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8.8高分動畫,如此陽春白雪,卻真心大有來頭

本文首發於公眾號「動畫學術趴」,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部動畫於2016年10月開始在倒A檔開播,沒有打鬥,沒有賣萌,當然也沒有什麼酷炫的設定。

那這樣的作品有什麼意思呢?

可是,這部「沒有意思」的作品卻在豆瓣有4223人評價,而評分是8.8分。

這部動畫當時被亞馬遜買下了全球的獨播權,也因此沒有進入到國內各大主流視頻網站的宣傳中。

但因為這樣而錯過這部大有來頭的作品那可就虧啦!

編舟記》官方海報

本作改編自直木獎獲得者三浦紫苑的小說《編舟記》,講述的是一群人編纂一部名為《大渡海》的辭書的故事。

動畫由ZEXCS公司製作,系列構成是佐藤卓哉,看過石頭門動畫的同學應該很熟悉這個名字。而導演黑柳利允在訪談中有提到想要把這部動畫做出跟電影不一樣的效果,於是採用了用辭彙去串聯整個作品的方法,想要藉此傳達出造物者們共同的熱情。

Advertisements

而這部動畫的確做到了這一點。

在造物之前,每個人都在進行確認

所有的故事都開始於相遇,這裡也不例外。

主人公馬締光也是個不善言辭的人,但卻是一個出版社營業部的業務員。在一次外出書店宣傳的時候,遇見了同個公司辭書編輯部的西岡正志。看著不善言辭的馬締拎著別家出版社的袋子宣傳自家出版社的商品的時候,西岡忍不住跑去說了他幾句。

「要學會讀空氣啊。」

按現在流行的話說,馬締就是一個KY。

要不然聽到這麼一句話之後也不會反問「既然空氣是用來讀的,那就是說這裡的空氣不是我們平常呼吸的空氣了?」

聽到這樣的回應,大概大部分人都會覺得這個人真的無法溝通了。

而西岡他進入書店的時候,第一志願是宣傳部,但陰差陽錯被推入了辭書編輯部。

Advertisements

他對於每天在編輯部核對詞條的工作感到很煩悶,相比之下,還是出門跑外勤跟別人打交道更有趣一些。他對自己的工作沒有興趣,對自己的未來沒有想法。

在變化發生之前,這兩個人其實都只能掙扎在困住自己的海洋之中。這個束縛不僅僅是指言語上的,還是指生活上的。

被困住的人,不知道如何自救。

但即便如此,望著海里漂浮著的許許多多的詞語,馬締還是向浩瀚的語言之海伸出了手。

動畫對語言之海的描繪非常形象,而這個語言之海其實更多的是馬締內心的一種寫照。語言之於他,或許就是一件用不順手的工具。但是,當必須去傳達某些情感的時候,他不得不伸手去抓住隻言片語。

難以達到得意忘言,但是馬締開始恐懼自身的失意忘言。

而我覺得動畫這一媒介對描繪語言之海這一意象的優勢在於它不僅僅能展現出馬締對於言語選擇的恐懼,同時也展示出馬締對於自身所處環境的不確定與恐懼。

無論是在漩渦中溺水掙扎,或是看著微風乍起的海面,又或是站在月明如鏡的平靜海面上,都是他內心的情緒波動。

而當他聽完荒木先生的那番話之後,他忽然編寫辭書這份工作是他所想要的東西,他開始迸發出極大的熱情。

情緒是可以超越語言被傳遞出來的。

所以,覺得工作煩悶無聊的西岡在陪他找某個詞的一系列關聯詞之後,開始審視自己的這份工作。

而最後,他也找到了只有自己能為這部辭書所做的事情,之後的人事調動也沒有澆滅他的熱情。

人與人的交流無非是感知他人的心理和感受,然後尋找能表達自己心意的語言,渡過海洋,與他人結下羈絆。有些時候面對浩瀚的語言之海時會有無所適從的恐懼感,但是當找到那些詞語之後,我們就能安心地甚至不自知地渡過大海。

「語言的海洋廣闊無垠,我們無法渡海,唯有望洋興嘆,想要傳遞給他人的思緒和言語都只能深埋於心中。而辭書,即是幫助我們渡過這片語言之海的一葉扁舟。」而在交流中除了能確認彼此的感受之外,還能確認自身的位置。

在造物之前,在找到自己的道路之前,每個人都在尋找和確認。

總是有那麼些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馬締先生為了編撰這本辭書,跟他的同事們花了15年的時間。而在這個過程中,他「戀愛」了,寫出十五頁的情書獻給了香具矢;他明白了「漸進」的意味,開始沉浸於一步一步著急不得的編篡辭書的工作之中;雖然偶爾有「搖擺」的危急時刻,但最終與所愛之人達成心靈上的「共鳴」並和「信賴」的人彼此支撐,最後克服了辭書遺漏詞條那「血潮」般的危機,並最後贏得了作為造物者才擁有的那份「矜持(驕傲)」。

馬締先生如此細緻和堅持的做事風格,真的是非常「馬締(認真)」[1]的風格。而最終,他們做出的成果會變成指引後人的「燈」。

[1]馬締(まじめ)和認真(真面目)在日文同音,作者在此玩了一下諧音梗。

按故事的設定,《大渡海》開始編纂辭書的年份大概是在20世紀末。那個年代,電腦才剛開始普及,而且網路還沒像今天那麼發達。要編成這個20多萬詞條的詞典,就得從已有的卡片中篩選出20多萬張所需的詞條卡片。

辭書編輯部的卡片儲存倉庫

這些卡片都是全部人工一張一張地錄下並進行分類的,這樣浩大的工程量是現在無法可想的。而動畫中的辭書主打的是「當下」的辭彙,這就意味著這部辭書在編成出版以前,詞條是處於不斷更新的狀態的。

因而就需要詞條採集卡啦

而編纂辭書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出版社並不願意做這樣的虧本生意。為了這個辭書的項目能夠繼續進行下去,西岡儘力去說服更多的大學教授加入編纂辭書的項目里,最後也因為這些事情得罪了公司高層而被調任了。之後,馬締則接受了各種各樣詞典的修訂和編撰。

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能夠繼續《大渡海》這個項目。

為什麼他們可以為了這麼一本辭書做到這個地步呢?

作品中提到了一本辭書——言海

這本辭書是日本第一本近代國語詞典,但本辭書是明治時期大槻文彥因為文部省的委託,獨自一人花費11年所編成的辭書。

西岡問,為什麼大槻文彥要為編纂辭書做到這個地步。辭書編輯部的松本老師便說,這可能就是所謂的「業」。這是一種不受理性控制的感情,也可以說是一種「天命」。

這些人受無法割捨的情懷的驅使而去做某些事情,而這樣的情感摻不進任何的商業利益。

這一點在我們國家也是一樣。我們有揚雄輯錄的《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我們有許慎的《說文解字》,而這些當時的人不以為意的東西,卻能穿越時間流傳到現代。

而在他們埋頭於工作的時候,大概也沒有想到手下的作品有一天可以通邑大都。

但編纂辭書的工作沒有盡頭,因為語言是有生命的。舊的詞語會死去,新的詞語會誕生,編纂者的工作日復一日,一直與語言同行。

而同樣地,所有人通向理想的道路都是沒有盡頭的,唯有不斷前行,步履不停。

這大概就是我們生來的「業」吧?

在動畫之外的一些事

動畫製作組請了一個辭書編撰專家飯間浩明為動畫中出現的詞語進行把關,而這位飯間先生除了幫忙監修台詞之外,還會在社交平台上進行進一步的說明。而這些說明動畫的官方賬號也會進行轉發推送。

其中對於「やばい」的詞義變遷的解釋非常有意思。

其實想想我們這麼多年上的語文課,其實很少有機會可以聽到老師講一個辭彙的詞義變遷的。漢語的詞義有引申,有轉換,也會有丟失的時候,而且在變化的過程中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2]

[2]比如說各種異體字的出現。

能夠經由一部動畫而獲得一些與自己語言有關的知識,可以說是一種很難得的體驗,也可以看出這部動畫的誠意。

同期宣傳裡面有一個更有意思活動——「詞例採集卡」徵集活動。

故事中馬締先生和松本老師用詞例採集卡對一些新詞進行記錄,而動畫的官方賬號也開始利用這個採集卡向各位網友進行詞語的徵集。

一共徵集到大約2600多件投稿,有一些投稿非常有意思,比如說這個「動畫化」的詞條,從例句就可以感受到這位觀眾對於這部作品的熱愛了。

從這個投稿可以看出這位觀眾對這部作品的濃濃愛意啊

除了讓讀者們自由發揮之外,也會公布一些年度新詞讓各位網友去進行釋義。

如果放在我們國家,今年大概要進行釋義的可能有「藍瘦香菇」「吃雞」什麼的吧?

而這個作品還有一點讓人稱讚的地方是那幾段對於辭書的科普片段。一本辭書的誕生需要經歷很多個程序,如故事裡的《大渡海》也是這樣經歷了一開始的定題,到確定體例,再到選詞,直至最後的印刷出版等一系列程序,而這一道道程序都馬虎不得。

科普向的C部分↑

我個人很喜歡帶有科普性質的動畫作品,而動畫製作組為了讓這個流程通俗易懂以及更多的人參與其中,可謂是花了很多心思。

如同製作一部辭書,動畫製作也是同樣複雜的流程。想要了解動畫的製作流程的朋友,可以去看看《白箱》。

通過這部動畫希望各位能從這個故事中得到一些鼓勵與慰藉,不放棄找尋自己的道路。而在這條道路上,希望你們能遇到志同道合的同伴,能一起堅定地走向自己的未來。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動畫學術趴」,未經許可請勿轉載。動畫學術趴是國內動畫領域最具影響力的深度媒體和愛好者社區。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