牙膏。

最近一次碰頭的時候,尾隨A小姐前來的,還有一堆高矮胖瘦不等的酒,在後備箱里東搖西晃、大呼小叫。

「我大清掃完了,沒扔的這些應該都還湊合,借你的酒櫃放放。」

同為吃貨,黑富美A小姐顯然比我段位高多了,我頂多是吃喝不胖,而她是吃喝不愁。比如這堆酒:具體來源於何時何地或已不可考,都是各類仰慕者進獻的倒是真的。

我一眼瞥見其中一瓶,灰頭土臉、蓬頭垢面,居然是款2007年份的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阿瑪羅尼)。

「某個莫名其妙的摩羯男送的。」A小姐癟癟嘴,輕描淡寫。

02

2007年,剛畢業的A小姐已經是個風一樣的女子。她笑如春風、行走如疾風、志向更是如風般自由。

同屬W集團的摩羯男不高、也談不上多帥,唯一給A小姐留下的印象就是「牙還不錯」,因為客觀而言,能比A小姐的牙齒還白還齊整的人委實已經不多了。

摩羯男約A小姐吃飯。談工作。

隔一陣,約吃飯。談工作。

又隔一陣,約吃飯。談工作。

再隔一陣,約吃飯。求婚。

「就那麼直截了當的求了?!」

「對,啥鋪墊都沒有——手沒牽過、連曖昧的話都還不曾有過半句。這種獨特的方式一直貽害我記到現在。」

被嚇到的A小姐當然是不假思索、斬釘截鐵地一口回絕。

「當時我20出頭,世界那麼大,我還沒去看,就別說結婚了——何況還是這樣的方式。」

摩羯男不再多說,默默的、沉著地、什麼事情都沒發生般地繼續把飯吃完。反倒是一貫如風般洒脫的A小姐如鯁在喉、坐立不安。她清楚地聽見秒針走動的聲音,撲撲簌簌,像一個小偷踮起的腳尖……好吧,剛才那一幕一定是自己神經錯亂臆想症發作了……

後來的十年,風一樣的A小姐跳槽、戀愛、失戀、跳槽、出國……

03

「哇,這款酒好濃郁!」A小姐驚呼,「你快試試!」A小姐雖然並不太懂酒,但喝的多了,實戰經驗豐富。

「廢話!Amarone當然濃郁,義大利威尼托產區的名酒,100%風乾葡萄釀的,這一瓶國內買買也得上千呢!」我白了她一眼,自顧自地喝了一大口。嗯,果然是典型的Amarone,成熟的櫻桃、李子、甘草、奶油、煙草、無花果、黑巧克力……餘味中若隱若現的一絲苦。07年份的酒,到現在正是適飲期,馥郁圓潤、飽滿結實、滿口生津。

A小姐收到這瓶Amarone,是兩個月前的事情。

「你以為摩羯男的故事已經翻篇了?No No No, 這才剛開頭,狗血的在後面。」

04

年初,回國不久的A小姐前往蘋果店修手機,順手綁定了微信和手機號。A小姐這麼多年來滿世界的跑,國內手機號倒是十年如一日。

就這樣,摩羯男再次出現在了A小姐的微信朋友圈裡。

他說自己也已離開了W集團,結婚了,有一個女兒。

末了,他說:一起吃個飯吧。

A小姐猶豫了片刻,答應了。可不,都十年了,不能小家子氣。

到了飯桌上,A小姐突然發現,十年前的場景又重演了:她如鯁在喉、坐立不安,她再一次清楚地聽見秒針走動的聲音,撲撲簌簌,像一個小偷踮起的腳尖……

摩羯男告訴A小姐他新公司的地址,「就在你家的東南方向,走路10分鐘。」

A小姐吃驚:「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兒?」

摩羯男微笑著說,「我當然知道。你的事情,我都知道。」

A小姐這才發現,他認識她家若干親戚,她工作圈子裡但凡和她關係近一些的,他都了如指掌。原來十年前他的求婚不是一時衝動或者開玩笑,而是一早就默默的把她里裡外外都偵查過了。

摩羯男問A小姐十年前為什麼不肯嫁給他,明明是興趣愛好都一致、很般配的兩個人啊。他說他對她是一見鍾情三生難忘,十年來一直惦記,每每都能記起她和他說話的模樣,現在就感到丟失的珍寶又找回來了,他要一輩子守在她身邊。

A小姐猝不及防、慌忙推脫:「你當年沒和我在一起,現在也過得很好,這個選擇是對的。你換了新工作,集中精力,好好發展啊。」

摩羯男幽幽道:「當年要是在一起現在更好。你是怪我太有事業心才不在一起的嗎?你回國了有什麼打算?接下來又要去哪兒玩?工作上要不要幫忙?」

他不等A小姐回答,自顧自往下說:「你有沒有一點喜歡我?你可以開條件,任何條件,我能做到的都滿足,我不會讓你受委屈。我們還要生個孩子,一定要的,孩子是愛的結晶……」他說的動情至極,彷彿是花了整整十年的時間來反覆排練,只為等到告白的這一刻。

A小姐非常慶幸這麼多年來沒再看過瓊瑤或亦舒,不然這還真要一時暈眩、以為是在上映霸道總裁愛上我的現實版了。

第二天周六,一早七點多,A小姐又接到了摩羯男的電話,「今天我要去圖書館借書,你也一起吧,你平時也要多看點專業書籍,這樣我們可以更好地交流。對了,你一個女孩子家開那麼大輛七人座的車幹嘛,過幾天我給你選輛MINI……」

A小姐哭笑不得:我這是三十多歲終於找著乾爹了嗎?

她知道絕不能再拖下去了,心一橫、撂下幾句狠話。

摩羯男再次消失了,悄無聲息。

幾個月後,A小姐收到一個快遞,就是這瓶Amarone,沒有任何其他的隻言片語,寄件人簽名是摩羯男。

05

A小姐呷了一口酒,歪著頭感覺了片刻,歡快的說:「嗯,今兒把這酒全喝了,這下可算徹底了斷、再無瓜葛啦!」

罷,吃人嘴軟,我舔了舔嘴唇,開了口,「我就再多說兩句啊:一,Amarone源自威尼托的維羅納,那裡正是羅密歐朱麗葉的故鄉;二,Amarone的詞根Amaro,在義大利語中的意思是「苦」 。

「所以,徹底了斷、再無瓜葛——你確定?」我仰起頭,一口氣喝掉了杯里的酒。

-THE END-


PS

老實講,這篇是在A小姐的高壓之下完成的...

自從去年一篇以A小姐為主角的《西港邊的長相思》之後,A小姐就一直不停叫嚷:「寫個A系列,寫個A系列嘛!!「

在她的軟磨硬泡、恩威並施之下,時隔一年,我終於無奈的答應了......

所以,今天的這篇,姑且計入「A系列」之No.2吧;

想回顧一下No.1、對A小姐有更多了解的親們,點這裡就好:

西港邊的長相思

好奇A小姐更多動向的親們,持續關注吧

當然,No.3絕對不會再等一年了~~


飲號|發現與葡萄酒的美好關係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