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難忘的女患者

她是從皮膚科病房轉來的,她留給我們的印象太深刻了,我用「一見難忘」四個字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和誇張。

她是一個「大紅人」,她的面部、頭頂部、頸部、胸背、腰腹以及四肢的皮膚統統發紅,是那種類似於因充血漲紅了面的那一種,尤其面頰和頸前部皮膚更為顯著,間或皮膚上面淺淺附上一層黃色的痂皮,在頸部皮膚,可以見到一層暗黃色濃性分泌物,這是黃色痂皮形成之前的一種樣子。

在她的身體上幾乎找不到一平方厘米的正常皮膚和膚色,即使不是接近正常顏色的皮膚,也顯得極為粗糙,離近點觀察,她周身皮膚上出現許許多多的細小如棉線樣的裂口。她的雙手指關節也開始有點變形,聽診她的心肺的時候,發現我的聽診器無處下落,因為只要碰到那些裂口,她就感覺痛。

Advertisements

她的皮膚不僅廣泛發紅,而且,在發紅的基礎上生著許多類似牛皮癬樣的皮損,搔抓一把,皮屑就會像雪花一樣落下來。

問她情況的時候,她一邊回答我的問題,一邊用雙手不停地搔抓著渾身不同部位。

「癢,很癢」,她對我說,「有時癢得無法入睡」,「怕冷,有一點小風就冷得要死,所以,即使在夏天,也要披一件薄薄的棉襖」,「小裂口,不敢碰」。

給她查體的時候,我讓她坐起來,然後,我就看見她身下的床單上已經密密麻麻落了一層芝麻大小到指甲蓋大小的皮屑。

頭部和面部的情況最嚴峻,頭頂部、枕部的分佈著多條裂口,裂口更寬大、更長些,彎彎曲曲。這樣的皮膚質地使她的頭髮也少了許多。由於裂口多,就不斷有組織液從裂口裡慢慢滲出來,最後變成水珠順著腦袋、雙耳、順著面頰一滴滴往下淌。

Advertisements

看不出她的年齡,也想象不出她的面貌。從病歷里我知道她三十歲,從她面目全非的面孔,依然可辯她的一對柳眉,小巧筆挺的鼻子,還有薄薄的嘴唇。

她說:診斷牛皮癬、紅皮病有3年,診斷皮膚淋巴瘤有2年,皮膚變得這樣嚴重只有兩個月。

的確,一些皮膚淋巴瘤,早期以牛皮癬、紅皮病、濕疹等形式表現,多少年之後,因為治療效果不佳,進一步皮膚活檢,才得以明確診斷。另外,部分T細胞淋巴瘤患者,也可以伴隨紅皮病樣改變,她轉到我們科是為了淋巴瘤化療。

我們尚未見到皮膚糟糕到如此地步的病人,真是一見難忘啊。臨床上有不少疾病,尤其是具有典型表現和體征的疾病,常常可以令臨床醫生終身難忘。

(圖片來自網路)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